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自杀的首尔市长是“文在寅的接班人”,死于政治阴谋?
资讯

突然自杀的首尔市长是“文在寅的接班人”,死于政治阴谋?

2020年07月11日 17:38:27
来源:vista看天下

“总统文在寅的接班人”,死于政治阴谋?

撰文 | 罗婞

一些人认为,朴元淳的死亡背后,存在一个重大的政治阴谋——那些反对文在寅,害怕进步派继续掌权的保守势力,给朴元淳布下一个不得不死的困局。

朴元淳。(网络资料图)

朴元淳。(网络资料图)

7月10日凌晨,韩国警方出动770余名人员,6台装有夜间热感应器的无人机,9只搜救犬,搜寻数个小时后,终于在北岳山肃靖门附近,找到了韩国首都首尔市长朴元淳的尸体。此处距其官邸不远,他以上吊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警方在现场找到他的背包,里面装着水壶、手机、名片、少许钱和笔记工具,警方调查后认定:排除他杀可能,朴元淳应为自杀。

朴元淳的身份很有辨识性。他不仅是史上首次蝉联三届首尔市长的政治明星,还被视作2022年韩国总统大选的热门候选人。更重要的是,他是韩国多个公民运动的倡导人,一直积极为“穷人利益”发声,意在完善福利制度,惠及中下阶层——简而言之,是站在财阀利益对面的“平民政治家”,也是韩国政坛的进步派。

进步派阵营最著名的政治家,是现任总统文在寅。韩国之外的一些媒体甚至称朴元淳为文在寅的“接班人”,认为他会是下一届韩国总统大热人选。因此,他蹊跷而突然的死亡,引发了许多猜测。

一些韩国民众,以及中国关注这起事件的一些网友认为,朴元淳死亡背后,存在一个重大的政治阴谋——那些反对文在寅,害怕进步派继续掌权的保守势力,给朴元淳布下一个不得不死的困局。

保守派的政敌

纵观朴元淳和文在寅的人生轨迹和职业路径,确实有诸多类似之处。

朴元淳1956年生,比文在寅小三岁,可以说是同龄人。1970年代,两人踏入大学校园,都是社会运动的积极参与者。那时韩国高校最热门的运动,就是反对时任总统朴正熙的独裁统治,要求民主选举。

朴元淳和文在寅也不例外。官方对于参加这类活动的大学生,开除学籍是很常见的处分方式。两人也被各自的学校开除,蹲了几个月监狱。

1980年,两人在韩国司法研修院成了同学。这是韩国唯一一所培养法官、检察官、律师的综合机构,而且,司法研究生属于公务员队伍,从政府那里领工资。

能考上司法研修院,一定都是很有能力(至少是考试能力)的人。一般来说,报名者需要先通过韩国统一的司法考试,每年报名人数上万,最终录取人数不过两三百。

1982年,朴元淳和文在寅从司法研修院毕业。作为“有案底”的人,成为法官、检察官吃“公家饭”很难。文在寅想做法官就直接被拒绝,朴元淳倒是做成了检察官,但一年之后就辞职了。

摆在眼前的路只有一条——成为律师。

文在寅和朴元淳在司法研修院读书时的合照。(韩联社 图)

文在寅和朴元淳在司法研修院读书时的合照。(韩联社 图)

朴元淳和文在寅做的不是一般的律师,而是人权律师。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捍卫人权的律师,和赚大钱无关,与理想有关。这时,文在寅遇上了“灵魂伴侣”、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他的律所工作,专门为釜山地区工人和参加民运的学生维权。朴元淳在另一家律所,专门为异见人士和学运参与者辩护。

站在朴元淳和文在寅这类亲平民、主张减少对美国依赖、对朝鲜态度温和的进步派对面的,俗称保守派。在经济政策方面,保守派主张增长第一,强调财阀对韩国经济的贡献,站在“亲企业、亲市场”这边。此外,外交方面,保守派将韩美同盟视作国家安保外交政策的基础,并且主张以强硬的态度对待朝鲜。

在一些激进者眼里,保守派类似大财阀的“代言人”。韩国前总统李明博就是典型的“代言人”,效力大财阀现代集团多年的他,后来就因为从大企业收受非法资金被拘捕。

都说韩国总统难善终,这和两派之间的混斗、清算有一定关系。作为进步派的一员,又是韩国最重要都市首都首尔市长,朴元淳无疑是保守派的重要政敌。也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朴元淳之死,是因为他“树大招风”,作为进步派2022年韩国大选的潜在候选人,又是文在寅的“亲密战友”,动了财阀和保守派的奶酪,因此被针对了。

朴元淳自杀前,一名女士向警方举报称,长期遭到朴元淳性骚扰。韩国网上,有一些朴元淳的支持者认为,长期受到性骚扰,却在这个时候才出面指控,时机显然是精心策划的,背后很可能受到保守派的支持。

类似的逻辑,也出现在前总统卢武铉之死上——2007年,在接受检方对其涉嫌受贿的有关调查后,卢武铉坠崖自杀。一些支持者认为,卢武铉是被财阀“设计”。更有阴谋论的说法,因为卢武铉之死,文在寅对卢武铉自杀时在任的总统、保守派的重要盟友李明博怀恨在心,由此才在上任不久后对其展开清算,以受贿罪拘捕了他。

但事实,可能未必如此。

谁是接班人?

毫无疑问的是,朴元淳是一位政绩突出,受市民爱戴的好市长,但离传言中的“文在寅”接班人,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2011年,朴元淳以无党派素人身份参加首尔市长选举。走到最后的三位候选人,一位是朴元淳,一位是罗卿瑗——著名的保守派政治人物,也是律师出身,当时已经是国会议员了,有朴槿惠的大力支持。罗卿瑗长相温柔美丽,出口强势泼辣,曾作为韩国第一在野党大党代表对文在寅政府破口大骂——“左派独裁”“狗血政权”“崇北”(指崇拜朝鲜)。除了她和朴元淳,还有一位籍籍无名的Bae先生,纯属来打酱油的。

2013年,缅甸政要昂山素季(右)访韩期间,与罗卿瑗会面。

2013年,缅甸政要昂山素季(右)访韩期间,与罗卿瑗会面。

这场竞选其实就是朴元淳和罗卿瑗之间的争斗。

毫无疑问,政治履历空白的朴元淳,要想夺得胜利,离不开一个大团体的支持。至于大团体支持,与其说是计划好的,不如说是意外——进步派本来要支持的热门人选安哲秀拒选,这才退而求其次选了朴元淳。

作为老同学、价值观和政治理想一致的“战友”,文在寅和朴元淳关系不错。但要说朴元淳的胜选完全是进步派和文在寅支持的结果,并不准确,何况当时文在寅一心扑在卢武铉团队上,自己还没在政坛站稳脚跟。两人同属“共同民主党”,也是之后的事。

和文在寅一样,朴元淳最大的“卖点”就是“为平民谋福利”,公开将自己称作“首位福利市长”,吸引中下层选民。

如果说第一次选举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连续当选三届,靠的就是实力了。2015年,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期间,他以公开、透明、果断的执政风格大受好评。朴槿惠“闺蜜门”事件爆发,他迅速站出来支持反对朴槿惠的游行者,也拉了一大波好感。今年,他对于新冠病毒疫情的积极应对,关闭娱乐场所,禁止在市区主干道集会,首尔的疫情也很快得到控制。

他在年轻人中拥有很高的支持率——这些人往往渴望变革,获得更多就业集会,主张缩小贫富差距、改善阶级固化问题。

7月10日凌晨,许多人聚集在首尔国立大学医院门前,这里停放着朴元淳的遗体。这些人像娱乐偶像的粉丝一样含着泪说:“我们爱你,朴元淳!”他拥有的超高人气可见一斑。

尽管如此,一些人也在质疑朴元淳标榜自己为“弱者代言人”,实际做的有限,甚至因为拆迁问题,导致一些旧商圈和住宅被拆毁,一些人因此而流离失所。

首尔毕竟是韩国首都,最重要、最繁华的一座城市,作为市长的朴元淳,在2022年进击大统领之位的可能有多大?

2022年,文在寅任期结束,按照韩国选举制度,不得再参选。由于政府在抗击疫情方面有着比较好的表现,加之对过往几年状况比较满意,文在寅所在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刚在2020年国会议员选举上斩获压倒性胜利。国会选举一直以来被视作下届总统大选的风向标,可以说,执政党胜券在握。

大家都在猜测,文在寅的“接班人”会是谁?

排名第一的是李洛渊,曾是和文在寅搭班的总理,在今年1月辞职。这位记者出身的政治家,政治经验非常丰富,同样希望采取更“左”的经济政策,即改革财阀,改善收入不平等现象。决定他排名的是民调——今年4月初,韩国盖洛普发布的民调显示,22%的人支持李洛渊,他目前是韩国最受青睐的总统候选人。

在他之外,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前内政部长金富谦等人,在国际上知名度可能确实还不及朴元淳,但在韩国的民调支持率却是远高于他。

可以说,朴元淳是个好市长,也是可能的总统候选人,但不是第一“接班人”。阴谋论成立的话,如果保守派真的设局,说得刻薄一些,受害者更可能是排名更前的那几位,而不会是朴元淳。

而且,这种说法,对另一位疑似受害者而言,非但不公平,还可能令她遭受“二次伤害”。

为何自杀?

朴元淳之死,除了“政治谋杀”说外,还有两个相对个人的理由。

一是债务说。韩国政府公职者伦理委员会此前发布的资料显示,朴元淳负债6.7亿韩元,在韩国高层公职人员中财产排名倒数第二。他名下甚至没有房产。

当然,这也与进步派强调塑造道德、清廉,与保守派截然不同的清新形象相关,他曾说,自己一有钱就接济他人,导致负债比积蓄还多,儿女结婚时,甚至拿不出钱为其办一场体面的婚礼。在2002年的自传中,他还请求妻儿原谅,自己没能给他们富足的物质生活。

另一个可能,则更令人吃惊。就在朴元淳失踪前一天,他之前的秘书向警方报案,指控朴元淳利用职务对她性骚扰,并表示“还有很多受害者”。

这位举报人2017年起在首尔市政府的秘书办公室工作,自称遭到多次性骚扰——朴元淳曾给这位秘书发送色情照片和文字暗示,还要求她给自己发送私密照。向同事求助无果后,这位秘书在今年年初辞职。

朴元淳生前最后监控画面曝光。(韩国SBS电视台视频)

朴元淳生前最后监控画面曝光。(韩国SBS电视台视频)

由于双方都曾是公职人员,性骚扰发生在市政府办公室,警方当时曾向警察厅长和相关高官报告了这件事,但没有直接通知朴元淳。尽管并不知道朴元淳是否得知此事,但警方并未排除他的失联与举报性骚扰有关。

这桩举报之所以在韩国引起巨大震动,主要是因为反差——一直以来,朴元淳都是高举性别平等旗帜的“斗士”。作为一位杰出的人权律师,他捍卫妇女权利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

朴元淳曾为韩国“慰安妇”争取权利,替因参加学运被捕后遭警察猥亵的女学生辩护,警察被定罪;他还打胜了韩国第一起性骚扰案——这是他最富盛名的战斗成果。

1990年代,一名首尔国立大学的助教,不仅长期受到教授行为和言语上的性骚扰,对方还因为她的拒绝态度而解雇了她。这起延续6年的案件,在受害人和朴元淳的不懈努力下,最终以改写法律对“性骚扰”的定义而告终。

在此之前的韩国,拥抱、身体接触是很容易被判定无罪的;在这之后,凡侵犯对方人格、尊严,造成痛苦和困扰的,皆属于性骚扰。也就是说,如果朴元淳前秘书的指控被证实,朴元淳很可能会触犯因为自己代理的案件改写的法律而获罪。

朴元淳确实曾为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努力过,但对成长于“过去与传统”中的他来说,是否真的存在性骚扰的问题?真相可能永远都无法大白——警方尚未调查指控是否属实,但因朴元淳已死亡,检方只能以“无公诉权”不起诉处分。

近年来,随着#MeToo运动在韩国展开,从娱乐圈到政坛,不少明星人物因此“倒台”。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过去息事宁人的隐忍态度转向坚定维护自身权利,这使得过去在许多男性眼里“不是问题的问题”,变成了问题。

总统文在寅本人也是#MeToo运动的公开支持者,但尴尬的是,他的阵营里有不少重要人物却陷入性骚扰风波。对很多韩国政要来说,想要彻底摆脱男权社会的一些陋习,似乎并不容易。

最有名的,莫过于文在寅真正的“接班人”,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举报来自他的政务秘书金智恩。2018年3月,金智恩做客韩国JTBC电视台的“新闻时间”栏目,勇敢说出自己曾遭到上司四次性侵和多次性骚扰的往事。

“如今,我站出来在节目中公开的理由是想摆脱这一切。”她强忍眼泪,声音颤抖地说,“除我之外,还有其他受害者,我想让她们也鼓起勇气。希望大家支持我。”

实名公开举报,实在很刚。当晚,共同民主党就开除了安熙正。法院在2019年9月9日判处安熙正有期徒刑3年6个月。

朴元淳遗书

朴元淳遗书

对不起所有人。感谢所有在我人生中一起经历过来的人们。因为一直给家人只带来痛苦,我一直感到很抱歉。

请将我火化之后撒在父母的墓地。

大家再见。

——朴元淳

朴元淳所属的共同民主党里,卷入性侵风波的不止是安熙正,还有前釜山市长吴巨敦、资深议员闵丙斗、前议员郑凤株等人。

《纽约时报》提出一个解释:大概因为原本就一贯秉承更具道德感的正派人设和形象,人们对于进步派政治家在道德层面的要求也相对更高。性骚扰、性侵,对于进步派的政治生涯,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朴元淳的离世,将一个更大的难题推给了自己的前秘书,那位匿名举报者。

“为什么出现MeToo指控而最后选择死亡,会有人认为是‘政治势力的操作和指示’”,一位韩国的观察者说,这样的看法并无证据支持,更重要的,它潜台词是指控举报者动机不纯,“是对(性骚扰案件中)受害者的侮辱”。

随着朴元淳的死亡,这位受害者也失去了证明自己的机会。据媒体报道,朴元淳的部分支持者,正在“人肉”这位举报者,想“给她点颜色瞧瞧”。他们认为,这是假借宣扬性别平等、反对滥用权力性暴力而进行的政治斗争。

由于仍是市长身份,朴元淳的葬礼将持续5天,市政厅前设置焚香所,供普通市民吊唁。当人们在纪念、哀悼朴元淳时,有位韩国网友提出了这个问题——“谁来保护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