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斯诺登:美监控项目可记录公民5年内日常行动


来源:京华时报

人参与 评论

斯诺登:美监控项目可记录公民5年内日常行动。

斯诺登

“解放斯诺登”网站上部分网友的提问。网络截屏

原标题:难获公正审判斯诺登拒返美

美国“棱镜门”爆料者爱德华·斯诺登23日(北京时间24凌晨)在线答问时说,他不能返回美国,因为“没有机会得到公正审判”,他同时敦促美国加强对举报者的保护。

此外,他还揭露,美国的大规模监控项目可以对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的美国公民的日常生活进行长达5年的记录,即便是最清白的人也有可能被记下有害的信息。

披露政府记录公民日常行动

正在俄罗斯临时避难的斯诺登23日在“解放斯诺登”网站在线回答了全球13位网友的提问。

有网友提问:(美国政府)大量搜集数据的最大和最现实的危害是什么?

斯诺登回答说,“大量搜集”(这是一个美化后的称谓)的最大危害在于两点:第一是寒蝉效应,即多次研究证明人们被监视时会改变行为方式、变得缺少自由。第二,这种搜集将我们的日常行动永久记录在案,即便没有任何前科。这样政府就可以随时对你追溯调查,一旦你引起政府注意,他们将对你的日常生活了如指掌。在现行法律下,数据保留的期限是5年。你可能不记得2009年6月12日你在哪里吃晚餐,但是政府知道。

斯诺登强调,这些记录显示的力量并没有被夸大。事实上,研究人员发现,这种数据搜集会导致“数据库的毁灭”,即便是最清白的人也会有有害的和难堪的信息。政府在没有任何缘由的怀疑之下搜集信息使得这一行动永远也不可能合法,美国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已经做出了这一结论。

斯诺登说,“从根本上讲,这种对公民活动无处不在的监控给我们崇尚自由的传统带来了一种先发制人的、不自由的导向。我在这里要说,这不是我们的传统……我们不必夸大数据的作用,但监控本身应该由公众来作出决定,而不是少数人的闭门会议”。

批评美国法律陈旧

就何时返回美国的提问,斯诺登说:“我(在美国)所受起诉依据的百年老法,不会被用来保护一名为公共利益工作的人……这是最令人沮丧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没有公正审判的机会,我也没法回家,把我的案子交给陪审团。”

“我认为对政府、公众和我自己而言,返回美国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但不幸的是,在当前这种保护举报者的法律下,这不可能,法律中存在缺陷,甚至不涵盖国家安全局承包商本身。”斯诺登说。

一则报道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美国情报官员的话披露,他们谈论要斯诺登死和如何杀死他的事情。就此,斯诺登的俄罗斯律师21日说,斯诺登需要更好的安全措施。

斯诺登23日回答提问时说,他关注对这种“直接针对我生命的威胁”,但誓言“不会被吓倒”。

斯诺登指责,美国缺乏对携证据举报官方不当行为的举报人的保护,敦促美国做出改善。现有举报人保护措施“太弱”且“无效”,看上去“像是为了阻止报告哪怕最清晰的不当行为”。

“也许当国会召集开会,结束这些项目,改革举报人保护法,我们可能看到一个适用于所有美国人的机制,无论他为谁工作,都可以获得公正审判。”斯诺登说。

在斯诺登回答提问的时候,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说,如果斯诺登希望回美国并“进入抗辩阶段”,“我们乐于与他的律师接洽”。

霍尔德说,美国政府对于任何愿意认罪的人,采取的方针都一样,但就斯诺登案,“宽恕不在我们愿意考虑之内”。

否认盗取同事密码

斯诺登去年在美国被控盗取政府资产、未经授权传递国家安全信息和将机密情报数据交给未获授权的人。

回答提问期间,斯诺登对路透社去年11月7日一篇报道提出怀疑。那篇报道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源称,斯诺登在国家安全局承包商位于夏威夷的基地利用同事无意提供的登录证书和密码,以获得后来他泄露给媒体的部分机密材料。

斯诺登说,那篇报道“全错”,“我从没盗取任何密码,也没有欺骗同事”。

斯诺登2013年初受雇于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博思艾伦公司,作为一名系统管理员,来到夏威夷基地上班,但几个月后自行离开。

路透社通信部全球主管巴布·伯格发表声明,支持路透社报道,但也说“不是指责斯诺登先生盗窃”。

■问答摘录

“今天,美国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国安局针对美国公民大规模电话监听项目不合法。你认为,奥巴马选择在此之前发表讲话是不是很丢人?”

斯诺登:奥巴马讲话的时机真是很有意思。上周,他说国安局的监控项目没有遭到滥用,并且发挥巨大的反恐功效。但今天公布的报告里写明,国安局监听了至少1.2亿通美国公民的电话记录,却没发现有助于挫败恐袭的案例。

我觉得,实在没有理由再继续开展这样一个违宪了至少1.2亿次又成效为零的情报项目。

“你觉得美国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有用吗?”

斯诺登:国会不应忽视这份报告,毕竟报告里清楚写明没有必要保留全部215个监控项目。

“厄瓜多尔驻伦敦领事菲德尔·纳瓦埃斯,为了帮你而丢了工作,想对他的家人说点什么吗?”

斯诺登:他是一个超级勇敢的人,他尽一切努力保护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他本可置身事外,但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这种即使面临困难也要坚持原则的精神,正是我们这个世界所需要的。

“最近,你受到了来自情报机构的多次威胁,你害怕吗?”

斯诺登:我很担忧,但原因可能跟你猜测的不一样。现任美国政府公然告诉记者,防止政府权力滥用的宪法第五修正案过时了。然而,也正是同一批人,要我们相信他们会尊重宪法。我们所有人应当为此感到担忧。

“政府说监控项目是平衡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我觉得监控让我们更不安全了,你同意吗?”

斯诺登:情报机构确实有存在的必要,在那里工作的人也都是好人。你需要小心的是那些不负责任、授权违宪项目的高级官员,例如美国外国情报监控法庭在过去33年里只否决了3.39万个申报项目中的11个,通过率高达99.97%。

■链接

美政府机构警告国安局违法

在斯诺登在线答问的同日,美国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提交一份234页报告,警告国家安全局日常搜集美国人通信记录的行为违法,建议总统奥巴马放弃这个项目并销毁已经搜集的记录。

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是美国联邦政府独立机构。本月早些时候,这个委员会已将这一结论递交总统奥巴马参考。随后,奥巴马宣布打算改变政府监视项目,但他说大规模手机监听项目还会存在一段时间。

除了将搜集手机记录归结为违法,这个委员会还认定,这种做法无效。报告称,“我们了解,没有实例证实这个项目直接帮助发现先前未知的恐怖主义阴谋或瓦解一起恐怖袭击。”

“鉴于有限的效果,我们认为这个项目应该结束。”委员会成员、美国民主和技术中心的詹姆斯·登普西说。

据新华社、人民网、中国日报网站

相关专题: 斯诺登泄密事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38]

标签:美国 美国人 情报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