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为何无追溯期?如何看仍有人示威?行政会议成员解读
资讯

香港国安法为何无追溯期?如何看仍有人示威?行政会议成员解读

2020年07月02日 23:30:52
来源: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

【直新闻按】2020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二十三周年纪念日,也是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的首日。香港街头除了喜庆气氛仍有一丝杂音,部分黑衣暴徒在街头叫嚣“港独”口号实施打砸,不顾警方反对与新冠疫情进行非法集会。截至当晚10时,警方拘捕约370人,当中6男4女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其余被捕人分别涉嫌非法集结、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疯狂驾驶和管有攻击性武器等。国安法落地实施之于香港有如久旱逢甘露,香港各界期盼已久。“港独”分子一方面避其锋芒一方面暗中观察,更不乏极端人士公然挑衅警方,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国安法将给香港社会带来哪些改变,如何震慑“港独”宵小与境外干预势力?英国政府放宽BNO入境限制,真是所谓“与香港市民站在一起”吗?带着这些疑问,今天的《香港一线》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专访了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

以下是专访文字实录。

秦玥: 昨天是香港国安法第一个整日实施执行,但我们也看到昨天港岛有不少地方还是有人上街示威,从趋势来看,您怎么看香港国安法未来如何帮助香港社会稳定?

张国钧:香港国安法7月1日是正式颁布实施的第一个整日,但是我们不能期望睡了一觉后第二天马上就天下太平、一夜之间回到没有社会风波之前,这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但不可否认,自从上次全国人大通过决定,到全国人大常委通过法案这一个月的时间,香港社会情况出现了很明显的变化。

过去一个月,很多在香港搞暴力活动的、“港独”、甚至制造分裂国家的行为的人,现在公开划清界限。很多“港独”“自决”的团体,在国安法实施之前就陆续自行解散,或是关闭自己的运作。显而易见,香港国安法的通过对这些“港独”和暴力行为有制约,更有一个震慑作用。

昨天七月一日你仍然还能见到有些人上街制造麻烦,但人数、程度已经是比过去有所收敛。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能见到国安法实施后,社会就算有风波、有麻烦出现的时候,都不会有“港独”、恐怖活动、分裂国家或是一些试图推翻政府的行为,这关系到整个社会运动的性质是否有所改变。当然慢慢除了国安法例的生效、警方打击活动的生效,社会气氛会慢慢恢复平静,也正如昨天行政长官所说,也希望透过国安法的实施,香港能够由乱变为治。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

秦玥:特首昨天召开记者会讲国安法执法细节,上街示威的人里拿着所谓“港独”立的旗帜,但是前面加了小字,对于这样想钻空子的人,您认为国安法条款是否足够清晰?

张国钧:我昨天自己看了香港国安法的条文内容,我个人觉得比较广泛,但也很精确,条文是清晰的。当然实施的第一天,你见到零零星星有人想挑战国安法,我认为这是他们在试水深水浅的行为。我们要有所警惕,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后,如刚才讲的那些反对派的头目和团体划清界限,但我认为在目前的阶段,他们只是暂时向后撤退一步,七月一日那些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所作所为是在挑战国安法,试探警方执法的尺度是怎么样的;他们也都想试探法庭将来在判案的时候对条文的理解程度、对国安法条例的解释程度是如何的。

当他们在知道水深水浅之后,他们可能会想一些应对方法,所以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不要觉得7月1日国安法实施后,这班人就被吓得停止运作,不出来搞事了。我们不要以为从此就天下太平,对我们来说,他们只是持观望态度。所以如何透过国安法,未来如何在香港有效执法;法庭如何有效制裁犯罪分子、真的能让大家感到震慑作用,我想这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工作。

秦玥: 如您所说,反对派纷纷解散或是划清界限,我们也看到今天罗冠聪离开了香港跑到外国,企图是什么?

张国钧:所谓过去在香港活跃的份子现在去了国外,当然是想避一避风头。有些过去可能已经是触犯了法律,他们害怕被拘捕或是收到法庭的制裁;有些人是警方还没有拘捕他们,只不过因为国安法正式实施,他们走的远一点,持一个观望的态度,看看香港警方如何执法,看清情况后再决定是否回来。

但无论是涉嫌犯法“着草”(逃跑),还是现在离开香港暂避风头也好,他们都需要一些政治本钱让外国势力去“保护”他们,所以我相信7月1日之后,仍然会有一些活跃分子在国外与外国势力紧密联系,向国家或特区政府所谓的“施压”,这个情况我相信会有的。

其实他们会慢慢明白到,就算现在离开了香港跑到国外,未来该如何走你人生的道路?这一点,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在过去没有考虑过的。过去一年我们不断苦口婆心的劝年轻人,希望他们想清楚,第一,他们所谓的“报仇”、揽炒这些暴力行为,其实是解决不了当下香港的问题,只会增添仇恨,而且你的犯法行为也会影响自己一生的前途。但过去一年我们讲了很多,还是有不少人受到社会气氛影响,受到一些所谓意见领袖的煽动,走上街头做不法的行为。

有一天,当他们逃到国外的时候,就会发现一生已经改变。到了国外可能不会受到警方拘捕,未必有引渡,但你如何继续你的学业呢?如何继续从事你的工作呢?甚至未来如何见到你的家人呢?总有一天他们还是想回香港的。但那一刻,他们就该担心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这方面我都希望香港的年轻人能够明白到,过去一年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但无法解决问题,而是制造更多的问题。希望大家能冷静下来,想一想真正的方法能够帮助香港重新出发。

秦玥: 现在很多人跑到国外去了,与此同时英国这几天说放宽BNO护照的入境限制,说给香港人更多的居留时间,您怎么看英国这一动作?

张国钧:不少外国政府是不希望香港事件降温,做出一些所谓从旁“协助”。冷静的看看,这些“协助”,包括BNO护照延长在英国的停留时间,英国政府都没有说明给你一个居留权,现在提出的途径是给你停留五年,但这五年你怎么生活呢?你不是英国公民,你不享有英国政府所提供的福利,而且就算你是公民,也是二等公民,现在你过去连公民都算不上,只能按照对方的政治难民的标准来申请。在人生的黄金时期,你跑到外国去拿一个难民身份,你如何能生活?如何能展开你人生新的一页呢?

1997回归之前,有些人对香港回归信心不足,当时合法地选择移民,反而是留在香港的人找到不少合适的岗位;移民的人在三五年后也都回流到香港工作生活,这代表什么?就算成为外国公民,生活也不是那么如意,发展也不会像在香港这么好,最后都选择回来。所以希望大家明白,像英国这样的国家卖个嘴乖,说我会帮你,但最终你自己都要想想离乡背井后,你在国外能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秦玥: 不只是英国,美国等不少西方国家表示“关注”香港国安法的实施,在国际大环境下,未来香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张国钧:现在国际环境是复杂多变的了。现在很多西方国家就香港国安法表示严重关切,还威胁会有制裁措施出台。这正是这些国家的双重标准。这些所谓就香港国安法“发声”的国家,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安全法,美国在二战之后已经有国家安全法了,“9·11”之后甚至推出更多相关的安全法来保障自己国家的利益。

而香港因为过去的历史因素一直没有装上国家安全的“防盗门”,间谍也好,相关的黑钱也好,都是自由进出。自由惯了,当装上“防盗门”的时候,这些国家就不乐意了。但希望他们明白,每一个国家都要照顾自己的利益。

香港去年的社会风波中,很明显的看到“港独”势力抬头,甚至还出现了“台独”、“疆独”的影子。恐怖主义苗头出现,警方多次找到炸弹、枪械等危险物品。也很明显的看到香港有一批人联合外国势力,想制裁香港甚至我们国家。

现在香港国家安全法就是针对这些涉及国家安全法内条文的行为而订立的。只要不触犯这些罪行,那有什么问题呢?我也想反问下这些外国政府,究竟香港国安法里提到的这四个罪行,有哪一条不对呢?有哪一条不应该用法律去阻止发生的呢?希望这些外国政府能给我们一个答案。给不出答案,他们就是在双重标准。

秦玥: 关于香港国安法的条文细节,之前我们有听说可能会有“追溯期”,但实际最后出台时并没有“追溯期”,您此前有没有听说?怎么看中央对此的考虑?

张国钧:自从全国人大通过决定会为香港订立国安法后,香港社会当然都很关心,特别是法律界关注的其中一点就是国安法是否会有追溯期。在香港的普通法里有一个基本的法律原则,订立法律时都不应该有“追溯期”,如果有的话,有的人会担心,我今天做的事会不会等于明天的犯法?让大家有所担心。所以关于一方面的忧虑,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通过多个渠道向中央反映,包括人大和政协渠道、特区政府的渠道等。

当然我们并不清楚人大制定国安法的过程,不过这次出台的国家安全法没有“追溯期”,我认为中央是回应了香港社会的忧虑和意见。中央政府和人大在制定香港国安法的时候,听到了香港社会的意见,并且做出了相应的调整。这是中央制定的法律,但也符合了香港的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