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没胡萝卜也没大棒,安倍凭啥去伊朗? | 风向
资讯

既没胡萝卜也没大棒,安倍凭啥去伊朗? | 风向

2019年06月12日 20:07:00
来源:风向

全文共5000字,阅读时间约12分钟。

2019年6月1日,美军的林肯号航空打击群与B-52轰炸机,在阿拉伯海举行联合演习(图源:Brian M. Wilbur/U.S. Navy)

最近一段时间,波斯湾局势持续升温。自美国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以来,美国除了在经济上加紧对伊朗油气和石化产业的制裁,还在军事上大秀“肌肉”,美军核航母满载战机“剑指”波斯湾。伊朗方面也不示弱,架起数千枚导弹严阵以待,频频放出狠话进行威胁。双方互不相让,波斯湾上空阴云密布。

在特朗普的默许下,6月12日,也就是今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开启对伊朗的访问,成为近41年来首位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根据公布的日程看,他将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和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举行会谈。安倍此访主要目的之一是希望在剑拔弩张的美国与伊朗之间充当“中间人”,促成双方回到谈判桌上,进行对话。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左)和总统鲁哈尼(右)(图源:塔斯尼姆通讯社)

为什么伊朗能够接受美国的亲密盟友——日本前来调停?美国能给日本多大的调停权?安倍此行能得到多少好处?调停成功的概率有多大?笔者将针对大家高度关注的几个问题答疑解惑。

1. 为什么伊朗能够接受日本调停?

作为美国紧密的军事盟友,安倍不但没有被伊朗排斥,反而受到了伊朗方面的“热烈欢迎”。伊朗驻东京大使穆尔塔扎·拉赫曼尼·穆瓦哈德周一表示,两国关系是建立在历史和良好关系的基础上的,这次访问是加强和扩大两国合作的绝佳机会。

安倍和伊朗总统鲁哈尼

的确,回溯日伊关系史,会发现一个多世纪以来,以能源贸易为基石的日伊关系,发展得卓有成效,日本借此赢得了伊朗人的好感。

麦夫蒂·哥里·希达亚特(1863~1955年)是伊朗巴列维王朝时代的人物,于1927年到1933年担任总理。在他的游记《麦加之旅》中,记述了1903年末到1904年初来到日本时的印象。他为日本人朴素的生活,廉洁正直的作风,重视教育的姿态而感动,写道:“日本虽然是亚洲国家,但它没有像我们那样在沉睡”。

1951年,穆罕默德·摩萨台总理将英国在伊朗拥有的石油设施收归国有,伊朗石油在英国等国家的压力下被排挤出国际市场;在此艰难处境中,日本的石油企业出光公司的油船来到伊朗的阿巴丹港大量购买伊朗石油,发生了著名的“日章丸事件”。摩萨台总理为此在自己家里招待出光的有关人士,对他们说:“日本人的伟大总是令伊朗人敬佩不已,我们为你们的勇猛而果断的精神感到惊叹。虽然你们在这次世界大战中不幸战败,但我坚信总有一天你们会东山再起。同为亚洲人,我希望能与你们携手共进。”

1968年,日本三井财团派出一个调查团前往伊朗考察,为此后双方的大规模合作埋下伏笔。1971年10月,三井财团与伊朗国家石油签署了一份为期30年的合作协议,并于1973年正式成立了伊朗日本石化公司(IJCP)。这是日本在同一时期最大的海外项目。

IJPC项目图

在随后发生的1973年石油危机,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1980年美国与伊朗断交,再到两伊战争(1980-1988),即便是在美国的高压时期,两国也从未完全切断联系,双方都竭力维护石油合作。

此外,历史上伊朗曾遭受希腊人、阿拉伯人、蒙古人以及英国和苏联等势力的占领或侵略,伊朗由此滋生了较为明显的受害者心态和民族的创伤性历史记忆。近几十年,美国和西方国家竭力利用其所掌控的话语权“妖魔化”伊朗形象,更是催生了伊朗高度敏感、对抗强权的民族特性。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崛起并很快走上侵略扩张的道路,但由于实力不济以及日本主要致力于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还无暇顾及中东,在事实上并未做出什么伤害伊朗民族感情的事。而二战后日本标榜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战争,并将其写进宪法,更是赢得了伊朗的信任。过往的历史,使得今日的伊朗对伤害过自己的国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对没有伤害过自己的国家则容易产生好感,属于典型的好了伤疤不忘疼的国家。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皮尤研究中心针对“在你看来,哪个更重要——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即使这意味着需要采取军事行动,还是避免与伊朗发生军事冲突,即使这意味着伊朗可能会发展核武器?”这一问题的调查中,只有40%的日本受访者选择前者,高达49%的日本受访者接受伊朗拥有核武器,这一比例高于任何其他接受调查的国家,这也反应出了日本对于伊朗的某种“特殊情感”。

图源:皮尤研究中心

基于以上的历史缘由,安倍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出访伊朗也是顺理成章的。

2. 美国能给日本多大的调停权?

美国在推行对外战略时,总是要求日本保持同步,全然不顾日本的利益。多年来日本一直是边看美国脸色,边在可能的范围内胆颤心惊、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地维持与伊朗的关系。

事实上,早在2018年的时候,安倍就已经有访问伊朗的计划,想借此证明日本在外交上的独立自主,但因为忌惮特朗普的脸色,最终对外以“7月的西日本暴雨”作罢。

安倍此次伊朗之行能够成行,首先就是得到了美国的默许。5月底,在访问日本期间,特朗普对安倍当时提出调停伊朗核问题的想法予以了肯定,表示“谁都不想看到可怕的事情发生”。

5月底,特朗普对日本进行了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

就在安倍出发前,他还与特朗普打了一通电话。据日本政府知情人士表示,安倍此行不会对伊朗就伊核问题开出任何条件,也不会向伊朗传递美方的信息,而是展现一个中立的调停者角色。

然而,就在访问的前几天,日本外交官却突然试图降低外界对安倍访问伊朗的心理预期,称:“安倍并不是作为调停者或信使访问伊朗,他也没有任何快速解决核危机的办法”,这也从另一方面反应出,日本尽管与伊朗长期保持密切关系,同时也是美国的盟友,但其能在此中斡旋的余地少之又少,日本还是得按美国的脸色行事,几乎没有什么自主权。

3. 安倍此行能得到多少好处?

安倍此次访问伊朗,绝不是去当“活雷锋”,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对于安倍来说,眼下更重要的,是减少美伊紧张局势对日本能源安全的冲击,并利用伊朗之行稳固内政,提升国际影响力。

从对外层面来说,作为能源净进口国的日本,需要确保自己的能源安全。

日本总体能源消耗中,石油和其他液体占比最高,达42%(图源:美国能源信息署)

日本在能源方面高度依赖中东地区,日本经济产业省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约90%的石油来自中东地区,且近年来呈上升趋势,其中从沙特进口的石油约占32%,从阿联酋进口的石油约占27%,从伊朗进口的石油约占15%。由于特朗普政府在今年5月终止了对日本进口伊朗原油的制裁豁免措施,日本已经暂停了从伊朗进口原油。

霍尔木兹海峡(图源:NASA)

失去了伊朗的原油进口,虽然日本完全可以从其他的原油进口来源国,如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俄罗斯甚至美国,来弥补伊朗的进口缺口,但真正让日本感到不安的,是伊朗扼守国际原油运输要道霍尔木兹海峡,一旦调停失败,美伊紧张局势升级,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对日本生命线造成重大的影响。因此,日本方面希望能够通过调停美伊关系,保障本国的能源供给安全。

从内政层面来看,安倍想把伊朗之行作为稳定自己政治地位的契机。

今年7月,日本将进行参议院选举,选举结果将影响安倍的修宪进程。然而,无论是与俄方共商争议岛屿问题,还是解决“朝鲜绑架日本公民”问题,安倍几乎毫无突破,加上日韩关系陷入冰冻,日美关系又因为经贸问题生出嫌隙。在此形势下,安倍政府和日本自民党急需通过外交上的成绩来为选举加分。

因此,安倍希望通过加强与伊朗的外交关系,既让日本国民看到安倍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拥有一定的独立性,也能向国民传递出自己努力参与国际问题解决的讯号。一次成功的伊朗之行,将为自民党的参院选举加分,甚至可能激励安倍在同一时间提前举行大选。

从国际地位上来看,安倍想借伊朗之行作为提升日本的国际影响力。

在冷战后,日本一心想朝“正常国家”迈进,扮演“政治大国”角色。海湾战争期间,日本曾突破宪法规定不能向国外派兵的限制,向波斯湾派出扫雷艇,后来又派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安倍上台以来,推行“战略性外交”和“俯瞰地球仪外交”,想把日本变成拥有经济、政治乃至军事影响力的世界性大国,甚至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图源:日经中文网

因此安倍在访伊问题上有特殊考虑,是谋求政治大国的方式。如果能够调停成功,办成了其他大国都办不成的难事,将有利于大大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

4. 安倍调停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事实上,安倍此行,并不是第一次踏上伊朗的国土。1983年,他的父亲、时任日本外相安倍晋太郎曾赴伊朗和伊拉克对两伊战争进行调停。当时安倍作为外相秘书官随同出访。安倍表示,“当时伊朗给人以黑暗的印象。晚上多次听到枪声。随后还听到有人被处刑的声音”。此次访问虽然得到了伊朗的积极评价。但却被伊拉克认为是偏袒伊朗的行为,并未起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担任秘书的安倍晋三(左)与父亲安倍晋太郎(图源:日经中文网)

时隔36年后,安倍再次踏上了访问伊朗的征程,追寻父亲的足迹,安倍表示,“抱着和父亲当时相同的目的再次访问伊朗,感触颇深”。然而安倍能否超越他的父亲,取得成功呢?  

当然,这儿所说的成功,是需要重新定义一下的。对安倍的伊朗之行,不能抱有太高的预期,只要能促成美伊开启对话,就算成功。

但“和事佬”安倍要想取得成功也绝非易事。综合来看,主要有以下几点困难:

首先,从道义上来看,日本自身并非“伊核协议”的签约国,同时,东京方面一直在全世界面前扮演“唯一的核爆受害国”,但却追随美国拒不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如此双重标准,劝说伊朗遵守伊核协议缺乏底气。

第二,安倍的调停行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其访问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Teneo咨询集团分析师哈里斯(Tobias Harris)认为,“尽管日本与两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但这些关系并不一定能转化为影响力。《日本时报》则认为,安倍必须展示出影响美国决策的能力,这将考验他与特朗普关系的强度。

换言之,如果日本没有主动的外交政策,无法提出解决争端的办法,而只是“传话者”,那么安倍此行将难以对美伊关系产生转折性的影响。台前是安倍,幕后是特朗普,对于安倍来说,配合特朗普演双簧戏的难度极高。

第三,尽管安倍在访前分别同沙特阿拉伯王储、阿联酋王储以及以色列总理等一些与伊朗关系紧张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寻求对方对他访问伊朗的理解,但受到日本政治影响力和安倍个人能力的限制,想要满足所有相关国家的期许,难度极高。

不过,美国和伊朗此前都表示,双方都不愿意看到战争的发生,特朗普5月底访问日本期间,也表示“如果他们(伊朗)想谈,我们也愿意”。因此美伊事实上都在寻求一种保全颜面的方式来摆脱目前的对抗僵局。

本来按照伊朗的单方面意愿,美国应当重返伊核协议,并撤销所有制裁、对伊朗做出补偿,这样美伊关系才有可能恢复正常。但是眼下伊朗也意识到,美国政府要全盘接受上述条件的可能性极低,安倍也不可能替伊朗站队。所以伊朗干脆就只提了停止原油禁运制裁这一先决条件,称这将是“迈向与美国对话的第一步”。毕竟石油出口是伊朗经济体系的命脉,美国制裁伊朗的石油出口,已经对伊朗经济产生了致命威胁。下面的四张图显示了美国2018年重启对伊朗制裁后,伊朗国内经济遭受的重创。

美国2018年重启对伊朗制裁后,伊朗GDP增长率直线下跌(图源:BBC)

伊朗原油产量急剧下降(图源:BBC)

伊朗货币里亚尔对美元的汇率近期创下历史新低(图源:BBC)

伊朗通货膨胀率直线上升,如今已突破30%,预计2020年会接近40%(图源:BBC)

鉴于目前伊朗国内的经济已经深陷泥潭,濒临崩溃,其态度有所松动也在情理之中。而对于美国来说,虽然放松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美国不会不考虑日本即将在7月举行的参议院选举,毕竟日本是美国最重要的军事同盟伙伴,是美国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支点,特朗普或许会借此给安倍一个台阶下,在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上稍稍放松一些,也让安倍不虚此行。

因此,安倍此访虽困难重重,手头可用资源十分有限,但让美伊双方开启对话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结语

虽然日本和伊朗之间没有历史包袱,两国关系一直都比较积极,但安倍的伊朗之行,要完全调和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固有矛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取得让欧洲、俄罗斯、沙特和以色列等相关方都满意的结果,也是高估了安倍的能力。安倍伊朗之行虽然有自己的小算盘,但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把牌打烂,把自己的利益和名声也赔进去。与其用“调停人”来形容安倍此次伊朗之行的身份,倒不如用“传话者”来得准确。

无论如何,只要安倍的伊朗之行能够使美伊目前剑拔弩张的局势稍许降温,也就不枉安倍走这一遭。但美伊关系能否出现实质性的改善,还是取决于美伊这两位当事人的态度会否有所改变。对此,我们将拭目以待。

References:

蔺焕萍, 唐莉霞. 论当代日本伊朗非对称性依赖的关系[J].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8, 28(3):212-214.

范鸿达[1,2] . 从伊朗的历史兴衰看其主体民族和国家的发展特性[J]. 西亚非洲, 2018.

https://www.eia.gov

https://www.pewresearch.org/global/2012/05/18/a-global-no-to-a-nuclear-armed-iran/

https://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48119109

https://news.cgtn.com/news/3d3d514f30456a4d35457a6333566d54/index.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19/0611/c353596-31572993.html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9/06/11/589505.html

https://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35889-2019-06-12-09-54-02.html

https://www.nippon.com/cn/column/g00322/?pnum=3

https://web.shobserver.com/news/detail?id=156571

https://new.qq.com/omn/20190610/20190610A0T05B00

本文来自凤凰网新闻深度分析栏目“风向” 作者望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