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岳父一家打死女婿案宣判:4人获刑

河北邢台岳父一家打死女婿案宣判:4人获刑

2019年12月07日 13:01:50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记者 王洪春 寇家祥)河北邢台男子王伟到妻子孟美的娘家商量离婚事宜时,双方发生口角并打斗,后王伟被妻子及岳父母打死。今日(12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被告人辩护人处获悉,此案今日已宣判。判决书显示,孟美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父母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和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孟美弟弟犯帮助伪造证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4名被告人当庭均表示不上诉。

此案判决书。受访者供图

女子遭家暴欲离婚,丈夫拒绝并到岳父家滋事

判决书显示,被害人王伟与被告人孟美于2005年登记结婚,2016年5月协议登记离婚,同月复婚。

孟美供述,两人刚结婚时关系还不错,因王伟脾气特别大,经常殴打她两人离婚,复婚则是为了孩子。2017年末,因不堪忍受家暴,她再次提出离婚,王伟拒绝。她随后离家出走,不再与其一起居住。王伟为寻找孟美,多次到孟美父母家滋事。

2018年6月30日20时许,孟家人报警称王伟酒后在其家中滋事。邢台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王伟酒后到其岳父家,用砖头损坏大门等,被行政拘留15日。9月,孟家人再次报警称,王伟用砖头砸其门口的摄像头。

商谈离婚时起冲突 男子被岳父一家殴打致死

2018年9月12日上午,夫妻俩约定在孟美娘家商谈离婚一事。过程中,双方发生口角并打斗,后王伟被妻子及岳父母打死。

孟美供述,2018年9月12日8时许,王伟来到其父母家东北屋的客厅。她劝说王伟若他同意离婚,便不再追究其此前所作所为。但对方不愿意离婚,要求再给一次机会。孟美情绪激动时头脑混乱,打了王伟一巴掌,对方站起来欲还击,她从屋里找出一根木棍击打其头部。王伟要抢夺木棍,其父母也拿棍子打他。

法院审理查明,两人发生口角后,孟美先打王伟耳光后两人发生打斗,孟美与其父母用屋里的木棍击打王伟的头部、面部、胸部、臀部、大腿等,致其倒地。孟美继续持木棍击打其头部,致其死亡。

尸检结果显示,死者王伟头面部多处裂创,胸部2根肋骨骨折,臀部、大腿皮下有淤血,系被他人用钝性物体多次击打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判决书显示,王伟死后,孟美的弟弟帮助伪造假正当防卫现场。之后,孟美报警称其丈夫到其父母家滋事,她打了王伟。民警将在现场等候的4人带回讯问,孟美及其父母到案后第一次供述,均称王伟持菜刀行凶在先,之后如实供述故意伤害的主要犯罪事实。

女子犯故意伤害罪获刑5年 其父母被判缓刑

法院审理认为,孟美及其父母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弟弟帮助伪造证据,已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

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孟美属于激情犯罪的意见,法院予以采信。案发前,孟美不堪忍受王伟的家庭暴力离家出走。王伟多次威胁、侮辱孟美的家人。案发时,王伟的不当言行刺激了孟美,致其情绪失控。

综合考虑,可对孟美及其父母予以减轻处罚,其弟弟予以从轻处罚。同时考虑到孟美的父母、弟弟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可对这三名被告人宣告缓刑。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孟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父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其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其弟犯帮助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此外,被告人孟美及其父母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死者家属所支付的丧葬费35816.5元。

此前报道:

2018年9月,河北邢台龙泉寺乡的村民孟烦了在院里种下了两棵苹果树祈求平安。

他之所以此时种苹果树是有缘由的。当年4月,其女婿王大虎与女儿孟三妹再次闹起了离婚。案卷显示,王大虎多次上门滋扰:砸门、辱骂、烧车、疑似强奸岳母……

苹果树没能给这家人带来平安。

2018年9月12日,王大虎再次上门,双方在房间内爆发激烈肢体冲突,王大虎死亡,死因系被钝性物体多次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警方认定了四名凶手:除孟烦了和孟三妹外,还有孟烦了的妻子和儿子。目前,除孟烦了之子被监视居住外,其余三人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2019年3月12日,上游新闻记者在孟烦了家中看到,即便已是阳春三月,两棵苹果树仍然光秃秃的,连芽也没有。苹果树不远处的乡道上,村民们仍在议论:“王大虎闹得太凶,没法过日子”“罪不至死,杀人偿命”……

孟烦了在自家院里种下的苹果树。摄影/上游新闻记者牛泰

一团糟的婚姻

王大虎与孟三妹的婚姻最近几年糟透了。

一开始并不是这样。虽然孟家人看不上王大虎,嫌他好喝酒、遇事冲动,“可我妹妹喜欢他,说结婚后他会改。”姐姐孟大妹说。

在孟三妹的坚持下,出生于1983年的王大虎和孟三妹于2005年结婚。起先两人还算和睦,王大虎开大货车送货,孟三妹跟车打下手,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大的今年14岁。

孟家人不知晓两人婚姻从何时起开始恶化,只记住了一些片段。

2016年7月14日晚10时,王大虎去了邢台市新华南路一栋楼内。这栋楼里住着王大虎前女友。在争吵之后,王大虎砍伤了前女友及其丈夫,他因犯故意伤害罪获刑10个月。

“他俩老是吵架,吵着吵着就会动手。我清晰记得我妹妹脸上有过伤。”孟大妹介绍。

面对孟家人的指责,王大虎家人也认同。王大虎的叔叔介绍,其侄子不懒,会干活。不喝酒时人很好,喝了酒就会胡说八道。

王大虎的叔叔说:“我侄子背叛孟三妹,这有事实存在;孟三妹不忠诚,也有些风言风语。”

感情一地鸡毛中,两人闹离婚。

2016年5月12日,两人协议离婚,很快又复婚。

2018年初,孟三妹起诉到法院,缘由是“长期遭受家暴”。2018年4月10日,王大虎承诺“戒酒”、“不辱骂对方”、“遇问题相互商量,不一意孤行”后,孟三妹撤诉。

此后,孟三妹离开邢台外出打工。

▲命案发生的房间。摄影/上游新闻记者牛泰

疑似强奸岳母

用王大虎叔叔的话说,见不到妻子,王大虎经常跑去孟家要人。于是有了滋扰事件的发生。

上游新闻记者在孟家看见,围墙的一段加高了,且在水泥中嵌进了玻璃。加高处的下方是一个鸡笼,据孟大妹介绍,此前,王大虎就是踩着鸡笼翻进院子里。

除了加高的围墙,还装有两个监控摄像头。

但这些措施阻止不了滋扰的发生。

2018年6月7日深夜,王大虎翻墙进入孟家。“我爸爸在山上养蜜蜂,我妈妈和我姥姥在家,他那天晚上把我妈强奸了。他带了斧子去,我妈不敢反抗。直到7月1日才报警。”孟大妹说。

邢台县公安局一民警告诉上游新闻记者,7月1日,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刻前往孟家提取证物,提取了擦拭精斑的布条。不过,报案时距事发已近一个月,加之夏季生物检材易霉变,最终未能检出结果。“这个案子我们受理了,因证据不足,没法往下继续。”办案民警说。

6月30日晚,王大虎再次来到孟烦了家中。多名村民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孟烦了站在孟家门口大骂。接着,王大虎拿起了砖头砸门,还点燃了孟家私家车的保险杠。邢台县龙泉寺派出所对王大虎作出行政拘留15日处理。

9月7日晚8时,王大虎又一次来到孟家。孟家门外拴着的看门狗也不见了,王大虎打电话说他把狗杀了炖了。

对于王大虎的频繁滋扰,其叔叔表示知情,“我劝他好好说,可是他喝了酒,我劝不住。”

至于滋扰的原因,其叔叔介绍是因孩子入学手续需要提供孟三妹的身份证。因不知孟三妹的下落,王大虎只能去娘家要人。

▲孟家被加高的围墙。摄影/上游新闻记者牛泰

死于棍棒之下

命案发生于2018年9月12日上午,地点是孟家东北角的房屋内。

该村治保主任刘先生回忆,当天上午,他见到王大虎去了孟家后也跟了过去。他嘱咐王大虎说,要谈离婚就好好说,不要过激。

治保主任的劝阻,双方并没有听进去。

言语冲突后爆发了激烈的肢体冲突,王大虎死于棍棒之下。

该案辩护律师殷清利介绍,言语冲突后,孟三妹一气之下打了王大虎一巴掌。王大虎想还手,孟三妹拿起了木棍。木棍被王大虎夺了过去。就在这时,孟烦了和妻子也找来木棍击打王大虎。

孟烦了的妻子向警方供述,王大虎倒地不动弹,她拿木棍击打其腿部以发泄曾被强奸的怨恨。

民警到达事发现场时,王大虎已经没有了呼吸,头部有明显伤口且出血较多,尸体上有打斗痕迹,周边有大量血迹,现场还有三根带有血迹的木棍以及一把菜刀。经鉴定,王大虎系钝性物体多次打击头部死亡。

王大虎死亡后让孟家人慌乱了,在警方到来之前,他们做了一件糊涂事——孟三妹伙同其弟弟用小刀在孟三妹手上划出伤口,伪造伤情,并将厨房内菜刀放到现场,企图干扰公安机关侦查。

殷清利律师介绍,目前四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1月29日由邢台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将再次移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殷清利律师认为,本案案发当日,王大虎虽然开始没有过激的表现,但对于在场的孟家人却截然不同,孟家人之前相继遭遇家庭暴力、言语杀人威胁、短信侮辱、烧毁洗车、疑似强奸等一系列且持续性不法侵害行为,又有本村村民的集体联名信,所以此案应当在法律范围内考虑先前侵害因素之影响,司法机关不应机械地以案件结果对涉案嫌疑人定性,以体现司法温度。(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