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评高考满分作文:好作文不应该只能“生活在树上”

媒体人评高考满分作文:好作文不应该只能“生活在树上”

2020年08月03日 17:11:17
来源:沸腾

文章归根结底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制造阅读障碍的。

▲满分作文截图。

文 | 子兮

浙江某考生的一篇高考作文因为被打了满分而引起热议,题目是《生活在树上》。

只要扫一眼,就能发现这篇作文的“吸睛”之处。海德格尔、嚆矢、“树上的男爵”、达达主义、实践场域……数不尽的名人名言和典故,而且大都是偏僻晦涩的,尤其是对高中生来说。

用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的话说,“它的文字的老到和晦涩同在,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包括陈建新在内的作文审查组老师一致给出高评,他们认为,“把此文打成满分,不仅是给予这篇作文恰如其分的分数,也是展现浙江高三学生的作文水准。”

但是在不少人看来,这篇作文就是“不好好说话”。包括职业作家在内的许多写作者,也大都不认可这篇满分作文,尤其不赞同将此文拿出来做范例进行宣传。

▲专家点评截图。

高考作文,不同于“日常对话”

如果说之前走红的《××经》问题在于太“平易近人”,那么这篇《生活在树上》则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和普通人的语言世界距离太远。

实话实话,如果你愿意耐着性子把这篇作文里每一个不认识或不熟悉的词组都查一下,你会发现它的语义基本是通的。当然,有好事者做了考证,发现了一些错误。但总体来看,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准确度是可以保证的。

也就是说,这仍然是一篇由人来创作的文章,作者大体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不是机器创作的无意义的文字排列组合。

对一位高中生来说,这样的词汇量和阅读面当然是值得惊叹的。

不过,纵使有人认识到了这一点还是会忍不住要问:有必要吗?

正如有网友调侃的那样,明明是办了个加油卡,非说成“跟世界五百强企业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这样有必要吗?

对于日常场景来说,答案是明确的:不必要。如果谁这样说话,只会被当做怪人。

然而,高考作文不是日常对话,高考作文的目的之一就是考察考生的阅读量、知识面。考生总不能在答卷上写“我读过XXX、XXX、《XXX》《XXX》……”,因此只能通过类似“掉书袋”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积淀。从这个意义上讲,《生活在树上》一文成功达到了目的,虽然也冒了一点风险,第一个阅卷老师只给了39分。

如果说《生活在树上》是以自我介绍为目的,旨于在考生和阅卷者之间进行信息传递,让阅卷者知道“这是一个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东西的学生”,那么这不失为一段佳话。

拿此文章做范例,合适吗?

这样一篇“生活在树上”的作文不仅得到满分,而且得到公开表扬,其次生效果是不容忽略的。

需要指出的是,陈建新的评语最后加了一句友情提醒:“当然,其中的晦涩也不希望同学们模仿”。但是满分本身就会产生非常强烈的示范效应,“不希望效仿”更像是一份无力的免责声明。

不过,如果来年真有效仿者出现,恐怕为难的反而是阅卷组,不打高分似乎不合前例,都打高分则将伊于胡底?会不会有一天,浙江高中的课堂上大家都在抱着枯燥的理论书籍苦读,不为别的,只为多背几个高深词汇写作文用。

话说回来,一个阅读量、知识面和文字功底都堪称优秀的考生,之所以会写出《生活在树上》这样的作文,恐怕仅仅出于自身的原因。这种写法或许受了两方面的影响:一是往年高考作文的评分逻辑;二是当今学术圈的习气。

Ta读的很多书,尤其是翻译的西方哲学家的学术名著,都是这个味道,所以自然觉得这是一种“高级的味道”。而如果碰巧这样的味道正好是阅卷人喜欢的类型,比如Ta之前这样写就得到过学校老师的表扬,那么在高考时便会想使出“十成功力”。

为了避免《生活在树上》可能造成的单一性示范效应,浙江高考作文阅卷组不妨公布更多的高分作文、满分作文,让大家知道好作文不应该只有这一条路。

无论如何,通过高分作文的榜样来激励孩子多读书是好的。但是同样应该传递这样的信息:书籍文章不是用来堆砌装潢的材料。

苏轼早就批评过“好为艰深之辞,以文浅易之说”的风气,道理至今仍有效。我们并不反对引用冷门的作者、学说,但应该出于必要,而非为了引用而引用,要避免以辞害意。文章归根结底是用来读的,不是用来制造阅读障碍的。

□子兮(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