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心策划、复杂地形,六大因素让  周克华难于抓捕
资讯

精心策划、复杂地形,六大因素让 周克华难于抓捕

2012年08月15日 03:58:59
来源:重庆时报

(上接20版)因素二

喜欢“沿江作案”

利用复杂地形和便利交通逃窜

周克华在选择作案地点时,常常选择地形复杂、人员较多、交通便利的地区,以便于作案后迅速逃跑,这给追捕工作带来很大的困扰。

根据周克华作案的重庆、长沙和南京三个城市分析,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所所长王顺安认为,周克华作案的地域性特点是“沿江作案”。“这三个城市具有水陆空立体型交通条件,都有崎岖的河道、复杂的地形,这就使得他很容易逃窜。”王顺安说。更重要的是,目前我国的沿江犯罪防范网络尚未构建,容易逃遁。

因素三

频换交通工具

步行、摩的、汽车不停转换

周克华在作案中常换乘交通工具,比如说摩的换汽车,汽车换摩的,再步行,遇到交通拥堵时也方便逃跑,给警方追捕造成困难。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教师郑洪广分析,如果直接乘坐交通工具,交通工具目标明显容易被锁定,罪犯与司机之间会形成一对一的关系,给司机留下的印象会比较深刻,罪犯先步行离开犯罪现场,在途中对犯罪证据进行毁灭,转而乘坐交通工具,可以减少怀疑。

因素四

逃跑中迅速变装

“1分钟内给装钱袋子换包装”

易装是周克华经常采取的逃跑措施。发生在南京的枪击案中,监控画面显示,“前后短短的1分钟时间内,前一幅画面中,周克华手提的是一个洋河蓝色经典的纸质袋子……在后一幅画面中,他已经把洋河酒手提袋扔掉了,换成了一个深色的貌似布质的手提袋”。

此外,监控录像表明,周克华很难出现正脸。对此,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教师郑洪广分析,周克华的这些举动,让警方无法确定其正面照片,因此给抓捕带来难度。

因素五

野外生存能力强

曾在长沙天马山墓地栖居数月

据了解,为逃避身份检查,周克华从来不住旅店,而且他的野外生存能力也非常强。据警方事后撑握的情况,周克华在长沙作案的时候,曾在山上一住就将近两年,在岳麓区天马山墓地栖居数月。

而这次重庆枪击案中,重庆警方在沙坪坝区歌乐山山洞发现了周克华的疑似藏身地。其藏身地点选择巧妙:沿狭窄的石板路从山沟方向往下走,道路两旁尽是碧绿的藤蔓和灌木,相当密实,根本看不见地面。如果不熟悉当地地形,路过时根本不容易发现。这无疑为警方的成功抓捕增加了难度。

因素六

反侦查能力强

用“周克强”的身份证上网了解案情

周克华曾经在云南服过刑,对警方了如指掌,具备较强的反侦查能力。犯案后,周克华也常会对警方的行动通过互联网进行了解,这使得其逃脱的可能性大大增强。据长沙市公安部门事后调查,周克华曾用“周克强”的身份证,在天马学生公寓附近和后湖一带的网吧内上网数月。

他是如何从南京逃回重庆的?

2012年1月6日,周克华在南京作案。案发后,南京警方全警无休,对周克华展开搜捕。但最终还是让周克华逃离了南京。那么,周克华是如何离开南京,逃回重庆的?

一种说法:爬上了路过的火车,离开了南京

对于周克华是如何逃离南京,在南京警方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举报周克华藏身地的捕鸟市民,第一天发现周克华藏身南京栖霞区兴卫老山附近的墓地后,由于他并不知道南京发生了持枪抢劫杀人案,也没有看到警方的悬赏通告,所以当天没有报警,而是第二天和朋友再次去了趟墓地,最后才下山报警。

“之前周克华可能已经感觉到踪迹被发现,在警方搜山之前他已经离开了。”据判断分析,周克华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因兴卫村附近有运输货物的火车,警方判断周克华在警方赶到前,爬上了路过的运输货物的火车,离开了南京,然后辗转回到了重庆老家。

专案组认为:最大可能是徒步离开南京

不过专案组有关人士则认为,周克华是在警方围山前离开的现场,这个没有任何疑问。但周克华并没有爬运输货物的火车逃离南京,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徒步逃离。

“从所有的调查来看,周克华是不可能购票乘坐火车或者汽车逃离南京的,因为只要乘坐了这些交通工具,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信息以及正面照片,那他一定会露出踪迹的,从所有调查显示来看,只有徒步离开南京,才能解释周克华为什么消失在警方视野里。”

对于这位人士的判断,另一位知情人给予了相应的证实。据了解,周克华离开南京后,外省有警方发现了周克华逃亡时遗留的3双鞋子,而这些鞋子都是被长时间徒步穿破了,被周克华遗弃的。这更证明了南京警方关于周克华是徒步逃离南京的判断。

至于周克华徒步逃离南京后逃到了什么地方?是怎么回到重庆的?由于周克华已经被击毙,这些都成了谜。

南京警方曾追踪到周家 却错过了一次抓捕机会

南京1.06案发后,南京警方在最终确定嫌疑人是周克华时,随即上报公安部,并通知重庆警方,请求重庆警方协助调查,与此同时,南京警方也派出了追捕小组赶往重庆。

在重庆警方的配合下,1月19日,警方赶到了周克华母亲家,由于周克华母亲并不在家,直到到了晚上,警方才从周克华母亲嘴里得知,周克华就在这一天前去看望他的前妻和孩子。

为了寻求新的机会,南京警方在重庆的追捕小组,和重庆警方一起,对周克华的母亲及前妻和孩子,实行秘密监视,同时密切注意周克华的相关亲戚,试图等待周克华的再次出现。“错过了1月19日的机会,后来周克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是今年春节期间,我们民警一直在重庆,依然没有发现周克华的踪迹。”

8月14日,重庆案发4天后,周克华被击毙,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认为,这和长沙警方、南京警方的通力协作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南京警方,对确定“苏渝湘系列抢劫杀人案”嫌疑人就是周克华起着很大作用。

确认身份花了很多时间 直到2011年警方还以为他是“曾开贵”

自2004年起,周克华横跨几个省市作案,公安部多次下发通缉令,对周克华进行围捕,三地警方也多次联合商讨案情。但由于周克华作案时计划周密,留下的痕迹不多,让警方在确认他身份时花了很多时间。

据警方消息,一直到2011年年初,警方还没锁定周克华,而是怀疑一个外号叫“四儿娘”的四川籍男子曾开贵。

当时,警方高度怀疑曾开贵有一定道理,因为他曾是十几年前另一起枪杀案的重大嫌疑人。

对比警方对嫌犯的描述,曾开贵和周克华确有相似之处:均是中等身材,年龄相仿(周克华现年42岁,比曾开贵小6个月),被认为作案、出逃时有军人素养等。两人在体貌、年龄方面的相似之处也给警方破案带来一定困难。

根据媒体后来的报道,湖南发生连环枪案期间,长沙和公安部的办案人员曾多次去曾开贵的老家———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高山乡玉泉村了解情况,“曾开贵的父母经常被叫到派出所去问情况,哪里抓到个重要的嫌犯,都会让他们去认人,每次都是村干部带着去”。据《法制晚报》、《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