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致命性是否越来越小?
资讯

新冠病毒致命性是否越来越小?

2020年08月26日 08:30:51
来源:纽约时间

新冠病毒致命性是否越来越小?

简单的回答:并不

文 |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关于新冠病毒是否发生了变化,专家们不断抛出相互矛盾的观点。一些医生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毒会越来越弱。一组研究人员提出了相反的观点,认为从病毒本身和致死率来看,都无法推导出这种结论——病毒还是那个病毒,其死亡率也丝毫不能令人们掉以轻心。

病毒本身并没改变

所有病毒,包括冠状病毒,在复制过程中会通过累积突变而随着时间发生变化。但是根据跨国开源项目Nextstrain的遗传学家艾玛·霍德克罗夫特(Emma Hodcroft)的说法,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发生了任何显著的变化——并没有增强其传染性以降低致命性。

Nextstrain项目数月来一直在追踪冠状病毒的变化。到目前为止,霍德克罗夫特的团队已经收集了自2019年12月以来在世界各地收集的数千个病毒样本,并对其进行了基因组测序。

遗传学家将这些样本划分为五个演化支——这一术语指的是从一个共同祖先进化而来的病毒样本组——其特征是十几个基因中的一个或多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的突变。

但霍德克罗夫特说,这些突变并没有真正改变新冠病毒的致命性和传染性。

一些人推测,人类试图通过社交距离、戴口罩和封锁来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这可能给病毒带来了进化压力。按照这种逻辑,考虑到病毒传播的障碍,这种病毒可能会进化以改进它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方式。

但据霍德克罗夫特说,这种病毒目前没有明显的改变动力。“这种病毒在它的作用上非常成功——大多数感染病毒的人都没有死亡。它们把病毒传给新的宿主,然后恢复。它目前的战略已经帮助它在几个月内覆盖了整个世界。”她补充说,这种突变虽然有可能,但“会在几十年或几百年后发生”。

有研究表明,一种变异的新冠病毒毒株在世界范围内占据主导地位——这种毒株似乎比原始病毒在人类细胞之间的传播能力更强。但霍德克罗夫特说,这种毒株可能只是运气好,因为它最终传播到了欧洲和北美国家。这些国家中有许多在第一例病例出现后的数周内都没有颁布禁闭令,这使得这种变异的病毒得以扩散。

这仍然是一种致命病毒

在6月的一篇专栏文章中,10名意大利医生表示,冠状病毒正在减弱,已经变得不那么致命。

他们写道,“从临床角度看,这种病毒在意大利已不复存在”,并指出有症状的新冠病毒病例和住院病例显著减少。这篇专栏文章还指出,许多意大利病人的病毒载量——即拭子中存在多少病毒——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病人甚至不具有传染性。

但霍德克罗夫特表示,“这些说法根本没有依据。这是在误导他们自己。”

世卫组织突发健康事件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在6月份也发出过类似警告:“我们需要格外小心,不要让人觉得病毒突然决定降低致病性。这仍然是一种致命病毒。”

霍德克罗夫特说,对于意大利医生观察到的这一趋势,更有可能的解释是,今年3月,意大利的医疗体系过于紧张,所以大多数入院的病人病情都非常严重。当时,意大利每天报告大约6500例新病例。但到5月底,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大约300。这可能使更多病情较轻的意大利人得到了治疗,这可以解释拭子测试中病毒载量较低的原因。

事实上,两项研究发现,与病情较轻的患者相比,出现与严重呼吸系统问题的患者在入院时病毒载量更高。

霍德克罗夫特说:“随着疫情的减缓,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群接受了检测,所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只出现轻微症状。如果不考虑这一点,你可能会认为病毒已经变得不那么严重了。”

观察一下致死率

从最近的报告来看,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死亡人数哪怕在疫情最严重的州,也有下降的趋势,因此很多人也猜测它在美国的致死性明显降低。但耶鲁大学一组研究者在分析了亚利桑那州、整个美国和纽约市的死亡率和感染死亡率后发现,情况并非如此,至少亚利桑那州在7月以来的感染死亡率与美国今年春天的数据没有显著差异,这表明人们仍然需要绷紧预防的这根弦。

一些人推测,美国的新冠致死率已经有所下降,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治疗方法的改进;检测能力提升,尽早发现感染后能立刻采取有效治疗;以及预防老年高危人群感染。

但是情况果真如此吗?耶鲁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教授道格拉斯·罗斯曼(Douglas L. Rothman)等人为了评估新冠致命性的可能变化,对亚利桑那州的感染病死率进行了保守估计。感染致死率(IFR)代表的是新冠患者死于该疾病的百分比,分子是死亡人数,分母是所有被该病毒感染的人数(包括无症状但确诊的人)。这个计算方法与通常使用的病死率(CFR)不太一样,后者的分母使用的是所有发病(确诊)人数,考虑到新冠感染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根本不发病或者不出现症状,可以想见,感染致死率的数值可能会比病死率低很多。

而之选择选择亚利桑那州,是因为该州大多数确诊和死亡病例是在6月下旬以来发生的,而且这个州的卫生局数据报告网和医院护理系统都非常先进,结果研究人员发现,这个州7月的感染致死率为0.63%。相比之下,美国疾控中心(CDC)对美国今年春天的感染致死率估计值为0.65%,而英国帝国理工团队估算中国今春的感染致死率为0.66%,彼此间没有显著差距。

罗斯曼团队所估计的亚利桑那州7月感染致死率,与全美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比较。

此外,罗斯曼团队还将将亚利桑那州报告的死亡与住院人数的比率与纽约市报告的比率进行了比较。选择纽约市是因为这是美国最早也是最严重的受灾地区之一,所以从那时之后,治疗如果出现了有效及时的改观,从数据上应该很容易捕捉到。令人惊讶的是,这一比例在总体上,以及各年龄组之间几乎没有差别,如下表所示。

亚利桑那州与纽约市的死亡/住院比率。绿色为亚利桑那州。

亚利桑那州不太可能是一个例外:自6月下旬以来,其他病例和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州也报告了类似的感染死亡率。

如果新冠的致命程度没有降低,那如何解释亚利桑那州现在的死亡率比纽约市春季的死亡率低?最可能的解释是,自春季以来检测的大量增加使诊断病例数增加了几倍。美国CDC的一份报告也证实了这种猜想,报告称,美国3 - 5月份的感染人数被低估了10倍之多。

自春季以来,好消息是虽然人们对新冠病毒的了解仍不充分,但治疗方法与药物确有改善,研究证明早期诊断、俯卧、给予瑞德西韦和小剂量地塞米松、尽可能推迟上呼吸机等,都能改善生存率;但坏消息是,病毒看来仍然很稳,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让人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