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开始偷盗、51岁骗财骗色……他们都说了同一句话
资讯

7岁开始偷盗、51岁骗财骗色……他们都说了同一句话

2020年07月05日 08:06:15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我还有机会吗?”

这是网剧《隐秘的角落》中,来自主人公张东升的灵魂发问。

好?坏?有时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这部剧的热播也让人们注意到,一个人走向犯罪不是无缘无故,背后牵扯的往往是从家庭到学校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作为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我想起了曾面对过的服刑人员。他们中大部分看起来拘谨、顺从甚至有些畏手畏脚,但在开庭、提讯结束时,大都会说一句——请给我一次机会。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犯罪?是否真心悔改?这样的人生还有没有机会?

从那些或忐忑或镇静的脸上,我尝试着去探究他们的内心深处的隐秘角落——

“211”高材生入学当年就入狱

印象最深的,叫方圆。

那时的方圆,瘦削腼腆,声音青涩,如果不是那身囚服,很难想象1991年出生的他已经度过了10年的牢狱生涯。刑罚执行机关提请假释建议书中对他的评价是,“表现特别优秀,还获得过省级表彰”。

方圆犯的是盗窃罪,与其他服刑人员文化程度普遍较低不同,他被捕前就读于我国南方某211大学,是一名大一学生。

大一这一年,他入学、盗窃、被捕、受审、入狱,当其他同学进入新学年时,他却告别了校园,走进了高墙。

“我在上大学以前,从没离开过我所居住的县城,我只知道读书就能走出来,走出来才知道世界太大了,我迷了眼了。”庭上,方圆这样说。

城市是彩色的。站在缤纷绚丽的大都市,方圆意识到,即便在同一所大学,他与同学们之间仍然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名牌服饰、苹果电脑、高档消费堆砌成一道道高墙,将他和同学阻隔。

他着急了,急着融入,也急着摆脱。于是,寒假回家时,他偷配了同学的钥匙,盗取了同学父亲公司保险柜中的110多万元财物。

返校后,方圆买了手机,买了奥迪车,买了苹果笔记本……还同女朋友租住了高档小区,直至案发。

到落笔时,我仍然在想,到底应该如何教育孩子呢?把孩子送进211高校就意味着教育成功吗?学业成功未必能让人生的考试拿到满分,社会给出的评分甚至可能是不及格。

坐牢十年,他的妻子至今不离不弃

张转转话很多,简直是个话痨。这在一脸肃穆、战战兢兢的服刑人员中很另类。

通常来说,话痨都是比较乐观的人。很快,我找到了他乐观的原因。

张转转,1985年出生,1岁时父母离异,被奶奶抚养长大。7岁时奶奶去世,他开始半乞讨半偷窃的生活。从阳曲到陕西再到太原,他靠偷窃养活自己,偷个手机卖100块钱,花掉以后再偷别的。

17岁时第一次入狱,前脚放出去,后脚又进来,先后4次入狱都是犯盗窃罪。这一次入狱是2011年,有期徒刑14年。

这次入狱时,他的妻子已怀有身孕。现在,他的女儿已经将近10岁了。很多罪犯入狱以后,迎来的第一件往往是离婚,刑期长的更是如此。

张转转没有。

他的妻子至今对他不离不弃,一个人边打工边养着女儿,还多次打款给狱中的张转转用以履行罚金。因为现在减刑与财产性判项的履行情况相挂钩,她想用这种方式争取丈夫早日出狱。一年、两年……

将近十年过去了,妻子的行动影响了他,张转转也在监狱缩减开支,把劳动所得的钱缴纳罚金,通过两个人共同努力,8千元罚金已经全部缴纳完毕。

张转转说,我不会再犯了,我不会再让老婆这样辛苦了,我会用爱回报她。话语间充满了信心与期盼。

在法庭上听到爱这个词,难得。那一刻,我愿意相信他是真心的。

原生家庭欠缺的爱与温暖让他迷失,妻子用十年的守候又为他筑起了新的港湾,希望走出高墙后,他们能幸福。

真的爱她,你还骗了她一百多万后人间蒸发?

有的爱如蜜糖,能救赎灵魂。也有的爱是砒霜,能把人推进地狱。

翟文兵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51岁,中专文化。因诈骗罪入狱。二次犯罪,累犯。

翟文兵诈骗的都是大龄妇女。先在社交软件上寻找作案的对象,离异或者精神空虚的妇女,以谈恋爱的名义开始交往,以甜言蜜语取得女方的信任确定关系以后,再用各种理由要钱,从拿现金到刷信用卡,当对方再拿不出钱以后,他就会神秘消失。

一次诈骗,从交往到消失大约3个月,也同时交往过三四个女士,左右逢源。诈骗的数额少的几千,多则上百万,最后消失不见,只给对方留下空空的账户、刷爆的信用卡和伤痕累累的心。

承办法官问他,骗钱又骗色,这样行为你不觉得很无耻吗?

他说,之前那几个都是想骗她们。最后这个,是真的,真的爱她。

真的爱她,你还骗了她一百多万然后人间蒸发?

翟文兵低头不语。

不想对他的人品做过多评论,只是感慨,女孩们,要擦亮眼睛,你希望能找到相守一生的真爱,但可能在有的人眼里,你只是一张饭票,骗完就走,不会回头。

(文中当事人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