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美国情报收集靠外包 斯诺登前雇主九成收入来自政府

2013年07月14日 09:07
来源:晶报

原标题:如何成为全球最赚钱间谍公司

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公司,以前多数美国人对它在美国情报界扮演何种角色毫无概念。不过,现在世人对此皆知。6月9日,博思艾伦一名29岁的电脑技工爱德华·斯诺登公开宣布,他就是泄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机密的新闻线人,他将一些机密文件复制到一个U盘,并在近期将此事透露给了媒体。泄密事件发生后,博思艾伦与美国政府的“亲密”关系昭然若揭。因为有政府这一大客户,博思艾伦成为全球最赚钱的间谍公司。

营业收入99%源自政府合同

百度百科资料显示,博思艾伦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1914年成立于芝加哥,在全球第一个提出了“管理咨询”的概念,是全球最领先及最大的管理咨询机构之一。在全球拥有18000 名专业管理及技术咨询顾问,并在六大洲70多个国家设有200多处分支机构。

博思艾伦与美国政府长期合作始于1940年,即日军袭击珍珠港的前一年。当时美国海军开始考虑对德作战计划。海军上将们的心腹大患是纳粹德国海军的潜艇,德军潜艇神出鬼没,到处攻击盟军航线,要找到它们的蛛丝马迹很难,更别提要击沉了。束手无策的美国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只好转向Booz,Fry,Allen&Hamilton寻求对策,即博思艾伦的前身,Booz的顾问们与美国海军人员一道合作,开发出一套特殊的传感系统,可以捕捉到德军潜艇短暂发出的无线电通信信号,这有助于设计一种攻击战略。在其帮助之下,盟军到战争结束时已击沉或击毁德军大多数潜艇。

随着冷战开始、加剧继而缓和,再到后来全球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国家安全人员的主要顾虑,在此期间,博思艾伦越来越多地专注于来自政府的工作。2008年,该公司剥离了利薄的商业咨询业务,成为一家纯粹的政府业务承包商,博思艾伦公开上市,大股东是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在截至2013年3月份的财年,博思艾伦公布营收为57.6亿美元,其中99%源自政府合同,净利润为2.19亿美元。其营收的近四分之一——13亿美元来自美国几大情报机构。随着美国政府过去十年间在情报承包商身上的投入呈爆炸性增长,博思艾伦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据彭博行业资讯的数据显示,美国2013年大约70%的情报预算都被外包出去;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表示,近五分之一的情报人员在民间领域工作。

博思艾伦长久以来一直非常低调,由于情报界的重量级人物纷纷在博思艾伦工作,该公司从来不用担心接不到生意。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奥巴马总统的高级情报顾问詹姆斯·克拉珀是博思艾伦的一名前高管。该公司的副董事长迈克·麦康奈尔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国家情报主任,在此之前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在博思艾伦的2.5万名员工当中,76%的人有查看机密信息的授权,近一半人拥有查看最高机密信息的权限。

美国情报收集依靠外包

斯诺登当初并不是被招作间谍。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自学成才的电脑技工,高中没有毕业,他的第一份与情报相关的工作就是在国家安全局的一处设施当保安。因为他的电脑技术,他曾被中情局招进去处理网络安全相关工作。他在2009年离职并转向民间领域,最终加盟博思艾伦。他作为国家安全局承包商职员的工作看来一直是基本的技术支持与故障排除。

情报界人员倾向于把外包工作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机密性最低而且最卑微的工作:在情报机构割草、清理垃圾和分拣邮件。在机密部门内,即使清洁工也需要安全方面的权限——他们清理的垃圾桶里可能有国家机密信息。

懂得电脑技术的斯诺登隶属有专门技能的中间级别。翻译、审讯及处理政府安全授权相关背景调查的人员也处于中间层。虽然博思艾伦也招揽一些这类工作,但重心却是最高级别的工作:从开发打败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战略到软件设计到为高级官员撰写讲稿的各类工作。博思艾伦与其他承包商经常在全球各地招聘“情报搜集经理”。情报搜集经理处于最高级别,决定采用哪些情报,如何采用并决定各类情报的去向,他们唯一无法办到的事情就是批准预算资金或招聘并裁减政府雇员。

大规模招聘情报承包商的做法可以追溯到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基地组织的袭击导致美国两党在国会一致支持获得更多与更好的情报——相关联邦预算也相应猛增。有大量证据显示这方面的努力挫败了一些恐怖袭击阴谋。在2001年晚些时候,找到足够多有经验的人的唯一办法就是通过承包商,而其中许多人都是政府在数十年前培训过却在后来裁掉的。博思艾伦等承包商被看作是权宜之计,以便让政府有时间招聘并培训雇员。

承包商用前沿科技为政府收集情报

支持情报外包的人士表示,民间公司成为情报界永恒的一部分有很好的理由。从理论上来说,承包商的劳动力成本更低,因为政府无需在工作任务结束后继续负担人员工资,更不用操心他们的医疗保健或养老基金。对军方而言,这通常是完成额外工作且不会违反人力上限规定的唯一办法。

高级情报官员也透露,民间领域的承包商是技术革新方面的后备力量。硅谷的一些公司就在开发可以识别海量原始数据形态与关联的技术。博思艾伦副董事长麦康奈尔指出,该公司因招聘他这样的前间谍而闻名,公司也从科技界大量招人。美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2008年的一份研究显示,56%的情报承包商提供了政府情报人员并不具备的独特技能。

“在担任国家情报主任时,我绝对希望获得民间领域的优势、创意与行动力,”麦康奈尔说,“这是因为,如果跟不上技术发展的潮流,我就会落伍。”

即便如此,开支还是会失去控制。据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数据显示,每年在一名承包商员工身上的投入通常为20.7万美元,而同类政府雇员的开销只有12.5万美元,这里面还包括了福利和养老基金。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国安局的开拓者项目。这原本是一项筛选并分析国安局每小时搜集的海量电话和网络信息的先进项目,开拓者项目最初预算为2.8亿美元,需要26个月来开发完成。博思艾伦等五家公司参与了这一项目。当该项目在2006年被关停时,没有达到任何目标,而且相关费用达到数十亿美元。美国国土安全部在同一时期授予博思艾伦的一份电脑系统合同出现类似问题。三年当中,相关费用从最初的200万美元暴增至1.24亿美元。

向政府渗透,知道的秘密太多

批评人士表示,博思艾伦及其竞争对手能够继续获得合同并持续增长,不是因为它们的技能不可替换,而是因为其中的人脉因素。随便说出国安局或中情局或其他军方情报机构的一名退休高官的名字,很可能他现在正在为承包商工作,而且在博思艾伦的可能性最大。随便说出目前在政府部门任职的一名高级情报官员的名字,很可能他曾在博思艾伦工作过。与此同时,该公司倾向于接纳并慷慨支付高薪给那些退休的高级情报官员,意味着它看重他们人脉的价值,而且也让他们在政府内部的继任者把博思艾伦当作他们退休计划的一部分。

承包商支付的丰厚薪水导致公共部门人员向民间领域流动。它们挖走了政府情报人员,导致政府各级人员短缺,并让更多有经验有知识的人进入民间领域,这使得承包商对政府而言更加重要。有人会选择进入政府部门两三年,获得授权,然后转入其中一家支付高薪的承包商。斯诺登就是这么做的。

结果就是,政府间谍机构的人员普遍发牢骚说“那些可恶的承包商们知道的比我们还多”。这可能是斯诺登泄密的一个因素——他的电脑技术可能使得他接触到了他不该有权限看到的信息。不过斯诺登是个异数。他处理这些信息的方法——复制信息、发给媒体并公开承认自己是泄密者。更普遍的诱惑是利用相关知识,合法地或者在不知不觉间招揽更多生意。

承包商不会很快失宠

斯诺登泄密事件可能会导致情报外包方面出现重大调整。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多年来一直向多家情报机构施压,要求减少对承包商的依赖。曾经一度碰不得的防务与情报等方面开支也很可能会被缩减。两党议员表示,斯诺登轻而易举就能获得并泄露机密信息,说明需要加大对承包商活动的监督。“我感到震惊的是,一个没有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在军中没有圆满服役而且只有29岁的人居然有权查看我们政府的一些高度机密的信息,”缅因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苏姗·柯林斯表示,这说明监督程序确实有问题。

然而,与博思艾伦以及美国情报机构官员的谈话显示,这些承包商不会很快失宠。即使斯诺登最终会让他的前东家失去生意,但这些生意可能只不过是流向其竞争对手。随着博思艾伦等承包商逐渐依赖于联邦政府,政府对它们依赖则更甚。

从最高层而言,不管是白宫还是国防部,承包商总是无处不在。实权人物会转身过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我们怎么实现它呢?”这时承包商会跳出来说,“我能做到。”

据彭博商业周刊

[责任编辑:PN045] 标签:博思艾伦 间谍公司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