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斯诺登称使命已完成 称自己是“苦行者”


来源:东方早报

人参与 评论

在接受《华邮》的采访中,斯诺登表示,他对揭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控项目以来的发展“很满意”,因为公众现在已经得知了美国政府正在进行的广泛监控。“对我个人而言,谈到个人的满足感,我觉得任务已经完成。”他说,“我已经赢了。在记者们可以开始他们的工作那一刻,所有我一直努力试图完成的事情都得到了正名。因为,记住,我不想改变社会。我想给社会一个机会,决定是否要改变。”

  斯诺登摄于莫斯科的近照。按照记者描述,斯诺登显得很轻松且有活力。

斯诺登摄于莫斯科的近照。按照记者描述,斯诺登显得很轻松且有活力。

原标题:与斯诺登面对面:“使命完成”

进入俄罗斯避难近半年,美国“棱镜”项目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近日首次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面对面专访。他在两天内与记者交谈了超过14小时,讲述他走上泄密之路的心路历程和美国情报、立法、司法机构的系统性失声渎职。

与此同时,斯诺登还录制了一个视频短片,解释他做出“泄密”行为的原因,同时向民众致以圣诞节问候。这一短片将在英国时间25日16点15分(北京时间26日0点15分)在英国电视台播出。

在接受《华邮》的采访中,斯诺登表示,他对揭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控项目以来的发展“很满意”,因为公众现在已经得知了美国政府正在进行的广泛监控。“对我个人而言,谈到个人的满足感,我觉得任务已经完成。”他说,“我已经赢了。在记者们可以开始他们的工作那一刻,所有我一直努力试图完成的事情都得到了正名。因为,记住,我不想改变社会。我想给社会一个机会,决定是否要改变。”

而由斯诺登掀起的这场风暴已经令美国陷入如何平衡个人隐私与国家安全之间的辩论。白宫组织了一批法律及情报专家对改进NSA提出了46条建议,并且警告说,NSA进行的反恐战争已经“走得太远”。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在上周五表示,他会在明年1月份发布一份“非常明确的声明”,说明联邦政府应该如何对NSA的运作进行改进。

为改善而不是推翻NSA

此次采访斯诺登的记者是巴顿·格尔曼,他也是今年6月斯诺登选择曝光美国国安局监控项目时最先接触的媒体记者之一。

现在美国联邦检方已经对斯诺登提出了刑事犯罪指控,指责他犯有间谍罪及非法盗窃政府财产的重罪。不过,这名刚过30岁的泄密者并不承认自己叛国,“我不是想推翻国安局,而是为改善国安局而工作。我现在仍然为国安局工作。他们是唯一不知道这个情况的人。”

斯诺登认为,国安局的员工总体上是认可他们的使命的,但他相信国安局的做法并非为全世界所接受。斯诺登在一年多前与同事和上司不时谈及预示他未来计划的话题。国安局则对此表示否认。

在今年春天公布机密文件之前,斯诺登对风险做了最后一次评估。回忆起那个月,“唯一的恐惧是冷漠——怕人们不在乎,不想改变。”

否认有自动公开情报机制

在美国国安局的眼中,信号情报或者电子监听,事关生死存亡。“据我们所知,没了这个,美国将不复存在。”2001年10月第一周的一场内部演示上,国安局强调自己对“基地”组织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攻击的响应时如是说。

在前总统小布什的指令下,国安局开始收集美国国内数据,奥巴马政府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在莫斯科的访问中,斯诺登说:“政府要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东西。他们要彻底的掌握。问题是,这是我们应该允许的吗?”

斯诺登将国安局的权力与英国在美国殖民地时期所有的权力相类比,当时“通用批文”允许任何人被搜身。斯诺登说,外国情报监控法庭“发出针对整个国家元数据的通用批文”。“上一次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们打了一场仗。”

斯诺登说,私人科技公司与国安局持有数据不同,区别在于,政府可以拿走人的生命或自由。

一个大问题是,斯诺登拿走了多少文件。国安局的准副局长里克·雷杰特说数量可能高达170万份,这远超先前的估计。雷杰特称,他愿意为换得余下数据的安全,而与斯诺登谈判特赦——虽然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已经否决了这种可能性。

此前有媒体援引美国政府官员的话,称斯诺登一旦被捕或受到伤害,便会有敏感文件自动公布。当问到这个自动公开机制时,斯诺登做了个鬼脸。之后,他发了一条加密信息:“这听起来更像是自杀。完全不合理。”

成为“苦行者”和“宅男”

斯诺登是一个寡言的人,不愿意讨论个人生活的细节。《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发现,斯诺登始终孤身一人,并无其他人员陪同。他的日常就是上网、与他的律师及记者通话等。

斯诺登说自己是个“苦行者”。他靠吃拉面和薯片就可以生活。互联网是无远弗届的图书馆,也是观察他的诉求进程的窗口,“要让我离开这座房子已经很难了。我没有很多需求……有时有些事做,有些东西看,有些人要见,有些任务要完成。但都是以目标为导向的,你懂的。否则,只要我能坐着、思考、写作,再跟谁聊会儿天,那就比去外面任何地方、看任何地标都要有意义。”

国安局、中情局前局长迈克尔·海登预测,斯诺登将像其他“叛逃者”一样,在莫斯科逐渐消沉,最终沦落为一个酒鬼。斯诺登对此不屑一顾。他从不喝酒。

斯诺登还表示,自己没有选择将莫斯科作为最终目的地,当初来此是因为别无选择。

他最近通过声明表达了对巴西政府鼓励巴西人民“捍卫自己的隐私权”行为的赞赏,引发了外界对于他寻求在巴西永久居留的猜测。不过,巴西总统罗塞夫称,不会就此发表任何评论。

相关专题: 斯诺登泄密事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46]

标签:国安 特赦 华盛顿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