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初选”大戏掩盖的玄机 听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拆局
资讯

香港反对派“初选”大戏掩盖的玄机 听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拆局

2020年07月14日 22:29:03
来源:深圳卫视直新闻

反对派7月11日和12日为立法会选举进行所谓“初选”。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一回应时指出,香港选举制度没有“初选”机制,如果所谓“初选”是为达至所谓“35+”结果,目标是阻挠政府施政,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中颠覆政权罪行。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表示,所谓“初选”活动,不论其形式、程序以至结果均不为香港选举法律所承认或认可,政府现正深入调查,一经发现有任何违法违规的情况,会即时转介相关执法部门依法查处。

针对这次所谓“初选”,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专访了香港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

汤家骅认为,在香港选举的法律安排之下,大家都还没开始做选举工作,民主派就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发动了这么一轮全面的宣传,参与“初选”的人士也可以借这个机会为自己拉票,对其他参选人士是相当不公平的。所谓“初选”会带出很多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干犯《选举舞弊条例》里面的刑事罪行。

汤家骅的政治和法律生涯颇有传奇性,英国寒窗苦读归来,长期从事法律工作,1990年获委任为御用大律师,1999年至2001年曾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汤家骅是香港民主党派公民党的创党成员,2004年至2015年他代表公民党出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其后因政治理念不同而退党,另组建“民主思路”。近几年来汤家骅多次率团访问北京,他主张“泛民”应该多与中央沟通、对话。

近来,汤家骅与BBC记者激辩的一个片段在内地舆论场广为流传。对此,汤家骅表示,在接受外国传媒采访时,非常偏颇、不礼貌的对待其实不是第一次了。但“明知山有虎”,选择发声是从政的一种责任。他又认为,国家需要在这方面多做一些功夫,去扭转国际舆论的恶劣情况。

以下为对话内容。

秦玥:香港的泛民主派上周末举行了一个所谓“初选”,来定下立法会的选举名单,从合法性和公平性来看,您怎么看这个选举?

汤家骅:泛民主派的这个“初选”存在着几个问题。大家要明白,通常民主派举办这些网上投票或是公投活动,参加的人一般都是前卫激进、支持本土或非主流民主派的选民,而支持传统民主派的选民(参加投票)是相对比较少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对这个“初选”结果感到诧异。

第二点,虽然他们说有很多人投票,但首先我们不知道每位投票者是否都符合资格、是否是已登记的选民;另外简单来说,在300多万的选民中,民主派应该是占有不到200万的选票,甚至有可能超过200万。这次参与“初选”投票的人数占了民主派总票数里的大约1/4。所以如果那些没参与“初选”的选民出来投票,结果会怎样?未必和这次“初选”的结果是对称的。所以这次的“初选”活动未必是一个准确的正式选举的指标。

虽然这么说,但是在香港选举的法律安排之下,这样一个“初选”对其他参选人是颇为不公平的。因为现在大家都还没开始做选举工作,民主派就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发动了这么一轮全面的宣传。参与“初选”的人士也可以借这个机会为自己拉票。选举还没开始报名,大家都还没有进行选举工作之前,这些人就举行了这么大型的活动,对其他参选人士是相当不公平的。

另外这次的费用该如何计算?这也是个问题。如果已经对外宣传你有意向参选,所有的活动理论上都已应该要受到香港的选举法例所规范。所涉及的费用也应该被计入选举经费中。那这样一个“初选”的经费应该怎么计算?如何申报?将来可能都会有问题。

第三点,如果参加“初选”的人士这次结果落败了,但他仍然坚持参选。我们都不知道主办这个“初选”的幕后支持者该如何去处理这种情况。假如幕后人士劝退一些参选人士的话,也可能会干犯《选举舞弊条例》里面的罪行。根据香港法律,如果有人有意愿参选,但被怂恿或者受到威逼退出参选,这就构成了一个刑事罪行。所以这个“初选”活动会带出很多问题。

秦玥:现在看这个“初选”,传统民主派很明显输给了本土派,您觉得未来传统民主派是否会接受这个结果、比如民主党?未来民主派是否会大洗牌?

汤家骅:我相信民主党会接受的。大家看这个结果,其实在主流的民主党派里面,唯独是公民党还稍微被本土激进派人士所接受,这就形成了民主党在这次的选举里会受到相当大的挫败。对于未来香港的政治形势来说,这会产生一个相当大的转变。

但刚提到了,这次参与民主派“初选”的大部分都是本土派人士,真到了立法会选举的时候,比较温和的民主派人士没能参选,只剩下本土激进派来参选,究竟原先支持温和民主派的选民,会不会“含泪”投票给这些从政治理念来讲未必认同的候选人(本土派)呢?还是不投票呢?或是转而投给“浅蓝”的候选人呢?这些都是未知数。如果一些选民不想支持本土激进派候选人、而选择不投票的话,最终可能就会影响到泛民所争取的所谓“35+”这个目标。

秦玥:想和您聊聊前几天您接受英国BBC Hardtalk访问这件事,您自己知道该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很大反响吗?

汤家骅:我开始不是太清楚,但后来好多朋友无论是在香港、在美国在英国甚至加拿大的朋友都发来了短信来说他们都看了,绝大部分人说支持我,这点我是欣慰的。但老实说,我对这次民间的反应有些错愕。

其实在接受外国传媒采访时,这些非常偏颇、不礼貌的对待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差不多每一次我接受外国传媒访问时,受到的“待遇”都差不多。只不过这一次比较多人观看,去年修例风波时,我也接受过德国DW电视台的访问,当时那个主持人比这次的态度更差,其他的像是CNN等西方媒体的访问,态度也是相当恶劣,都是抱着一副不愿意去听取任何有关香港国安法的解释的态度。这相当令人感到遗憾。

因为似乎这方面来看,整个西方媒体舆论是一面倒地针对中国。我认为国家需要在这方面多做一些功夫,去扭转国际舆论的恶劣情况。目前来说,香港人接受外国传媒的访问谈香港国安法,都是吃苦的。(笑)

秦玥:既然您是知道接受这些西方媒体的访问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那为什么您还要接受他们的访问邀请呢?您的出发点是什么?

汤家骅:因为我觉得在西方舆论一边倒的时候,其实更需要中国包括香港发出声音去解释清楚,指正他们的错误或是偏颇的说法。虽然明知道接受这种访问会受到不礼貌、不公平的对待,老实说这就是“明知山有虎”,但我觉得这是我从政的一种责任。

秦玥:BBC邀请您上节目的时候,最初定下的讨论议题是什么呢?

汤家骅:他们开始说得很清楚,是讨论关于香港国安法的。只不过对方不愿意听我的阐述和解释,变成了各有各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其实我相信他们也不想访问我,他们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不会随随便便受到别人的欺凌而不作出反驳的。

但从他们的角度,也没可能一边倒只访问支持西方国家、敌对中国的人士。就算做表面功夫,也需要找一些不同角度的人来讲解、来评论。从他们角度来说,我相信他们也不喜欢、不乐意邀请我做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