轻判乱港分子的法官“明调暗升”?香港法律界质疑是跟市民“斗气”
资讯

轻判乱港分子的法官“明调暗升”?香港法律界质疑是跟市民“斗气”

2020年09月08日 10:09:46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尹艳辉】香港东区法院法官何俊尧在审理涉及“修例风波”的案件时,将案中被告判无罪或轻判,引起讨论。香港“星岛网”援引消息称,何俊尧9月18日起获为期9个月的“升职加薪”的职位,升为“暂委高等法院副司法常务官”。有港媒8日报道称,多名法律界人士质疑,何俊尧处理案件多次被投诉却获得升职,其中原因为何?他们担心,若由处事不公者任“刑事案件排期法官”,可能会出现黑暴案件均交由立场明显的“黄官”审理的情况,而现时并无相关监管机制,恐怕会令公众对司法机构失去信心。

港媒报道截图

港媒报道截图

“星岛网”报道称,何俊尧将于9月18日至明年6月17日正式在高院处理原讼庭刑事案件的排期事宜,职衔为“暂委副司法常务官”,为期9个月。

报道称,何俊尧表面被调职,但事实上是“升职加薪”,根据香港立法会文件,高院副司法常务官月薪22.51万港元,何俊尧此次被调职可每月增加薪金约为6万至8万港元,以9个月计算,何俊尧额外增加收入高达50多万港元至75万港元。

报道还提到,“暂委副司法常务官”的职责包括处理原讼庭刑事案件排期及案件管理工作,以前也有区院法官轮流安排担任此职位,属于一个“acting post”。根据司法机构网页显示,“副司法常务官”是处理一切在原讼庭审理的刑事案件的排期事宜,包括处理案件控辩双方的申请文件,排期程序,协助上级催促控辩双方交妥案件一切的资料文年,并在收取辩方的排期要求后21天内,协助上级案件排期审讯及定下审讯日期。职责只涉及行政工作,不须亲自审案。

何俊尧(资料图)

何俊尧(资料图)

何俊尧被调职的消息一出,多名法律界人士称这其实是“暗升”。据港媒报道,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何俊尧此次绝非“平调”,他说这是一个“平步青云”的职位,未来会有更多的升职机会,质疑为何不是其他贤能之才担任,认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需要向社会和公众人士清楚交代,“否则有包庇及偏私之嫌。”

傅健慈表示,“排期法官”的权力及操作空间很大,加上没有人监管,担心处事不公者会特意安排倾向明显的法官去审判某些案件。即使高院由陪审团作裁决,但法官需向陪审团作引导,这可以决定接不接纳某件证据。他认为,司法机构此次安排是反其道而行,令公众失去信心,难以彰显司法公义。

港媒称,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何俊尧表面被调离,实际上却是升职,他质疑司法机构是在与市民“斗气”,“表面上顺应民意调走何俊尧,实际上这个职位及人工都较裁判官高。”他又称,在编排案件时,虽然“排期法官”会考虑多种因素,但若由倾向明显的人担任,绝对会令人怀疑某些案件会安排予“会放生他人的‘黄官’”。他认为,此事会降低公众对司法机构的信任,建议司法机构应该进行大改革。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陈晓锋认为,何俊尧明显是升职,并表示所有法官都不应该有政治倾向,而是要依从法律及证据判案,才能彰显司法公义。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烈显伦近日发表文章,提醒司法界人士不要再像迷途羔羊般扭曲《基本法》、歪曲甚至践踏香港法律,不要再成为街头暴力的辩护者。有媒体称,“终于有人说出了正确的话”。

事实上,香港警方在“修例风波”中拘捕的9600多人绝大多数处于保释状态,其中像非法持有大批枪械和违禁武器、当街围殴蓄意伤人这样的严重犯罪都能获得保释,与司法界一些人一味姑息纵容不无关系。有评论称,从社会层面来说,“修例风波”是香港历来最大的一场社会运动,同时也是最严重的治安事件,司法机构采取什么准则判案不仅涉及个别案件。匿名信仿佛一个震撼弹,触发了公众对司法准则的疑窦。在这种环境下,单靠几句简单的否认以弥补对司法信心的冲击,恐怕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