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资产投资总监:瑞幸变不幸,面对美国上市新规,中企怎么办?
资讯

中环资产投资总监:瑞幸变不幸,面对美国上市新规,中企怎么办?

2020年05月23日 13:42:08
来源:香港號

核心提示:

1. 美国近期颁布的上市新规并非单纯针对中国,但中国国企首当其冲,中概股绝大部分都是民企,不会受影响

2. 瑞幸咖啡遭遇不幸,管理层难辞其咎。无论有没有瑞幸咖啡,美国也一定会打压中国企业

3. 香港市场国际化,会成为赴美中概股回归首选。时至今日,A股融资能力走强,企业也无需选择纽约

4. 美国不可能一边缩小贸易逆差,同时又减少投资到中国来,中美贸易投资相平衡,不投中企是损失

5. 下半年美国不重开经济,中国就会真正长远超过美国经济规模,内外受压,美国重开经济是无奈选择

6. 美国若成世界第二,将引起连锁反应,中国核武数量和美国的距离还很远很远,全球会进入不稳定状态,世界和平或面临危机

7. 新冠疫情发人深省,人类社会需团结一致,建议联合国鼓励跨国婚姻,建议中英文国际语言促进文化沟通交流

凤凰网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香港號,我是陈笺。5月20日晚上,美国参议院提出了一个法案,所有在美国上市的外国企业,要符合美国的法律法规和财务规则,不然就要在美国退市。看到不少中文媒体报道说,我们的中概股是不是全部要离开美国,要回归了呢?这个事件到底是因为美国的自我保护意识之举,还是瑞幸咖啡作为一个导火线呢?在这场疫情当中,中美关系应该怎样相处?到底世界上这两大经济体目前各自的状况怎样?抗疫成效如何?相关的话题,节目时间陈笺为大家请到的是,中环资产投资总监、行政总裁,Eddie谭新强一起来聊一聊。

美国颁布上市新规 中国国企首当其冲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Eddie你好,我们看到5月20日颁布法令对于中概股来说,如果是不符合美国的法律法规或者是财务制度的话,将会被退市。这样一个政策如果在众议院被通过的话,会对我们的中概股有什么样的影响?

谭新强: 首先,美国参议院好像那一天通过的议案,不是单纯针对中国的。它是说任何公司如果是外国政府控制的,就可能不符合美国上市的要求,当然你可以说是比较针对中国的公司。

首先我觉得以我的了解,按照这个说法,最受影响的应该是早期,中国去美国上市的一些国企。反而后来上的所谓的中概股,绝大部分以我的了解都是民企。当然民企里面也有一些股东是国企,或者甚至说主权基金等等,但是如果说它们是国企,我觉得客观来说不符合定义。但是如果你说美国是非常无理的,故意赶走所有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我觉得还有一点距离。我觉得不会马上所有的中概股就会被判成政府控制的,我不相信这个是真的。如果是客观一点来看,比较中立的来看,其实他们绝对不是说所有都是政府控制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知道这些国企股也好,或者是一些中概民企股也好,在美国上市已经很长的时间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要推出相关的法令,到底瑞幸咖啡是不是导火线?还是说是美国的地区保护的举措?

谭新强:首先我要披露一下,我们是拥有瑞幸财务权益的。我觉得有没有瑞幸咖啡这件事,美国是回避不了的。美国已经超过一年时间,不停找借口打压中国,在各方面,科技方面、贸易方面。现在已经到了金融板块,也要用不同的手段来攻击中国。当然瑞幸咖啡,我叫它不幸咖啡才对,这是非常不幸的发生这个丑闻,到今天还会有这么一家公司,做假做得那么夸张。

我觉得这是可惜的悲哀,我不会替它说好话。虽然他们的主席、CEO还说,只是下面的人做跟他没关系,但是我觉得他们的责任还是非常大的。但是我觉得首先中国是蛮认真地处理这件事,现在监管机构已经介入,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它还是会还给投资者,无论是中国的投资者还是美国的投资者,一个公平的最后的决定。我对公司有一定的了解,我们是有财务权益在里面的。

瑞幸获十亿美元融资 债权人权益或保障

谭新强: 它们一月份才募了一大笔的钱,超过十亿美金。我相信这笔钱没有跑掉,我相信很多投资者到最后,都是能拿回自己应有的权益的,尤其是债权人来讲,股票比较难讲。股票最近已经跌了很多很多,但是我觉得最少债权人能拿到他应有的权益回去的。我觉得这个公司应不应该继续营运下去,我都不确定。其实我觉得某一程度上,如果把它停顿下来,其实可能会更符合大家的利益。因为它还是在烧钱的阶段,如果继续经营下去,会损失更多的钱。但是我觉得整体来说,像我刚才讲的无论有没有瑞幸咖啡,美国一定会打压中国的企业。

香港市场国际化 赴美中概股回归首选

谭新强: 所以刚才提到参议院通过它的议案,我觉得如果你看它表面上的说法,其实绝大部分的民企应该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你看最近京东网易等等已经宣布他们会来香港上市,不是说马上在美国退市,就是会像阿里一样有两手的准备,如果美国那边真的待不下去,可能就在那边退市,然后就来到香港。我估计有一部分也未必来香港,他们可能直接回到A股里边去,尤其是A股最近开了科创板。那么有一些公司也会被吸引到那边去。所以我看每一个中概股的决定,可能都不一样,国企方面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议案法案通过的话,国企其实是会受到最大的影响。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瑞幸这样的事情让很多人都跌眼镜。因为我们的国民还是蛮推崇小蓝杯,觉得喝着这个咖啡,有很优厚的条件,价格又便宜,但是投资人看到的是一地鸡毛。刚才就说道,中概股可能真的要踏上回归之路,那么香港是不是最好的选择,香港有些什么样的优势呢

谭新强: 香港到现在为止还是有蛮大的优势,首先很多所谓的中概股,可以说很大部分的一些在中国的所谓科技股,其实它从一开始的成立,已经是准备在国外上市,还有像很多的VC,他们开始的投资者,都是海外的基金。他们投的很多都是投美元的,所以到最后他们套现的时候,也尽量想拿到美元或者是港币。他们一开始走的路线就是这样,因为一开始你成立这公司,你就要决定架构是怎么样,如果你的控股公司在海外的,其实你已经决定怎么去套现。

所以现在如果去得了美国,要从美国退回来,香港是首选。有一些会选择回到内地去A股,但是这个会复杂一点,就是要一个重组,可能是企业架构的重组,搞得不好就要换大股东,可能就要找一些国内的人士来当控股人。因为很多互联网公司,是不允许海外人士控制公司的。所以才会产生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所谓vie structure,你可能有听说过,国内的资产由国内的人控制,财务上面的利益就用一个swap对调的形式,换到给一个海外的公司,比如开曼的公司,这个安排是有点虚的。所以美国的投资者一直以来都对这个安排有些担心,但是这个没办法,在中国这个情况底下是唯一可以做的。所以要把这一类的公司回到重组到A股是可以的,我们也看过一两个例子,但是比较复杂,可能要改变架构,或者是换大股东。来香港会比较接近跟美国的架构,会比较简单一点。

A股融资能力走强 企业无需选择纽约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香港的融资能力也是比较强的,因为也是全球金融中心。其实全球化的格局下,资本市场也是共通的,美国这样一个法例出台之后,感觉我们中国企业要在美国集资会有一定困难,会回归。那么中美关系是不是才是这种个案出现的关键,您怎么看中美之间的关系,因为您上次的文章就提出,其实我们从数据上来看,美国预测第二季度的GDP会倒跌38%,如果这个属实,中国在经济量上来说,是第一次跑赢美国,如果这样一个数据出来,对两国关系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应该怎么样去面对?

谭新强: 你问了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可能我要分成两三部分来回答。首先您刚才提到过就是,其实就算A股现在融资能力也蛮高的,跟十多年前二十年前不一样,当年国企上市很多时候就要同时在纽约上市才能融到他们需要的资金,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你不论是在上海上市还是香港上市,其实都差不多的,都有能够融上千亿的,都没有问题。所以你说现在中国的公司一定要去美国上市,这个已经不再是这个情况,所以我觉得回流到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这个在融资方面绝对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你问美国会不会推出不投中国的公司,其实这个我觉得也是非常矛盾的,因为过去两年特朗普每天都说,我们要缩小跟中国贸易方面的逆差。其实贸易战和资本战是一个钱币的两面,完全是平衡的。

就是说如果美国跟中国,比如有三千亿的贸易逆差,等于中国也必须有三千亿投资到美国去。你的选择不多,要么就拿它的债券,要么就拿它的股票,这个两边永远是平衡的。但是如果特朗普真的要缩小贸易的逆差,等于说我们流去美国的资本也会缩小。相反来讲就是说,美国一定会有多一些资金流到中国来,同样的要不然就是拿中国的债券,要不然就是拿中国的股票。所以你不可能说美国一边缩小贸易逆差,同时又减少投资到中国来,这个是不可能的。

无论你是买中概股还是港股还是A股,你必须要多买一点东西。而且中国占全球的GDP,从去年来讲,美国占全球GDP大概25%,中国占大概16%。但是你看A股刚刚进去MSCI ,MSCI给A股的权重是非常低的,好像低于1%。当然你加上港股中概股,加起来好像有8~9%。但是,还是远比中国占全球16%GDP这个比重低很多的。所以其实,美国、欧洲的退休基金、互惠基金,其实大部分绝大部分还是远比权重还要低的,所以他们对于中国的投资还是偏低的。从那么低的水平你说再减少,这个更不容易。如果美国的退休基金比如说真的不投在中国,其实损失的是他们不是我们。因为他们投资在中国的比重根本是比中立的要低。

中国将超越美国 只是时间问题

谭新强: 第三点你问的很好,就是这个疫情其实确实是一个,有人形容它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相对中国和美国的竞争来讲,过去几年美国有学者的说法,形容它是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两国之间的争斗有点类似古希腊斯巴达和雅典的竞争,过去几千年来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比如说一战前美国超越英国,一战前后德国又挑战英国,然后二战同样的德国挑战英国的情况,都是类似的。那么中国挑战美国这个是躲避不了的。就算中国没有征服全世界的野心,其实有一天一定会和美国碰撞的。因为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有多,中国人也非常的勤劳,中国人也不笨,所以只要他们有正常的上进心,怎么可能追不到美国呢?

只是说时间点而已。本来去年中国的GDP是14万亿多,美国是20亿万亿,当然三十年来已经不停的收窄,但是本来大家都预期还是要七到十年的时间,中国才会追得上美国。但是因为这个疫情的问题,当然中国也很惨,今天我们要放弃今年GDP的目标,但是第一季度中国的GDP大概跌了5%左右吧,但是第二季度因为我们控制疫情比较好,已经稳定下来,已经开始经济重开,但是美国真的控制得很差,所以第二季度,它肯定GDP会下降三到四成,那么你很简单计算一下,20万亿如果真的跌了三成,或者甚至乎四成。那么我不是说永远,最少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跟美国的GDP非常贴近,有可能甚至于超越它。

美国内外受压 重开经济是无奈

谭新强: 当然大概率下半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美国经济也会重开,那么它的距离会重新来开一点。就算未来的距离会拉开,但是还是会比去年收窄很多。比如说去年的差距还是有六成,十四万亿跟二十一万亿,可能下半年还是明年,这个差距可能只有四成左右。那么你可以想象追上来的时间点还是会快了很多,可能已经不用五年时间,可能中国的GDP真能追到,然后慢慢地超越美国。还有一点我要说清楚的,我觉得美国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步,你虽然说美国心肠很硬,说我不管死就死了,我不管我还是要重开经济。

我一早就猜得到了,特朗普就说,就算疫情有第二浪,他也不会关闭整个经济。但是反过来说他是没有选择,因为如果下半年美国不重开经济,中国就会真正长远超过美国经济规模,它是内部经济受不了,外部压力也受不了,所以其实很惨很惨的。美国前天晚上(北京时间21日晚上)新增病例重新升到两万八千,死亡1500人,从来它的第一浪都没有停下来。

所以你看美国根本分不开第一浪和第二浪,因为它从来没有完成,没有控制到疫情。白宫有一个预测,说有可能六月份有可能每天美国二十万,每天死亡的人数是3000,这多么恐怖。所以美国政府我相信,它绝对不会封锁自己整个的经济,但是它也是没有选择,就算每天死亡两千人三千人,它还是要继续。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它永远是老大,当然QE能耐是非常强大的,可以随便印,所以美国股市反弹比较强劲,我们都能看得出来。

中国抗疫很成功 警惕潜在第二轮影响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在疫情之后我们看到中国在控制疫情方面明显要好过美国,所以在经济总量上的追赶能力也在不断提升,这样一个状况怎样去处理会最好呢?

谭新强: 首先我觉得疫情对每一个国家都有很大的影响,不是说中国没有任何的伤害,其实也蛮厉害的,我们放弃了今年的GDP目标。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处理疫情有点太过成功了,就是你把第一浪压得太低,所以就担心如果你稍微放松,比如说旅游方面,可能就会带来第二浪。

比如说香港我们看得到,本来第一浪只有一百宗的,后来在外面收了一些英国回来的人,就变成一千宗了。新加坡更惨,本来跟我们差不多是一百宗,现在三万宗了。所以现在中国大家国民预期太高了一点,就是每天整个中国那么大的国家,我们只接受几宗还是十几宗,如果超过这个水平,可能又要封锁。我听说最近东北吉林那边,稍微有些群组爆发出来,整个东北好像又要停顿了。

所以我觉得其实压得太厉害也有它本身的一些问题,就是要求变得太高了。当然两边的平衡,谁处理疫情比较好,谁因为疫情累积下来的债务比较小,就可能是赢家。所以你反过来看,美国除了股市反弹得好以外,其实实体经济失业率,今年的财政赤字,国家债务的累积,长远来讲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所以短期看起来美国是赢家,股市反弹得比较好,但是其实长远来讲,可能相对来讲中国是赢家,那么我觉得修昔底德陷阱也是一个马拉松。

美国若成世界第二 将引起连锁反应

谭新强: 美国如果慢慢跌到第二位,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如果你是老二不再是老大。美元是不是永远会保持现在这个地位呢,法国前总统戴高乐说过高昂的权利,你是老大所以你有印钞票的专利权。那么如果你变成老二呢?是不是可以随便再印几万亿来给这些下岗的工人呢?给他们发工资呢?不用上班还可以发工资呢?这个会越来越受到限制的。

还有从军事来讲,十九世纪英国有一个政策,就是海军力量要永远保持在老二加上老三以上,就是当年的老二是德国,法国是第三位,它永远要保持一个状态,比第二加第三还要更强的军力。现在美国更夸张,美国现在每年军事方面的开支是接近八千亿美元,等于后面九个国家加起来。如果你是老大还可以勉强这样做,但是如果你真的成为老二怎么办呢?

我不是说这样对中国一定好,我当然替中国高兴,但是我还是非常担忧的, 因为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其实美国超越英国是1890年已经开始超越英国了,但是美国是一个非常内向的国家,它没有准备好成为世界老大,结果欧洲打了两次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到1918年,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完两次1945年,其实才是正式的美国愿意承担世界老大的责任,终于成立联合国,其实前身是国际联盟,一战后也是美国提出来的,但是美国自己没有加入,所以这个也是阻挡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其中一个原因。

但是二战后美国终于承认,我没办法不担当世界警察的任务,它就当上了,但是你看从1890年它成为经济上面第一,到1945年全面的军事方面、金融、美元成为储备货币等等,经历了五十多年,而且在这五十多年中间,人类历史上最动荡的经历了两次的世界大战。所以比如说中国真的在未来五年,开始超越美国,其实我是越来越担忧全世界和平安全方面,因为美国首先不会拱手相让老大的宝座给你,他已经当了老大七十多年。

而且中国我们在军事方面还有其他方面是不是准备好当老大了?我们的人民币准备好了?我们军事方面准备好了?科技各方面、意识形态、宣传方面准备好了?所以我担心当两个国家越来越贴近经济规模的时候,首先原来的老大美国越来越不安心,这个就是修昔底德陷阱。老二我们也有自己的继续发展的需要,那么两边的摩擦避免不了的,所以唯一的防卫还是核武器。

我这篇文章里也提到比较新的想法,本来五十年代,美苏两边冷战,两边都有很多的核武,我们到今天还是维持下来。首先美国核武的数量是中国二十倍,这个是不平衡的。我们作为防守和阻击已经够了,但是如果你说全面和美国竞争,我们在这方面和美国的距离还是很远很远。所以我一方面对中国的崛起非常开心,但是其实我们将会进入一个更动荡,更不安全的时期,未来的十年二十年。

全球化是人类发展趋势 警惕被包装的“本土化”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相信你我都是主张世界和平,但是你提到的修昔底德陷阱,可能会导致战争或者是危机,你觉得老大老二应该如何相处才能够保持不是一个零和游戏?而能够共赢呢?

谭新强: 我觉得最近几年很流行的,老实来讲包括香港的问题也是一样的,越来越流行的说法是去全球化。觉得这个全球一体化对很多国家、很多地区是不好的,他们有一些是输家,然后他们有些人就变得支持本土主义,连小小的香港都说我要本土化。

这是人类一万年历史上的一个小逆流,我觉得长远来讲人类还是会越来越全球一体化的。随着科技的发展,而且人类的需求,随着环境的改变,气候变化的改变,人口密度高的地区,永远会有个倾向会流出来,去一些人口密度比较低的地方,也会随着经济的机会,去大城市找工作,这个长远是避不了的,可能几年可以变成这样。

但是我觉得本土主义也有它丑陋的一面,其实它也是一个包装,里边我觉得是种族主义。 因为美国现在才用的经济政策说,我随便印几万亿出来派给人民,这个其实是有一个新的经济学派系是支持这个的,这个是比社会主义更极端的经济主义。所以你说美国是不是真的还是原来的资本主义呢?我会告诉你其实已经不是了,它比中国现在实行的社会主义更左。所以我觉得中国美国现在的斗争,越来越回归到赤裸裸、非常丑陋的种族主义、国家主义。这个跟二战前德国跟日本差不多了,区别已经不再是意识形态,反而成为种族主义,当然我觉得这个是错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近年来各国地区保护主义抬头,可以说是逆全球化的一个现象非常的普遍,你觉得全球化就此就逆转了吗?

谭新强: 我希望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未来的政府,会回归正道,人类应该是一家人,我们地球很小,在宇宙里面是很小的一个小星球,我们应该珍惜这个环境。所以我经常说,我们面对无论这个疫情也好,气候变化也好,这个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而且要解决疫情的问题。而且疫情是和气候变化、环境变化有很大的关系,这是一个警示。

其实相反说起来地球发烧了,可能我们才是病毒,可能新冠病毒才是白血球,因为地球发烧了。希望不要消灭我们,但是我们要知道地球的极限,我们不要过于自私,我们烧森林、使用化学能源,这个是有代价的。我们如果要解决这些问题,气候变化环境变化,还有疫情的问题,必须要所有国家全世界人民一起来合作才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我的文章也是提到这一点,现在是2020年,如果我们的思想还是停留在石器年代、中世纪,这个真是太可怜了。我经常会引用一个哈佛生物学家的一句话,人类拥有的是石器时代的情感,但是我们的体制、机构,比如说政府、法律还是停留在中世纪,但是我们的科技已经到了神级,我们可以创造新的生命出来,也可以摧毁生命。你看核武器,我们已经看到世家末日,我们随时可以摧毁整个人类世界,我们可以马上就消失在宇宙里面。所以我们要好好利用我们的科技,我们的科学,来改变我们社会的制度,还有怎么去管理地球。

我现在的文章就是说,其实联合国今年是七十五周年,也趁这个机会我建议了十个改革的方向,有一些是比较实际的,有一些比较远一点,我是完全认真的,我们必须要团结在一起。我其中一个建议就是,联合国应该开发一个app出来,鼓励跨国婚姻介绍所。我觉得长远一点一千年后,我们还是分成白种人、黄种人、黑人,这个太可惜了,我希望一千年后,所有全世界的人类都是浅咖色的,大家都是一样的,我觉得这个就会解决纷争,说到底是更重要的一个解决方法,要文化和肤色都是混在一起。如果你永远都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是金头发的、这个是黑人,我觉得这个纷争还是会没完没了的。

建议中英文国际语言 促进文化沟通交流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记得您还提到一点,世界共同的语言要有两种,除了英语之外也要有中文是吗?

谭新强: 我是比较实际,其实一百年前,很多人就推一些世界语言。

但是这个我觉得有点太人工化了,不按照我们人类实际的情况还有历史文化。所以我觉得最起码,如果全世界的人,绝大部分都懂一点英文和中文,这个文化交流会跨出第一步。像我刚才讲的,最好就是通婚,通婚到最后大家文化都一样了,纷争就比较少一点。但是在这之前,语言沟通、文化交流还是挺重要的。这个也是我觉得联合国能够做到的,能够起一个最大的作用,要不然要这个联合国来做什么呢?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 谢谢您和我们详细探讨中美金融之争。但是我们要相信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我们都是地球村上的村民,不是零和游戏。尤其这个病毒也给我们一个警示说,我们不能够贪婪、自私,一定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