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疫情向中国索赔?英国政客怎么想的?
资讯

就疫情向中国索赔?英国政客怎么想的?

2020年04月09日 13:05:37
来源:CGTN

编者按:艾德里尔·卡森塔是驻伦敦的外交事务分析师和评论员。他是AK咨询公司的创始人,也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保守党智库Bow Group国际事务委员会的前主席。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观点。

虽然上周三才是愚人节,但是我本周一早上醒来看了一眼手机的新闻推送,我都不能相信我自己的眼睛,下面这则信息跳了出来:“报告指出,事实上中国要为新冠疫情负责——而且如果各国因此提起诉讼,那么中国政府可能面临高达数万亿英镑的索赔。”

一开始我想这肯定是个玩笑,因为这条新闻来自英国小报《太阳报》,于是我决定点开链接,阅读具体内容,寻找这耸人听闻的荒诞标题下到底有哪些更为详细的信息。

我发现,一个著名的新保守主义英国对外政策智库发布了一份报告,作者声称“中国政府早期的疫情处置方式以及未能向世卫组织充分披露信息的做法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第六条和第七条。中国是该条约的缔约国,因此条例对中国具有法律约束力。”

此外,他们还提出类似战争赔款的赔偿要求,目的是向中国政府勒索3510亿英镑(合4490亿美元)的资金,用来覆盖财政大臣苏纳克的经济救助计划成本以及英国国民健康服务因防治疫情危机而产生的不断增长的开支。

为了索取这笔“适度”的赔偿金,赔偿范围仅包括截至2020年4月5日英国公布的疫情相关支出(其实没人知道疫情紧急时期将持续多长时间),研究报告的作者建议“在国内外各个司法辖区内通过十条不同的法律途径起诉中国,包括国际法院、常设仲裁法院、香港法院、双边投资条约的解决争端机制、世贸组织诉讼等”。

在这种情况下,当涉及英国政治时,法律指控通常不是由独立律师提出,而是由资本雄厚的利益集团提出,他们专门针对自己或财阀靠山不喜欢的群体、国家或人民,借助各种平台表达政策偏见,然后这些观点在英国主流媒体中迅速传播,以恐吓公众,对付自己的眼中钉,或单纯地通过目标群体的愚昧获利。

“事实是中国要为疫情负责”——这项指控背后根本没有任何公正的调查或审判,这完全就是政治诽谤。

令人担忧的是,这种诽谤暴露了迈克尔·戈夫和前部长施志安等保守党高级官员的邪恶意图,戈夫目前担任约翰逊政府内阁办公厅大臣。施志安一直认为“事实是残酷的,中国似乎在每个领域都违背了正常的行为准则,从医疗到贸易,从货币操纵到国内压迫… 皆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施志安一直极力反对英国政府允许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决定,他甚至用极端的方式表达他对中国的不屑,拿中国与纳粹德国相提并论。我的母亲是犹太人,这话让我感到恶心。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问:“何人会从中获益? "

作为英国历史最悠久的保守党智库Bow Group国际事务委员会的前主席,我一直主张在研究和所有决策中贯彻克制思维、交际策略和务实精神,我有责任维护外交政策的伦理道德,也有责任维护英国的利益。虽然我是一名坦桑尼亚公民的儿子,但我的整个家庭始终致力于保障英国皇室和英联邦的福祉。因此我有义务了解为什么亨利·杰克逊协会竟然发布如此恶意的报告。

要找到这个棘手问题的答案,在我得出结论之前,有必要先了解这家机构本身。

该协会由剑桥大学的学者和学生于2005年3月11日创立,创始成员包括布伦丹·西姆斯,艾伦·门多萨,吉迪恩·梅勒,詹姆斯·罗杰斯和马修·贾米森,最后一位创始成员是本次讨论的关键。

贾米森是协会的前创始成员,2019年2月7日他在《战略文化》上发表文章《亨利·杰克逊协会与中国》,文章详细介绍了该智库对待中国的立场,文中写道:“亨利·杰克逊协会一直在下议院开展众多活动,大量发布政策文件,宣扬最低级、最原始和最愚蠢的反华偏见。”他指责该机构不仅滋生“腐败”和“种族主义”,还在英国议会中散播“极端仇外心理、狂妄无知和思想糟粕”。

在他令人大开眼界的文章中,这位前杰克逊会员指出:“亨利·杰克逊协会缺乏中国和亚洲问题专家,在中国和亚洲问题领域缺乏扎实的学术经验和专业知识。”他还提醒道,该协会过去被日本政府收买,专门开展抹黑中国的宣传行动。

掌握上述情况后,同时考虑到脱欧后的英国迫切需要采取务实的主权国家外交政策,我敢断言亨利·杰克逊协会的行径损害了英国的国家利益,也不利于英国与一个国际大国之间的关系。

我非常担心的是,有些诡计多端的政客去迎合日本和美国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偏见,这种做法无异于和英国首相唱反调,有意违背他的审慎决定,同时还会损害英国的形象,降低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如果我们放弃与欧洲和中国交好,跟随特朗普总统一起反华,那么英国就只能成为美国的附庸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