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必须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
资讯

中国崛起,必须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

2020年07月05日 11:38:11
来源:明叔杂谈

(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红墙,摄于2012年5月)

1、我曾经长期从事国际新闻报道,不仅在APEC、G20、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等多边国际场合,处理过很多涉及俄罗斯的稿件。2012年5月,我自己还亲身在俄罗斯出差、采访3天。

除了莫斯科,我们当时还飞到了鞑靼斯坦共和国首府喀山。这里是俄罗斯重要的工业中心,航空工业很发达,其中一个直升机制造厂非常有名。当时工作很忙,只在一天晚上,在分社同事带领下,从酒店出来喝了一杯伏特加,并听了听旁边伏尔加河的水流声。

这几天,由于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一条微博,中国民间开始再次讨论中俄关系。我之所以说是“民间“,因为中国“官方”对中俄关系的定位非常清楚,而且没有任何改变,就是“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我昨天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人应该以什么心态看待海参崴?》,通过后台留言我发现,在今日之中国,从全球地缘政治出发,支持中俄搞好关系的是主流,但也有不少人,对俄罗斯有很深的不满情绪,甚至是“敌意”。这种“敌视”,有多重因素:

——中国近现代史上,俄罗斯确实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多年以来,俄罗斯警方粗暴对待在俄华人的报道不绝于耳;

——美国等西方国家媒体对俄罗斯的丑化宣传。

我写公众号,一直希望能跟大家分享我认为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所以今天就跟大家谈谈我理解的中俄关系,以及在当前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下,中俄为什么相互需要、相互支持。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都能认识到,中国崛起,目前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我们必须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2、在谈论中俄关系之前,需要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对于任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觉得,都应该坚持一种理性的务实精神——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国家利益。

一般人认为,这句话是英国首相丘吉尔说的,但第一次说这话的是英国另外一个首相——帕莫尔斯顿(Lord Palmerston)。1848年3月1日,他在英国下议院发言时说:

“We have no eternal allies, and we have no perpetual enemies. 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 perpetual, and those interests it is our duty to follow.”

“我们没有永恒的盟友,我们也没有不变的敌人,只有我们的利益是永恒的、不变的,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去遵循这些利益。”

今天,我们谈论中俄关系,并非简单地去说俄罗斯是中国的朋友,还是中国的敌人。对于任何一个理性、务实的人,最重要的是看清楚,此时此刻,以怎样的方式处理中俄关系,才是最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抛开中国的国家利益,以情绪代替理智,以民粹代替理性,都是不可取的。

第二,中国外交有四大支柱——“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应该说,中俄关系在这四个维度都非常重要。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作者是日籍华人俞天任,其在公众号“冰眼”上发的文章标题非常有挑衅性——“想和俄罗斯做朋友?人家普京可不会同意”。

这种带节奏的文章尤其可恨,更可恨的是文章第一句话:

“老有些脑子挖塌了的中国人想成为俄罗斯的盟友,他们大概不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一句名言:‘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那就是陆军和海军’”。

这人要么对中国外交非常无知,要么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根本不存在要跟俄罗斯结盟的问题。

严格来说,根据国际条约确定下来的中国盟国只有一个——朝鲜,这是当年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巴基斯坦被称为“巴铁”,但官方的说法也只是“全天候朋友”,而不是盟友。我因为工作原因,去过四、五十个国家,跟中国关系非常好的柬埔寨、泰国、塞尔维亚、匈牙利、埃塞俄比亚等,也不是中国的“盟国”。

这个日本人俞天任用侮辱性语言树立了一个错误的靶子——“老有些脑子挖塌了的中国人……”,然后断章取义,引用了一句普京的话,想以此说明中俄不能成为盟友。

这纯属于自己很蠢,然后把别人想得很蠢。

收拢一下,在国际关系上,不存在永恒的敌人和朋友。今天,从全球地缘政治局势出发,强调要处理好中俄关系,并不是幼稚到认为俄罗斯就是中国的盟友,更不会幼稚到认为中国应该跟俄罗斯结盟。自媒体的可恨之处就在于断章取义,然后去刺激和挑动外行的情绪。

3、中俄关系历史上非常复杂。

但进一步说,任何有意义的双边关系,在历史上都是非常复杂的。这就像两个相邻的大家族,数百年来恩怨不断,如果只是纠缠于细节,仇恨可以无穷尽,情谊也可以无穷尽。

正因为历史是复杂的,所以千万不要片面地解读历史。

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上俄罗斯对中国带来的伤害,但我们也不能沉湎在历史的仇恨中。

1949年以来,中苏关系也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一开始曾经有一段“蜜月期”。在这个时期,苏联对中国提供了156个大项目援助,这也被一些人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知识产权转移项目,部分奠定了新中国工业化的基础。

此后,在赫鲁晓夫去世后,中苏爆发意识形态论战,双方一度各自在边境地区集结重兵,战争一触即发。最终在1969年3月,中苏爆发了珍宝岛之战。

改革开放之后,中美建交的同时,中苏也在尝试改善关系。但中俄关系真正出现根本性好转,是在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之后。

冷战结束后,美国奉行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政策,追求自身绝对的安全,对中俄都构成了极大的战略威胁,这是中俄不断走进,形成今天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从叶利钦到普京,从普京到梅德韦杰夫,再到今天的普京,俄罗斯多位领导人对中俄关系都非常重要。

同样,从中国方面,也是如此。

在1991年解决了中苏(俄)边界问题之后,中俄关系取得了很大的发展。过去20年,双方在双边、地区和多边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这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也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冷战结束,美国等西方国家以胜利者自居,对俄罗斯进行了屈辱性对待。在经济上,IMF等西方主导的机构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休克疗法”,诱导叶利钦进行非常激进的民主化和私有化,最终导致俄罗斯国家财富骤减,寡头获益,民众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在经济上搞垮、搞乱俄罗斯的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还在不断东扩,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美国最终在乌克兰煽动颜色革命,扶植亲美、反俄的政治势力上台。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中俄不断走近,双边关系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同时,中俄共同主导了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独立于西方的国际组织,抱团取暖,共同应对美国的战略侵略。

4、西方国家一直有着一种丑化俄罗斯、污蔑俄罗斯的传统,中国很多人也被“洗脑”。

这些人纠结于俄罗斯历史上的行为,认为俄罗斯是一个“很坏”的国家,这同样是一种幼稚病。

严格来说,任何国家都是“坏”的,但就我长期从事国际新闻报道的经验看,美国是二战结束以来全世界最坏的国家。

二战结束后,全世界享受了一段美国霸权下的稳定与繁荣。但在此期间,美国也变成了一个最穷兵黩武、最好战的国家。美国几乎在每一个10年里都在发动战争。远的不说,1999年轰炸南联盟(炸我大使馆)、2001年攻打阿富汗、2003年攻打伊拉克。过去10年,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当中,美国又参与了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并常年对朝鲜、伊朗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压力。

我曾经在埃及驻外两年,美国的中东政策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深重的灾难。2003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拿着据称是“洗衣粉”的材料,在联合国安理会力主发动伊拉克战争。此后,美国在没有得到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自行与盟友一起对伊拉克开战。17年来,伊拉克山河破碎,暴力冲突不断,几十万人死于非命,数百万人流离失所,美国最后拍拍屁股走人。美国在中东的战争行为,还直接造成了大批难民涌向土耳其和欧洲国家,给欧洲的稳定和内政带来了不利影响。

美国对俄罗斯的污蔑和攻击,是全方位的。今天,这股由政客、媒体、情报机构人员、国会议员、智库、专家、学者构成的舆论大军,正在把用在对付俄罗斯的那一套,转向了对付中国。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一些鹰牌议员,把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甚至是“功夫流感”,充满了对中国的敌视和种族主义优越感。一些人枉顾美国自身应对疫情的失败,却要鼓噪对中国进行制裁、索赔。这样的伎俩,他们对俄罗斯已经实施了几十年,而接下来的几十年,他们只会对中国变本加厉。

此时此刻,你还要相信美国对俄罗斯、对中国的污蔑,我只能说“幼稚”、“糊涂”。

5、今天的世界局势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充满了危机和风险,而美国则是中国崛起最大的破坏性因素。

2018年3月,美国以中国向美国发动经济侵略为由,单方面向中国发起贸易战。接下来两年多,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已经从贸易战扩展到科技战,再扩展到金融战、舆论战。

特朗普2016年竞选班子的负责人班农曾经扬言,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窗口期只有5-10年,一旦错过这个窗口期,美国将不可避免地被中国超越。

今天,美国纠集五眼联盟国家,正在对中国发动一场绞杀战,中美在某种程度上的脱钩已经迫在眉睫。

此时此刻,很多中国人还没有危机意识,还在甘愿做一个无脑的“美吹”,跟着美国去攻击、诬蔑和丑化俄罗斯,实在是不可理喻。

6、俄罗斯是在美国绞杀中国时,中国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合作伙伴。

中俄抱团取暖,并非出于对两国关系的一种浪漫想象,而是出于一种对美国霸权下两国维护自身安全和国家利益的理性需要。

美国在冷战中成长起来的一大批政客、官员、情报机构负责人等,反俄反到了骨头里。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已经意识到,俄罗斯不过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极力想改善美俄关系,以便腾出手来全力绞杀中国。

但普京是一个明白人,美国一旦收拾完中国,回头还是要收拾俄罗斯。此时此刻,中俄靠近是必须坚持的选择。

7、中国不仅可以从对俄关系中收获宝贵的地缘政治资产,俄罗斯对中国还有巨大的现实利益支持:

——长期稳定的能源供应,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对中国的对外贸易和能源安全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中国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绕开马六甲海峡,以便寻找更安全的能源供应通道;

——俄罗斯仍然是中国军工领域的重要合作方,过去一、二十年,俄罗斯相对于中国的军工技术优势已经越来越小,但在关键的防空导弹(S400、S500)、军用发动机等领域,依然可以为中国提供关键的支持。一些中国人还在纠结俄罗斯卖给印度的Su 30战斗机比中国先进,但时至今日,中国购买乌克兰发动机制造厂的计划,受到了美国的百般刁难。更不用说,中国从荷兰ASML购买先进光刻机的计划也同样是被美国搅黄的。一个头脑清醒的中国人,应该能很清楚地看出,到底孰轻孰重。

——今日俄罗斯(RT)电视台,是在比较有影响力的国际媒体机构中,一直在为中国说话少数派。面对美国对中国的污蔑和攻击,RT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最好的外宣媒体。

8、贸易战和新冠疫情,正在让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急剧恶化,美国对中国发动了全方位的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和舆论战,并且正在通过台湾、香港、新疆等各种问题不断给中国制造麻烦。

同时,美国还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对中国指手画脚,并就新冠疫情对中国不断进行攻击。

在所有这些问题上,俄罗斯的公开表态都是支持中国的。

俄罗斯反对美国将新冠疫情政治化,反对美国插手南海事务,反对美国在台湾、香港和新疆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打压。

这些都是事实。

回到日本人俞天任的话,普京不仅从来没有说过不跟中国人做朋友,他公开说的是,中国领导人“是位合适的合作伙伴和可靠的好朋友”。

2018年6月8日下午,中国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向普京颁授首枚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中央电视台对颁授仪式进行了现场直播。

中国领导人指出,“普京总统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借此机会,衷心祝愿伟大的中国和俄罗斯繁荣昌盛、人民幸福,祝两国人民友谊地久天长。

9、如果说中俄关系中还有一些“龌龊”,这些具体的问题,应该具体去解决。但中美关系则不是有一些“龌龊”的问题,而是美国要取中国的命。

国内“美吹”太傻、太天真,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为美国辩护,美化美国,但却看不见美国对中国的“黑手”和恶毒的战略计划。

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和舆论战,这本该是中国举国上下、同仇敌忾的时候,“美吹”却被美国政客洗脑,认为是中国放弃韬光养晦才引发美国的打压。这种不关心时事、不读历史的人,实在是孺子不可教也。美国打压“老二”的传统由来已久,即便是像日本这样跪着把美国叫爸爸的国家,一旦科技、经济威胁到美国,美国也会毫不犹豫地让日本陷入到失落的20年。

我不明白,“美吹”是真的想要中国跪下来给美国当儿子吗?但他们不清楚的是,即便是中国跪下,美国也要再痛打一顿,直到中国彻底失去威胁美国的可能。

那样的中国,是我们想要中国吗?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还有人在跟着美国媒体和政客起舞,我只能说,“傻瓜,你被美国人包饺子煮着吃了,你还在喊好暖和”。

10、中国崛起之路接下来将进入“历史的三峡”,这是一段充满了险滩、暗礁的历程,也是一个充满了各种脆弱性和风险的阶段。

在中国将强未强的时候,美国开始全力对付中国。今天,很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美国都会一一做出来:

——让中国彻底失去美国市场;

——让中国彻底失去美国技术;

——让中国彻底失去美国的科研和教育资源;

——让中国彻底失去美国资本市场甚至是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

在整个过程中,美国还会不断发动舆论战,抹黑和污蔑中国。这是美国的一贯伎俩,美国要搞死谁,一定要先在舆论上搞臭谁,不要以为美国人不懂“师出有名”。

在美国想要中国“命”的时候,中国内部一定要团结、要理智、要冷静。对内,要有危机感,不断通过改革、开放,来破解美国的“绞杀”;对外,要头脑清醒,认清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敌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四处树敌,惹是生非。

美国要绞杀中国,也没有那么容易。今天,美国面对中国的竞争,所出的招数全都是歪门邪道。美国失去了内部改革的动力,在疫情、种族矛盾和身份政治的泥潭中愈陷愈深,对中国只能泼脏水、下黑手、使绊子。

今天的美国,我完全看不到一个伟大国家的气度,只看到一个心术不正的衰落帝国的影子。

朋友们,坚持住,中国一旦驶出这段历史的三峡,未来就是一马平川了。

对所有在中俄关系上意气用事,同时对美国抱有幼稚、浪漫的幻想的人,我只想说,“笨蛋,醒醒,中国崛起最危险的时刻到了,起来准备斗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