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联合早报:印度今年大选形势错综复杂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中新网3月7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7日刊载《印度今年大选形势错综复杂》一文,文章指,印度即将进入全国大选阶段,目前在角逐场中有四大势力,他们在选举前就制定通向272多数席位的路线图。在没有任何党能独自获得接近这个数目的情况下,竞选联盟应运而生。从1991年开始这种联合政府的结构已成定局。

原标题:联合早报:印度今年大选形势错综复杂

中新网3月7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7日刊载《印度今年大选形势错综复杂》一文,文章指,印度即将进入全国大选阶段,目前在角逐场中有四大势力,他们在选举前就制定通向272多数席位的路线图。在没有任何党能独自获得接近这个数目的情况下,竞选联盟应运而生。从1991年开始这种联合政府的结构已成定局。

文章摘编如下:

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今年全国大选日程(从4月7日到5月12日)被认为是30余年来决定印度政治命运最关键的大事。它主要是543个国会人民院(下议院)席位的激烈争夺,然后由主要政治势力获取272席位执政。

立志夺取政权的势力因此每席必争,在选举前就得制定通向272多数席位的路线图。在没有任何党能独自获得接近这个数目的情况下,竞选联盟应运而生。从1991年开始这种联合政府的结构已成定局。

角逐场上现有四大势力,除了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简称BJP)两个全国性大党外,还有“平民党”(Aam Aadmi Party,简称AAP)和2月25日宣布成立的尚无正式名称的、包括左倾政党在内10余党的新联盟。

人们普遍感到独立后印度政治发展主导力量国大党可能一败涂地,它现在像女主席索妮雅·甘地一样老态龙钟,内定的尼赫鲁家族第四代接班人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缺乏魅力。国大党10年来政绩不佳,难以继续领导联合政府。

BJP领导的联盟10年前执政,和国大党领导的联盟同是印度全国政治主要台柱,它顺理成章取代式微的国大党,并已内定古加拉特邦首席部长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为下届总理候选人。

1998年瓦杰帕伊开始坐稳印度总理宝座以后被人们发现竟是尼赫鲁式的开明总理,大大改变了BJP一贯的狭隘宗教性形象。莫迪会是瓦杰帕伊第二吗? 但他在古加拉特邦有压迫穆斯林的恶名,去年著名印度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哈佛大学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教授在CNN电视台说了不愿看到他当总理,曾经引起一场风波。

AAP是2012年11月反腐英雄安纳·哈扎勒(Anna Hazare)掀起全国运动后造成的声势所产生的(哈扎勒却因意见不合被排在党外),去年12月德里邦改选时击败执政的国大党。它的领袖克吉利瓦(Arvind Kejriwal)担任了49天德里邦首席部长变成印度“民主”佳话。但他一不当“官”、二不“管”事,只表演“平民”形象。

德里改选国大党惨败,由议会多数降到8席。BJP得32席成第一大党,获得28席的AAP在国大党支持下执政。AAP现在辞去德里政权投入全国大选,梦想重演德里奇迹而到全国执政。但它没有全国性的草根结构,奇迹很难再出现。

11个党的新联盟仍在发展过程中。其中有印共(马派)、北方邦执政党“社会主义党”(Samajwadi Party)、在比哈尔邦有一定势力的“人民党Biju派”(Biju Janata Dal)、奥迪萨邦执政的帕特奈克(Patnaik)家族党,还有一些小党。

这个联盟只有印共(马派)是全国性政党,其余都是地方政治势力。它的急切目的是防止BJP领导的联盟取代当今每况愈下的国大党执政联盟,并在大选后形成第三势力。

“平民”(aam aadmi)已经变成印度政治的时髦口号。国大党和BJP都想拿它向脸上贴金。掀起这一新风的AAP只有“反贪污”的热情、没有经济发展的计划。这“反贪污”的课题也成为BJP打击国大党的大棒,国大党却只能拿“反宗教主义”来还击BJP。无论如何,“反”字成为这次大选的中心思想。

印度政治的一大特点是地方势力不可轻视。著名新闻界元老纳雅尔(Kuldip Nayar)认为“印度政体已经破裂”,虽然印度政府仍然完整。他认为BJP的狭隘印度教气氛与国大党在宗教主义面前的软弱鼓励印度政党地方化不断发展。

人民院每个席位都重要,每个邦选区内都有全国性的激烈政权争夺。席位最集中的六个邦是北方邦80席,马哈拉施特拉邦48席,西孟加拉邦和安德拉邦各42席,比哈尔邦和泰米尔邦各40席。20余席位的有六个邦:中央邦29席,卡尔纳达克邦28席,古加拉特邦26席,拉贾斯坦邦25席,奥迪萨邦21席, 开拉拉邦20席。这些邦是竞选主战场。

谁不想去夺取北方邦的80席呢?它是现代印度的政治心脏,许多领袖(包括尼赫鲁和瓦杰帕伊)都在该邦出生,也是印度许多政治运动的发源地。四大势力都会集中精力去该邦角逐,但该邦现在的执政党却是属于第四势力的“社会主义党”。

印度选举政治受“反当权者”(anti-incumbency)效应影响,这次更不例外。国大党德里首席部长与部长纷纷在无名小将面前落马预示:它无法保住上次大选获得的206个席位。它现在把希望寄托在新选民与地方性政党支持上。

印度每次大选中都涌现出“风流人物”。当前BJP的候选总理莫迪有可能秀出,他现在采取平易近人态度去接近群众,和普通人喝茶交谈,赢得“茶歇叔叔”美名。他在三位候选总理的民意调查中名列前茅,AAP的克吉利瓦居第二位,国大党的拉胡尔·甘地第三。

国际观察看好莫迪当下届印度总理前景,莫迪在公开表态中也似乎以未来总理自居。有人把他形容为“印度的安倍”,说他是在中国日益强大与西方态度暧昧的情况下逼出来的。2011年西方国家拒绝给他签证时,中国欢迎他访问并热情接待。他投桃报李欢迎中国公司去投资,并鼓励印度企业家效法中国。估计他会像瓦杰帕伊那样对华友好。

印度退休外交官、政评家帕塔萨拉蒂(G Parthasarathy)刊载于《先锋报》(The Pioneer)2月28日文章说,美国政界对印度大选的预感是国大党执政联盟必垮,印度政情会更四分五裂,在此情况下印度疲软的经济很难复苏。但也有乐观派,世界银行预计5月底大选结果揭晓后印度经济增长会从现今的5%增加到6%,2016至2017年度更增加到7.1%。

5月间有8.15亿选民参与投票的印度大选必然热闹非凡。(黄绮淑)

相关专题: 印度议会选举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印度 国大党 宗教主义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