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以全球最强国力交出最差考卷?
资讯

美国为何以全球最强国力交出最差考卷?

2020年07月03日 22:42:19
来源:深圳卫视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博士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博士

直新闻: 美国疫情再现失控势头,单日新冠确诊病例再创纪录突破5万,“美国钟南山”福奇博士此前警告的美国单日病例恐将破10万,现在也被美媒拿出来反复说事。管先生,你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管姚 明天就是美国的独立日国庆节,尽管总统特朗普已执意推动在3号晚上,要在总统山国家公园大放烟花庆祝,但美国人的这个独立日却是格外糟心也格外挫败。挫败糟心到了什么程度,看看美国舆论场上的一系列灵魂拷问,大概就一目了然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昨天撰文用了这么个标题,The National Humiliation We Need,他说今年独立日是我们需要的国耻日,美国人从来没有像2020年这样耻辱过国庆,原以为会在独立日前打败新冠病毒,但我们输了。

CNN的大牌主播安德森·库珀也在节目里感叹,美国人50年前就能上月球了,但现在美国人连欧洲都去不了。库珀当然是吐槽欧洲最新的旅行解禁令,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15国公民赴欧都已解禁,但美国作为全球第一疫情国,当然不在解禁名单上。

美国NBC电视台说,欧盟对美国游客说不,That's how bad America's outbreak is,这反证美国疫情该有多糟糕。雅虎新闻与另一家民调机构YouGov最新联合进行的独立日民调显示,虽然美国高度撕裂,特朗普被嘲讽是“美利坚分裂国”总统,但山姆大叔却在一个重大议题上高度一致,不分党派、种族与肤色,62%的受访者都认为,美国当下状况一团糟,已完全不是当年里根总统喊出的那个 “shining city on a hill“,所谓“山颠光彩之城”,雅虎新闻引述受访女士亚历山德拉没好气地说,我们都被欧洲给禁了,还光彩闪亮什么呢?

福奇博士这两天估计也是被美媒给问烦了,他昨天在接受CNN电视台电话采访时重申,之前有关美国单日确诊量可能破10万的警告式预测,是对病毒传播最坏情境的一种极限推演,只要实施有效介入干预,最坏场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作为全球第一强国,美国式战疫的奇葩就在于,硬是能把各种最坏的不可能变为可能,已有疾控专家在担心了,独立日庆祝与假期会不会又让美国疫情推高一波。

美国为何以全球最强国力交出最差考卷?

直新闻: 为什么美国的疫情表现如此糟糕?

特约评论员 管姚 美国以全球最强国力,在疫情应对上交出最差考卷,这堪称是2020年的全球最大谜团之一,可以从公共卫生、危机应对、国家治理等等多个角度来求解。美国著名日裔政治学者福山在最新一期的《外交》双月刊撰写长文分析,成功应对新冠疫情的国家必须拥有这三大要素:国家能力;社会信任,也就是说,对政府的话,公民愿听也愿信;实效领导人。

在我看来,福山列出的这三大指标,中国都是作为美国的反向对照国存在。对始于北京新发地农批市场暴发的新一轮疫情,中国用不到三周时间就能做到成功压制,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新发地市场在美国,那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福山在这篇名为《新冠疫情与政治秩序》的长文中有个核心观点,他说,The pandemic has been a global political stress test,新冠疫情是一场全球性的政治压力测试,至少就现阶段的测试结果来看,中国绝对是优等生,美国则严重不及格。

所以在我看来,美国疫情应对如此糟糕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美国国家治理、危机应对的系统性溃败,这和所谓让美国伟大、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当然了,何为实效领导人,全世界也都有目共睹。对于山姆大叔,悲催的是,系统性溃败的账要算到谁头上,怎么算?至少在眼下的美国,还是一笔糊涂账。特朗普本人在白宫记者会上已经多次表明,他不会为疫情担责。

美国为何以全球最强国力交出最差考卷?

直新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对口罩改了调门,但他在周四的记者会上仍然没有戴口罩,你对此又如何看?

特约评论员 管姚 特朗普周四又为拒戴口罩编了一大套说辞,因为是在户外,因为来的人都已接受了检测,BALA BALA,总之就是拒绝当众戴口罩。所以这也成为美国当下的又一个战疫悬念,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特朗普才会像别人一样老老实实戴口罩?早有专家断言,美国抗疫真要取得实效,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让特朗普戴上口罩,主流媒体早就一遍遍在喊话了,专栏作家惠格曼昨天在《纽约时报》刊文用了这样的标题“Seriously, Just Wear Your Mask ,This is not complicated, folks”,严肃点,戴上你的口罩,伙计,这并不难。甚至连推特网站都在拿特朗普口罩梗来开刷了,该网站最新声明说,推文发布后就不能修改的发推规则如要改变,前提前件是所有人都戴上口罩。

特朗普为什么不愿当众戴口罩,这是他心中的迷之执念:戴口罩无关男性气概。而支撑它的,则是另一个迷之执念,按照现在已成特朗普头号仇家、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报料:竞选连任高于一切, 这和生命安全高于一切的理念,恰恰又是一组刺眼的战疫对照。领导人行事可以荒唐到什么程度,无视生命安全到什么程度,这是最具反面效果的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