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正: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资讯

赵启正: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2020年07月11日 17:13:32
来源:环球网

(文章根据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在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我很高兴参加今天的网上对话。在中美关系正处于十字路口的重要时刻,中美关系何去何从?我相信,今天在线论坛会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的思考。

回想2000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那年,我在访美前受约瑟夫·W·普理赫邀请去大使馆会面,并接受美联社等媒体采访。我说中美关系虽有进步,但仍不算好。记者问“你看,什么时候美中关系就算是变好了?”我回答“当美国竞选总统时,候选人不再用攻击中国获得选票的时候。两国关系就到了新阶段。”我一直深感两国人民间的陌生和误解是中美关系间的重大障碍。

今年又是美国大选年了。我看到了一张生动的政治漫画。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一致立场,把如何遏制“中国崛起的威胁”作为主题,向中国射出很多飞镖。这挑动了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认识剧增,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中国一直以诚心和诚信与美方进行了多轮谈判,今年一月,终于取得了谈判的成功。但美方仍旧坚持把中国列为最主要的对手继续攻击。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宣布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以及主要对手。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中提出,自由与专制世界秩序之间的竞争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担忧,矛头直指中国。就在5月,白宫又发布了《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宣称“中国正在经济、价值观和国家安全三大方面对美国发起强烈挑战。”凡此种种,表明美国正在制造中美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

2017年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出版了他的大作《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这本书很快有了中译本。但是,中国读者并不认为中美会重复历史上发生过的争霸之战。美国强硬派说美国的主要敌人并不是恐怖主义,而是一个主权国家。冷战后美国需要新的敌人;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势力要把中美关系逼入“修昔底德陷阱”。

历史可以证明中国有悠久的“和为贵”的文化传统。在15世纪初,中国明朝的时候,它派出的强大的郑和船队的远航不是为了开辟殖民地,只是为了宣扬国威和与海外诸国的联系。在今天还有亚洲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家问我,西班牙哥伦布船队规模虽小得多,却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和土地的追求。中国那么大的花费,但没追求任何土地和财富,中国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致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中国长期存在的和周边国家的“朝贡秩序”(Tributary system),也并非是殖民主义制度,也是以“和为贵”的信仰,维持了与周边国家长期的和平。我愿意补充一段经常被忽略的史实,14世纪末明洪武朝皇帝宣布了一条给子孙的“训令”——永远不得对周边15个国家发动争讨战争。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可是以后又长期陷入冷战的漩涡中。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中国开始进入了较快的发展过程,中国从毛泽东时代至今一再强调不走“国强必霸”的帝国主义道路。中国从来没有挑衅过美国,中国也绝不想参与一场新的冷战。

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最典型的案例,是对华为的敌视。美国没有任何证据,就断定华为对美国构成了安全威胁。甚至英国人也曾问到底“谁在怕华为?”“为什么要怕华为?”美国这样极端地扼杀华为,是中国公众最看不懂的问题!中国人认为这是一个 “伪命题”。

中美两国都需要在此关键时刻努力把握历史发展方向,应该有能力也有智慧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恕我直率地说:美国强硬派对中国的崛起过敏了,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近几年来,中美关系跌入谷底,在政治、经济、安全和文化等方面矛盾和冲突不断。即便如此,习近平主席仍多次强调,中美两国谁也离不开谁,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我曾在上海担任副市长, 1990年宣布了浦东开发,一时国际舆论认为这只是口号,而非行动。在90年代,基辛格博士以上海作为中国经济的观察点,多次来浦东新区考察。他是第一个说“浦东开发不是口号,而是行动”的西方人士,以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我也很感谢他给了我好多关于浦东开发的忠告。

浦东很快由一片农田变成现代新市区,在浦东开发中有好多与美国人合作的故事:

浦东新建的三座超高层大楼,它们是中美合作的产品,它们的高度是400米、500米和600米。它们是浦东开发的标志,也是美国设计公司的高水平设计的标志。

通用汽车集团和上海汽车集团的和资公司(通用流水线PPT),在1997年,一年内建成投产,很快就就达到400万/年,成为了通用在全球效益最高的工厂。2009年通用遇到重大困难,申请了破产保护,上海合资方以最高的诚信和行动,协同理查德 瓦格纳先生一起挽救了通用。

今年新的故事是特斯拉在上海浦东工厂的装配线开动了。人们问,明天还有新的故事吗?似乎任何人也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如何管控中美关系中敌对的成分是对两国的共同的挑战。我们都是为中美关系做过历史贡献的人士,我们应该有责任帮助两国民众减少误解,增加了解,任何时候良好的民意都是双方政府合作的基础。警觉冲突,减少对抗,我们两国一定能超越“修昔底德陷阱”。

眼前中国还在为防止冠病毒的第二波攻击和恢复经济秩序尽最大努力。希望疫情过后,我能在上海欢迎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