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次报吐血一天如厕20次 日本首相安倍患肠炎50年后确诊癌症?
资讯

第4次报吐血一天如厕20次 日本首相安倍患肠炎50年后确诊癌症?

2020年08月06日 17:35:12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虞梦奇 特约撰稿员

核心提要

1.溃疡性肠炎是炎症性肠病的一种,肠黏膜反复发炎,出现腹痛、便血、便脓,严重的一天上几十次厕所,有的还会休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次公开自己病情,使得这种罕见疾病在日本人人皆知,因此这种疾病也被称为安倍结肠炎。

2.目前,对溃疡性大肠炎的治疗方法主要是水杨酸类、皮质类固醇和生物免疫制剂等。美沙拉嗪如今已是临床上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常规用药,但一部分患者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出现耐药。美沙拉嗪不起作用时,安倍会注射类固醇,而这种药剂会引发面部浮肿和抑郁症。

3.2016年12月,顺天堂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首次报告了用粪便移植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方法,并在临床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粪便移植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能通过胶囊口服,再就是使用注射器从肠道中进行注射移植。据称,安倍首相在2018年间曾接受“粪便移植疗法”。

4.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与大肠癌关系密切,患病时间越久,癌变的可能性就越高。从时间推算,即使癌变,安倍也应该是早期,而1期大肠癌的存活率现在已经可以达到95%以上。

日本最负盛名的病人安倍晋三,

第四次被报道吐血,

长达50年的结肠炎,癌变了?

身患溃疡性结肠炎疾病,长达50年的日本最著名的病人安倍晋三首相,再被曝吐血,其所患疾病已癌变,确诊癌症?

8月4日,日本杂志《Flash》突曝出安倍7月6日在首相官邸咳嗽吐血,脸色浮肿,黑焦。共同社跟进披露,从今年初以来,为应对不断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奥运推迟等,安倍晋三承受巨大压力,内阁也不断传出过安倍“脸色不好”“很疲惫”的消息。安倍的健康状况再度受到关注,而他也一改下班与政界、商界人物或其他人出去吃晚饭的习惯,下午6点便离开官邸直接返回私宅。另外,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举行记者会或出席国会会议。

安倍晋三目前是日本任职最久的首相,2007年他曾因“溃疡性结肠炎”病情辞职。这位工作时频繁“跑厕所”的首相,从17岁患病,至今年已被溃疡性结肠炎折磨了50年。2015年9月,日本《周刊文春》杂志曾爆料称,安倍晋三当年6月在洗手间吐血。其后,关于他吐血的新闻至少有四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8月5日,媒体更跟进报道,安倍首相之前专用的擅长治疗肠炎的主治医生日比纪文早在三年前,就换成肿瘤专家高石官均,让外界怀疑可能是安倍的肠炎恶化,转为肠癌。

有医生在媒体上分析 认为这种溃疡性结肠炎,有一 成的机会在十年后开始癌变。猜测安倍首相的大肠炎可能已癌变,更有消息称已确诊肠癌,现在的治疗是结肠炎与肠癌同步进行治疗。今年2月,顺天堂大学推动的一项粪便移植治疗结肠炎的临床试验,在欧州公布试验数据较好的消息后,就已传出安倍去年就曾进行了这个粪便移植治疗,以平衡自己肠道内的菌群。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更于日前,正式回应“首相累了”的传闻,称安倍晋三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但这种官方辞令,并不能平息媒体与公众对于安倍病情的猜测。

日本惟一以首相名字命名的疾病:

溃疡性肠炎, 被称为安倍结肠炎

与主治医生对话研究自己的疾病,

发表在了著名的《消化》杂志

安倍现年66岁,2006年首次担任日本首相,在那时起,健康问题便一直是个问题。执政不到一年,2007年9月12日,安倍突然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辞职,理由是“肚子痛”。当时,媒体不明真相,以为出身“官二代”的安倍是因一系列施政受挫后“耍公子哥的脾气”,事后,人们才搞清楚,他真的有病,而且是一种很不好治愈的罕见疾病——溃疡性大肠炎。

溃疡性肠炎是炎症性肠病的一种,肠黏膜反复发炎,出现腹痛、便血、便脓,严重的一天上几十次厕所,有的还会休克。因为长期腹泻,一般的溃疡性肠炎患者还常伴有营养不良和贫血。这种病以前在亚洲地区比较少见,目前病因虽不明,日本厚生劳动省将其指定为“疑难杂症”,遗传、环境、高油脂饮食、自身免疫力缺陷、肠道菌群异常等都被列为发病因素。 一些医生认为,它与饮食有关,推理是,以前亚洲人吃粗粮多,所以发病少,而吃高油脂食物的美国病人就多,发病率为十万分之10到20,由于其容易反复,患病率可达十万分之60,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就有这种病,但是现在中国和日本的发病率也在迅速提高。

首相与天皇的健康,是日本的国家机密。原则上,政治家极少公布自己的健康情况。安倍是日本政坛上首位公开自己病情,并一直以病人身份从政四十多年的政治家。安倍不但选择了公开,还将与自己医生进行的一次关于自己病情的研究性谈话,发表在日本的《消化》杂志上。这使这种罕见疾病,在日本国民中人人皆知,医生后来干脆称呼这种疾病为安倍结肠炎。

2011年,多年来一直为安倍治疗这一疾病的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内科教授日比纪文在日本胃肠病学会出版的杂志《消化》上介绍说,日本医生首次发表溃疡性大肠炎的研究论文是在1928年,当时病例数为10人。“我从医学院毕业的1973年,庆应大学医院的患者只有10人左右,整个日本当时也只有1000人左右,现在日本患者超过了13万人,美国则有50万人。”而据庆应大学更新的数据,日本患者人数每年继续增加约1万人,在2015年达到约17万人。

安倍本人也参加了那期《消化》期刊的采访,采用与日比纪文对谈的形式,向公众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病情。安倍说:“中学3年级的时候,腹痛后持续腹泻和便血,马桶被染得通红,吓了一跳。成为高中生以后,每年也发生一次同样的症状。但是,1周后,血便现象就会停止,又完全恢复了健康,所以那时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就吃了附近医院给我的‘整肠药’之类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便血都出现在临近学期末考试时,那时候压力很大。”

安倍承认,由于发病是上世纪70年代,日本患者人数极少,一般医生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也没有兴趣研究,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后来,大学毕业进入神户制钢所后,由于症状恶化在公司医院接受检查,这才确诊是溃疡性大肠炎,那时已经有了大约10年的病史。再往后,庆应大学医院消化内科的朝仓均医师开始对安倍实施认真的治疗。

不过,治疗效果时好时坏,并不能根除,当然这也是这个病的特点之一。安倍说,自己在1996年众议院议员选举时感到特别的痛苦,虽然经常发生强烈的便意,但因为不能从选举车里下来,所以只有强行忍耐,很多时候忍得浑身是汗,异常痛苦。最严重的是1998 年担任自民党国会对策副委员长的时候,一度只能靠打点滴维持生活,体重也从65公斤减少到53公斤,最后不得不赌上自己的政治生涯,在庆应大学医院住院了3 个月。而且,那时候为了在政坛上实现目标,还必须彻底对公众隐瞒病情,以致于安倍的妻子昭惠曾泪流满面地劝他:“请辞去政治家的职务”,他向身边人透露了病情后,所有人都劝他退出政界,但安倍不甘心,决定根据治疗结果来确定,甚至做好了将大肠全部切除的准备。

一天要跑20多次厕所,靠“神药”

助自己于2012年东山再起

安倍治疗最初使用的是炎症性肠病治疗药柳氮吡啶和类固醇,即肾上腺皮质荷尔蒙剂,这些药物主要起缓解作用,后来它们的灌肠剂和栓剂被美国开发出来,还发现了免疫调整药,扩大了治疗的选择范围,缓解时间也更长。在此期间,日本还将他克莫司(免疫抑制剂)疗法和白血球去除疗法变为常规治疗手段。而安倍1998年没有接受肠切除手术,是因为类固醇灌肠治疗发挥了作用。

安倍说:“由于那时疗效不错,我以充实的心情完成了自民党干事长和内阁官房长官等职位上的工作,然后就是挑战总理大臣,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2006年9月成为了总理大臣。但是总理大臣的工作比我想象的要繁重几十倍。我患上了机能性胃肠病,一边用粥和点滴补充营养,一边甚至还要出访。结果,由于在海外患上的病毒性肠炎,新病旧疾一起发作,身体处于最坏的状态,完全没有恢复的征兆,再加上其它一些政治上的错误,所以我在记者招待会上干脆表明了辞职意向。”

而安倍之所以能够在2012年东山再起,第二次担任首相,靠的是一种药,美沙拉嗪。“这种药具有划时代的效果,让人持续处于缓解状态,完全消除了自己‘会不会又恶化了’的担忧,精神状态也真的很轻松。” 安倍说“CRP (炎症反应)检查值为零,内窥镜检查的结果为‘什么都没有’。这是40年来的第一次 ‘什么都没有’状态。”

但在安倍二度担任首相后,有关他身体状况的负面消息仍然不断地传出。当时,安倍没有像历任首相那样入住首相官邸,便有消息说,原因之一是安倍家中购置了从美国购买的大型医用治疗仪器,如果搬入首相官邸,就不得不把这台治疗仪器搬过去,那样就“自我泄密”了。事后证明,这当然是夸大其词,不过安倍外出站台为同党议员助选的时候,工作人员的确是要先确定出行路线,特别是要确定途中厕所的位置,“因为首相使用厕所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最高一天需要入厕20次。

2014年,安倍对外披露,自己在使用新药美沙拉嗪,但到了2015年10月,据《日刊现代》报道,安倍在10月7日出席内阁改组后的记者会时,即使已涂一层粉底膏,依然无法掩饰其黑沉的面色和浮肿的脸部。杂志还对比了2012年12月内阁改组时的照片,安倍的面部苍老和浮肿了很多。这表明,药物正在产生副作用。

目前,对溃疡性大肠炎的治疗方法主要是水杨酸类、皮质类固醇和生物免疫制剂等。美沙拉嗪就是水杨酸类药物,如今已是临床上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常规用药。可是这类药并不能做到“完美”,一部分患者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出现耐药。据日媒报道,美沙拉嗪不起作用时安倍会注射类固醇。而这种药剂有引发面部浮肿和抑郁症的副作用。安倍为缓解病情,据说还一直服用精神亢奋药,这类药会给肝脏造成巨大负担,甚至造成肝功能衰竭。这样就不难解释安倍黑沉的脸色了。

安倍2016年曾进行了“大便移植”治疗,

通俗地说,就是通过“吃屎”来

改变自己的肠道中的菌群组织

2016年12月, Juntendo(顺天堂)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在美国医学杂志《炎症性肠病》上发表了用粪便移植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报告,他们首次报告了这种开创性的方法,将健康人的粪便用抗生素处理后,移植到“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肠道中,取得了很好的结果。

这篇论文认为,肠道中有1000多种肠道细菌,对人体健康和免疫系统有影响。先前的研究表明,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肠道细菌平衡非常差。日本顺天堂大学用“拟杆菌”(Bacteroides)型细菌的增加改善了溃疡性结肠炎的症状,并证实三种特定抗生素的施用平衡了肠道细菌的状态。

从2014年7月到2016年3月,研究小组对41例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进行了两组临床试验。在4周后,比较“单独抗生素方法”组和“抗生素粪便移植联合方法”组中肠细菌的状态。结果,前一疗法中68.3%的患者肠道细菌状况恢复到正常人样,而接受“抗生素粪便移植联合方法”的患者中83.4%的人达到这一效果。

Juntendo大学负责此项研究的Dai Ishikawa博士表示:"用阿莫西林、磷霉素和甲硝唑治疗后,对患者进行新鲜大便微生物群移植可确保短期和长期的临床效果。"

顺天堂大学这个令人惊讶的治疗方法披露后,有媒体披露知情者的说法,认为这个试验其实就是针对安倍晋三的疾病进行的。这虽然是一种特权,但受益者也包括了日本近20多万同类病人。

据顺天堂大学知情人士透露给媒体的信息称,安倍首相在2018年间曾接受“粪便移植疗法”。由于在试验中,患者的配偶或其他亲属与病人的匹配度越高,效果越好。安倍晋三的夫人与他家族中的一些男性,成为优先捐赠者。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捐献“粑粑”。据顺天堂大学披露的健康人捐赠粪便规定,捐赠者需要接受多项检查,必须近3个月未服用抗生素、泻药、减肥药、免疫抑制剂等药物外,捐献者不能有任何已知的传染病、肥胖、糖尿病、炎症性肠病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或其他可能与肠道菌群紊乱相关的疾病。并需要接受幽门螺杆菌呼气试验、寄生虫筛查、胃肠镜检查,并接受肿瘤、免疫、炎症指标、传染病系列(轮状病毒、病毒性肝炎、HIV、梅毒)等多项抽血检查。

这个给安倍首相捐赠粪便者的名字,被高度保密。据称安倍首相移植后,效果非常不错。今年二月,在第15届欧洲克罗恩和结肠炎组织-炎症性肠病(ECCO-IBD)大会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顺天堂大学的这个三联抗生素治疗后的新鲜粪便微生物菌群移植(FMT),改善了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临床反应和缓解率。

10年以上久治不愈溃疡性结肠炎,

被视为“癌前疾病”。

安倍首相患结肠炎近五十年,

确诊1期大肠癌?

尽管经历了五十年数十种药物的治疗,但安倍数日前的吐血,再度引发日本媒体猜测,安倍的溃疡性大肠炎是不是出现了癌变?日本《邮政周刊》爆料称,2014年12月众议院大选前,本是由庆应大学医院消化器内科主治医生日比纪文领衔安倍医疗小组,而在大选后,“御医”悄悄更换了,改由“一位治疗癌症的专家”,庆应大学医院肿瘤中心的副教授高石官均,出任安倍晋三医疗小组组长。

日比纪文教授在治疗溃疡性大肠炎方面是首屈一指的专家,而高石官均是一位治疗癌症的专家,在医院里面负责诊治癌症初期患者,现在,他突然取代了日比纪文成为安倍的“御医”,显然具有特殊的意味。

据安倍病史和两人专业治疗领域的医学专家推断,安倍现在可能已经从大肠炎转成大肠癌了。知情者称,其现在是一期大肠癌。并不属于晚期。

粪便移植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能通过胶囊口服,再就是使用注射器从肠道中进行注射移植(FMT)治疗患者。

安倍患肠癌的猜测不是第一次出现,2007年突然辞职那次,就有媒体援引自民党内部消息说,他大肠做过手术,得了肠癌。不过,这种猜测并非没有科学依据。这种病最初多见于20至40岁的壮年,易反复、难治愈,治疗周期需两三年甚至更久,美国肛肠科医生对溃疡性肠炎的研究已不亚于肠道肿瘤。数据显示,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与大肠癌关系密切,患病时间越久,癌变的可能性就越高,尤其是全结肠炎其发生大肠癌的机会比正常人高上数倍,往往在发生慢性溃疡性大肠炎10年后开始癌变,而且患病超过10年后患肠癌风险是正常人的5到10倍。

数据还显示,患病20年后,全结肠炎病人变癌的机会比左半结肠炎高一倍,癌变的平均年龄也比后者大约早5到10年;患溃疡性结肠炎迁延不愈的时间愈长,癌变的机会愈多,患病以后15年的癌变机会仅3%,其后,每年患癌的机会增加0.5-1%,30年以上癌变机会可达10%以上。因此,10年以上不愈的全结肠溃疡性结肠炎,应被视为“癌前疾病”,而安倍的病情推算起来,已经将近50年。当然,即便癌变,从时间推算,安倍也应该是早期,而1期大肠癌的存活率现在已经可以达到95%以上。

医学专家认为,鉴于溃疡性结肠炎这种病的病理还不是很清楚,要减轻患病甚至癌变的可能性,最好的方法其实还是预防,主要从生活方式入手。 首先是饮食,安倍在这方面是个反面典型,据《朝日新闻》报道,安倍尤爱韩式烤肉,经常光顾日本烤肉店。2014年5月从欧洲出访回来,就去日本一家高级烤肉店,一个小时后又去相隔不远的第二家烤肉店,这种吃法,恐怕正常人的肠胃都受不了。安倍夫人昭慧还曾透露,安培遇到工作紧张时,肚子就闹得厉害,甚至一度患上失眠症,每夜需一盅白兰地才能入眠,而酒精和烟草,对病情也有着激发作用。其次是缓解压力,注意休息,不过作为日本首相,这方面安倍恐怕很难遵医嘱,从今年初以来,为应对不断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安倍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日,所以与其一同参加会议的人传出过安倍“脸色不好”、“很疲惫”的消息,也就不是什么意外了。

不过,好在安倍对现代医学还是充满信心的。他在与自己的医生日比纪文的对谈中说到:“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因为值得信赖的主治医生和医学医进步。我敢说出自己的病,希望能对同样为疾病而烦恼的人们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