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潘基文:希望埃及选举能够可信且和平地结束

现年58岁的萨巴希毕业于开罗大学大众传媒专业

现年58岁的萨巴希毕业于开罗大学大众传媒专业

24日,埃及开罗,总统大选投票站外,一名妇女与士兵拥抱。

24日,埃及开罗,总统大选投票站外,一名妇女与士兵拥抱。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5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说,他正密切关注埃及总统选举进程,希望选举能够可信且和平地结束。埃及主流媒体同日发布首轮投票初步计票结果,穆斯林兄弟会提名的候选人、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将与前总理沙菲克在第二轮投票中一决高下。

埃及民主重要里程碑

潘基文的声明说,埃及总统选举“具有历史意义”,是埃及民主过渡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潘基文对埃及当局组织投票以及埃及人民的参与表示赞赏,对新闻报道中所说的女性选民数量众多的现象表示欢迎。

声明说,潘基文注意到埃及总统选举平静和积极的氛围,盼望选举能够“可信、和平地结束”。

同日,埃及主流媒体发布总统选举首轮投票初步计票结果:穆斯林兄弟会提名的候选人、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罕默德?穆尔西将与前总理艾哈迈德?沙菲克在第二轮投票中一决高下。

总统选举首轮投票计票当天接近尾声。两大主流媒体中东通讯社和《金字塔报》报道,穆尔西得票率最高,沙菲克紧随其后。

路透社援引选举委员会一名不愿公开姓名官员的话报道,90%投票站的计票结果显示,穆尔西和沙菲克将进入定于6月16日至17日举行的第二轮角逐。

这名官员说,得票率第三的是世俗革新派人士萨巴希。穆兄会的计票结果稍有差异,认为穆兄会前成员福图赫所获选票排第三位。

官方计票结果29日公布

官方计票结果有望29日宣布。选举委员会24日晚确认,埃及现有5000万名合格选民中大约半数参与首轮投票。

去年2月,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因反政府抗议活动辞职后,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解散议会并中止宪法。根据过渡计划,今年初埃及选出议会两院。军方将在6月30日前移交权力。此次是埃及在穆巴拉克下台后举行的首次总统选举。选民期望新总统能够稳定国内局势、提振经济并提高民众生活水平。

新华社电/专稿

首轮投票突现“黑马”

世俗革新派人士萨巴希也有希望进入第二轮大选

《埃及今日报》从计票点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天中午,全国27个省中25个省完成计票,穆尔西得票率大约为26%,沙菲克和世俗革新派人士萨巴希支持率胶着,在20%至23%之间浮动。

现阶段,悬念在于沙菲克和萨巴希之间谁能胜出。当天早些时候,沙菲克支持率一度达到21%,领先萨巴希1个百分点,稍后数据显示,萨巴希在埃及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得票最多,高于穆尔西和沙菲克,推升他的总得票率至第二位。当天晚间,沙菲克的支持率又升至23%,再次超出萨巴希。

穆兄会在其网站说,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半数以上选票,选举将进入第二轮投票。“穆罕默德?穆尔西和艾哈迈德?沙菲克将进入第二轮选举。”

萨巴希被认为是本次选举中的“黑马”,支持率在选举前数日猛增。与穆尔西的宗教主张和沙菲克所代表的世俗官员不同,萨巴希是左翼革新派人士,提倡前总统纳赛尔主张的民族主义。

萨巴希竞选阵营发言人胡萨姆?穆尼斯说:“选票反映,人们希望有第三个选项。一些人害怕埃及成为宗教国家,另一些人则担心穆巴拉克政权卷土重来。”

新华社专稿

■ 反应

“埃及刚刚学习爬行”

选民肯定选举“自由、有竞争”,两大候选人开始准备“最后决战”

开罗银行职员穆斯塔法?阿卜杜认为,这次选举“自由、有竞争、结果有悬念”,“就像一个婴儿,刚刚学习爬行”。部分选民不满意穆尔西和沙菲克进入第二轮角逐,陷入两难境地。

去年议会选举后,穆兄会控制议会接近半数议席。本次选举,穆兄会以“复兴”为竞选口号,誓言惩治腐败,但它建立宗教国家的可能性令不少世俗派埃及人忧虑。另一些选民担心,穆兄会如果成功把总统职位收入囊中,可能获得控制所有国家机构的能力;而沙菲克是穆巴拉克时代官员,被穆兄会称作前政权“残余”。他的观点与穆巴拉克相似,即总统不应是提倡宗教教义的人士。

穆尔西和沙菲克25日着手行动,为决战作准备。

穆兄会组建的政党自由与正义党高级成员阿里说,穆尔西准备与福图赫和萨巴希会面,打算承诺给予他们副总统职位并组建联合政府。福图赫先前暗示将支持穆兄会。他告诉支持者,他将“加入统一阵线,反对腐败和压迫的代表”,暗指沙菲克。

穆兄会一名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穆兄会将发起一场“激励……埃及选民的行动”,以阻止沙菲克最终赢得选举。

沙菲克一方不示弱。他的竞选助手萨利姆说,沙菲克在军方和政府任职的经历将帮助他领导埃及恢复秩序、稳定并重振经济。

萨利姆否认沙菲克将“复制”穆巴拉克政权,“不,(穆巴拉克)时期已经结束”。新华社专稿

■ 观察

宗教或世俗埃及费思量

美联社说,如果第二轮选举在穆尔西与沙菲克两人间举行,将是埃及选民在宗教和世俗派中作出选择。

前总理沙菲克一直被视为最具争议的候选人,发表过一些批评示威者的言论。与穆尔西相比,他当选的前景一度黯淡。一些选民把他与穆巴拉克政权联系起来,称选举他为总统是倒退,以至有人在投票第一天向他的车队扔鞋子和石头。不过,沙菲克在第一轮投票中的表现超出预期。埃及主流媒体发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他的得票率紧随穆尔西。美联社分析,这一结果表明局势令许多民众沮丧。持续动荡、经济受损以及公职机构无法正常履行职责致使犯罪率上升,触发一些人以示威甚至暴力方式表达不满。

政局长期不稳使选民的关注焦点不再是候选人的政治背景,而是稳定政局的资质和能力。

政府雇员内文?乔治告诉美联社记者,她支持沙菲克,“即便他来自旧政权……(因为)我们需要管理本领,不想一切从头开始”。

谈及自己的竞争对手穆尔西,沙菲克显得相当“大度”。他26日接受一家私人电视台采访时说,自由与正义党成员出任总统“没有问题”。

新华社专稿

埃及总统选举具有历史意义,是埃及民主过渡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一些人害怕埃及成为宗教国家,另一些人担心穆巴拉克政权卷土重来,人们期待第三选项。

――世俗革新派总统候选人萨巴希发言人穆尼斯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埃及 穆尔西 沙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