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厂的瓜,特别老干妈
资讯

鹅厂的瓜,特别老干妈

2020年07月05日 10:28:46
来源:团结湖参考

复述“逗鹅冤”的故事前,容我先笑一会儿。

极简版故事梗概差不多是这样:腾讯说,老干妈欠我1600多万广告费,已起诉,已申请诉讼保全;老干妈回复,不,我没有,没跟你签过广告协议,已报警;贵阳警方接上后续,破案了,是三个骗子,伪造老干妈公章、冒充老干妈市场部,和腾讯签了合作协议,目的是骗取腾讯的游戏礼包码;腾讯大哭崩溃,我吃了假的辣椒酱,我就是个憨憨。

追踪剧情的整个过程里,我仿佛鲁豫附体,“我不信”。

腾讯身为互联网巨头,跟另一家知名企业谈千万级别的合作,就凭一枚公章?前后张罗了半年多,又是做软硬植入又是推出联名礼盒。2019年8月,涉及的腾讯游戏QQ飞车办比赛,宣传时还号称“老干妈”本人会现身现场,当然最后不了了之。合着这一切都是给三个小喽啰耍了?企鹅不要面子的吗。

那三位也是。就算游戏礼包能挣钱,顶着事情败露被抓被判的风险、一丝不苟搞得像模像样,我都想为骗子的“职业道德”点个赞了。

老干妈像个旁观者,和辣酱瓶上的陶女士头像一样镇定。综合媒体的信息,腾讯3月起诉,4月下旬法院裁定诉讼保全,老干妈声称6月10日才收到裁定书,似乎之前他们对这起纠纷一无所知。是法院办事儿太悠哉了,还是老干妈过于淡定?我这样不玩游戏也不吃辣椒酱的人没听说过这番跨界营销也就罢了,老干妈虽说确实不热衷做广告,可向来重视打假,商标被人用了,竟毫无察觉?

该不是卷进风波的各方都是“憨憨”吧?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我和一个律师朋友讨论了很久这件事,他分析案子可能往哪儿走,越说越兴奋:疑点太多,风云莫测。

老干妈这个企业在如今的市场上很特立独行。不上市,不爱做广告,不主动拥抱互联网,颇有些前工业时代的感觉。土味足,但能自洽。鹅厂这个瓜,却不像是现代互联网企业会出闹出的事儿,反倒很“老干妈”。

腾讯这样的大企业,内部流程大多复杂繁琐。联名推广是一个持续而完整的合作过程,纰漏这么大,每一个具体的环节都毫无破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财经》在一篇报道中援引了“腾讯内部人士”的说法,大品牌很少砸真金白银搞联名合作,千万大单简直是天降馅饼;和“老干妈”合作的过程中,也有诸多异常之处,但大家似乎都一一忽略了。“你以为已经层层把关,建立了牢固的架构体系,但外力轻轻一推,可能就倒了。”

这几天相信许多老北京在热闹吃瓜的同时,也关注到了牛街宝记豆汁店的迷惑行为。群众举报,宝记疑似接空调冷凝水和面。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后,封存了现场剩余的包子和笼屉并立案调查。初步结论说,冷凝水倒没拿去和面,而是被用来热了包子。宝记店如其名,做豆汁起家,店里卖的包子不是自己做的,而是成品购入。没那么惊悚,却也够瘆人的。

仔细想想,这事儿也够难以置信。老字号这么“会过”么?老北京最讲“有里有面”,对老字号而言,花哨活儿可以不耍,产品品质却马虎不得,更别说基本的卫生安全保证了,不然可是要砸招牌的。老字号也不要面子的吗?

一个是时代潮头上的互联网企业,一个是守着传统经营模式的老字号,相继“人设崩塌”,其中有啥隐秘的联系呢?

大企业重视流程,依赖制度规避风险。但同时现代企业制度有异化人的一面,用那位“腾讯人士”的话说,“当你是一颗螺丝钉的时候,你不会去深究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传统小店靠口碑安身立命,但熟人社会的那一套监督约束,如今几近瓦解。说宝记利益熏心倒不至于,但体面二字,恐怕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分量。

大厂团队不靠谱起来宛若草台班子,老字号犯起诨来堪比小作坊。其中滋味,也是特别老干妈,火辣辣直捅公共生活痛处。

为奇闻寻找完整的、合乎理性的解释很可能是徒劳。譬如那三个骗子图啥,为啥他们偏偏盯上老干妈,宝记的老板伙计图的又是啥。你我不大可能和腾讯这桩官司扯上密切关系,估计也没多少人特地跑去豆汁店买包子,可恐怕你很难只是单纯地吃个瓜。尽可能地揭示实情,修补缺失之处,大家才不至于对社会能否健康运转信心动摇。碰上个“辣瓜”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基本的常识和底线都不灵光了,同样可怕的是免疫功能悉数失灵,轻易就“呛倒”。

别装憨,辣椒酱会不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