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泰国一闹八年 就为一个他信

2013年11月28日 13:20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钱朱建

原标题:泰国一闹八年,就为一个他信

凌朔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在占领政府多个部级机关后,泰国最大反对党民主党的反政府集会活动27日“扩散”至25个府的府政府所在地。泰国这一轮政治风波的“声势”,至此已经变得“空前”。不少泰国分析师判断,英拉政府面临严重危机,军事政变之前常有的那种味道开始弥散。

纵观泰国近些年的政治局势,可谓风云变幻,波折跌宕。自2005年起的八年间,泰国更换总理6位,发生军事政变一次,红黄两派的示威游行累计1000多天,多个政党遭解散,审理、判决政治相关案件数十起,将近两百名政治精英遭禁止参政……但至今局势仍未平复,未见和解端倪。迷人眼的乱象之间,究竟藏有何种深仇大恨或者不为人知的纠葛矛盾?

新闻人物

一个关键人物

这八年,泰国政局始终围绕一个人,那就是前总理他信·西那瓦,现任总理英拉·西那瓦的哥哥。

他信原为泰国电信大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才步入政界,1998年组建泰爱泰党,并在3年后的选举中当选总理。在泰国近现代史中,没有哪一届选举产生的政府能够任满4年任期,也没有哪一位总理能够获得连任,但他信这位红顶商人做到了。他在2005年的选举中以绝对优势击败老牌政党民主党,赢得连任。

但获得连任后的他信一改第一任期内的谨慎做法,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触动一些人的利益。泰国媒体传言,在一次公开讲话中,他信“说走了嘴”,把自己说成了“总统”,而非总理。一些人开始以此做文章,认为他信有“逆心”。

泰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自1932年起。现任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是登基时间最长的在位国王,在泰国的地位和名声举足轻重,不可动摇。泰国人称之为“国之父”。

此后,他信被描绘成试图变革的“革新派”,而民主党则化身为秉持现有体制的“保守派”,虽然他信自己并不承认是革新派:他在流亡期间多次强调,自己对国王忠诚忠心,无意变革。

两派街头政治

以反他信为标杆,2005年底,黄衫军出现。黄衫军掀开了泰国这八年来以街头政治为主旋律的首页,并在2006年时大闹曼谷,直接触发当年9月的军事政变,他信流亡。

他信流亡后,表面上放弃了政治活动,但他的支持者却没有止步。2007年,红衫军出现,开始从事与黄衫军类似的街头政治活动。

此后,黄红两派相继登场,有时同时登场,搞出不少震惊世界的举动。例如黄衫军2008年7月占领总理府,11月占领曼谷两大机场,红衫军2009年大闹东盟峰会,直至今天以民主党为首的黄派占领政府各部门。

红黄两派的街头政治撇开政治诉求不谈,单从集会开销看,每天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美元的开支,必然存在幕后支援。所以,红黄两派的斗争,实际上是财团、集团、势力之间的角力。

至于哪些财团集团支持他信,哪些反对他信,可简单地划分为,黄派受大财阀、大财团、保守集团的支援,以中产阶级和社会精英为主要街头参与者;红派以他信财团为支持,以草根和北部、东北部农民为主要街头参与者。

一拨特殊力量

1932年来,泰国总计发生18次军事政变,包括成功政变和未遂政变,其中政变级别最低的军人,只是个上校。如此频率,在全世界范围内,属独特现象。

泰国的武装力量和大多数其他国家一样,分作海陆空三军,统管于最高司令部,最高司令为武装力量的统军人物,总参谋长为副将。但有意思的是,最高司令从来就是个虚职。每年4月和10月,泰国军队两次高层人物改组,众人争夺的是陆军司令一职。

陆军司令,从传统上看,也是各届政府拉拢的对象。

历史上,每每政变结束的第一时刻,政变者总会觐见国王。由于国王依宪法不问政事,所以一般不就政治事件发言。只要觐见到国王,政变者就自认为政变成功,而民众也就接受事实。如果觐见不到国王,政变一般以失败告终。

例如,1981年4月,一伙陆军军官发动政变,宣布成立革命委员会,废除国会,废除政府。当时的政府总理炳·廷素拉暖随即用一架飞机请国王及王室主要成员飞赴中部呵叻府,而后由呵叻调动部队反攻曼谷,最终粉碎政变企图,政变失败。

现阶段,国王正在中部海滨胜地华欣度假,且宣布暂时不会返回曼谷。

一套选民格局

泰国人是有街头政治传统的。上世纪70年代,泰国曾发生过写入历史的学生运动;1991年,反政变者与政变后上台的政府间发生一场较量,引发大规模流血。

但在一些泰国人看来,过去八年的政治风波与往年不同。往年每每集会,通常是针对某一桩事件,而这一次,是围绕一个人产生的观念冲突在作祟,而且,这种冲突已经衍生为社会分裂。这在一些分析师看来,是最难解决的分歧。

泰国的社会分裂,不仅表现在街头着衫的色调上,更表现在选举中。过去几次国会选举,格局十分明朗,南部及曼谷所在的中部地区,支持民主党,支持黄派,反对他信;而北部和东北部则明显支持他信,呈现“一片红”局面。

民主党清楚,由于东北部和北部占据多数席位,所以只要他信问题不解决,只要围绕他信的分歧仍在,无论怎么选,民主党都难占上风。东北部和北部选民,对他信的推崇,已经根深蒂固。

这不仅因为他信家族是植根北部最大城市清迈的名门望族,更因为他信当政5年间,为北部草根民众谋取了不少福利,例如,基本免费的医疗政策、农村信贷等。所以,民主党怎么也不会让英拉的大赦案获得通过,一旦大赦案获得国会批准,他信回国,民主党更无翻身的希望。

英拉上台后,延续他信的执政思路,继续“惠贫民”,高价收购米农的大米。而泰国主要的大米生产集中在北部和东北部地区。这也是民主党目前揪住英拉不放的原因,民主党认为,英拉同他信一样,拿国家政策和国家财政当收买人心、买选票的本钱。

八年时间,从选民支持倾向看,不仅没有人变心,反而更加牢固,支持民主党的更加支持民主党,支持他信的更加支持他信,所以,选举,在民主党等反对派看来,不是能够赶走他信集团的方式。也许只有重拾街头政治,才能改变反对党的困境。

政府骑虎难下

从目前态势看,英拉政府化解困境的常规手段不多。

一般而言,在泰国面临反政府集会时,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形:政府主动下台或主动更换总理,解散国会重新选举,动用武力驱逐集会者,军方介入实施政变。

但这几种选项眼下都似乎不适合英拉政府。

首先,英拉几天前已经宣布不会辞职。

其次,此刻解散国会等同于自动下台。2006年时,黄衫军频繁集会,当时的他信政府因自信可赢得选举,因此解散国会,试图以重新选举的方式化解危机,但没有料到选举遭到反对党抵制,结果当年4月的那次选举只有他信的泰爱泰党一个党参加,几个小党陪选。选举名存实亡。几个月后,军事政变发生。

再次,动武是下下策。首先动武需要用到军方,而军方不见得与英拉一条心。而且,动武必定引起普通民众反感。2008年沙马政府对黄衫军动武,结果沙马政府下台;2010年阿披实政府对红衫军动武,结果民主党丢掉了次年的选举。

至于军方介入,目前军方没有表态,也没有动作。因此,一些分析师认为,陆军的态度可能决定着泰国政治危机的突破口。

在诸多选项行不通的情况下,不少泰国人期待国王介入调停,化解争端。但这种可能性微之又微。历史上,普密蓬国王曾在1991年社会政治危机危急时刻出面,把军政府首脑与街头集会的领导者叫到宫中跪在膝前,给他们讲稳定的故事。结果第二天,军政府宣布辞职,集会领导者卷起铺盖走人,危机顷刻间化解于无形。

但这种情况在过去八年间没有出现,在几次流血冲突时也没有出现。因为国王多次强调,依君主立宪规定,国王不问政事。

所以,英拉政府面临考验,除非有奇招妙招或险招的出现。

[责任编辑:PN048] 标签:泰国 军方 军政府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