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邱震海:斯诺登事件是雇佣伦理与良心的抉择

2013年06月25日 08:38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6月24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声扬:美国情报泄密者斯诺登在23号选择离开香港,搭乘班机前往莫斯科,他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并不是要进行更多无谓的猜测,究竟他是要去厄瓜多尔、委内瑞拉还是其他的国家,古巴,而是我们要从斯诺登的事件背后所折射出的一些折射性的问题,在这边我们要和邱震海先生来好好谈一谈哲学问题,这也是邱先生最喜欢的话题。

这个事件折射出很多的问题,就连我们摄影师都觉得很有趣,但是我们想聊一聊我们很多的困惑,我们首先谈一下第一个困惑就是个人良知和雇佣伦理之间的一个冲突,因为他是美国国家NSA外派的一个雇员,但是他接触到很多机密的资料,让他良心发现决定做出这样的问题,但这两者之间的冲突有哪些?是什么?

斯诺登事件展示的深刻冲突

邱震海:这个问题其实在我们,以前我们很少会想到这个问题,个人良知雇佣伦理,你为一个公司工作,有你的雇佣伦理,你为国家或者民族。

姜声扬:可是天天在想这个问题。

邱震海:这个一般情况下不大会产生很强烈的冲突,但是第一次是让全世界人都直面这个问题的时候是阿桑奇,两年多前阿桑奇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美国政府自然是指的他的,你怎么可以把我的东西透露出来,但阿桑奇的性质跟斯诺登不一样,斯诺登他虽然是外派人员,但是多多少少是美国政府里面的一个人员。

姜声扬:员工。

邱震海:一个员工,阿桑奇他只是跟我们一样,是个新闻工作者,而且他不是直接去窃取美国的情报,他的文件是美国里面的一个军人给他的,就像你我是记者一样,上星期我记得南华早报记者王向伟上我的节目的时候,那非常高兴,有人给他的东西他只要研判下来是真的,记者没有不发表的理由,他如果在一个亲民的政治环境下他没有不发表的理由。

姜声扬:但是如果他危害到国家安全呢?

邱震海:如果危害到国家安全,这是有一个考虑的,但这个本身跟雇佣伦理还不一样,新闻记者所有的一切他背后就站着社会大众,社会大众不可能接触到事实的真相,而且有些事实的真相往往是被经济权利被政治权利所掩盖所包装,那你新闻记者他就必须要去解开这些外包装,帮助我背后的大众去接近事实的真相,这个就是新闻记者在全世界都是如此,在美国,美国的新闻记者赚钱都不是最高的,但是永远有那么一批前赴后继的一些年轻人为了这个新闻理想而去加入新闻工作者的行列,而且一般在一个正常的西方国家,真正的新闻工作者是不大会跟情报机关合作,因为他认为情报机关跟我是完全冲突的。

像以前的苏联等等一些专制国家,新闻记者比较容易跟情报机关合作,他认为这个东西可以为我国家服务的,但在西方国家新闻记者一般情况下不大会跟情报机关合作的,因为他认为这个东西跟我是冲突的,我了解到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国家的情报机关,我还不如告诉我的大众,所以他会认为告诉大众这个东西是我真正至高无上的一个使命,虽然我赚钱不多,虽然新闻记者为了这份钱他有时候可能牺牲生命,对不对,所以他们还是会加入。

姜声扬:但你讲的记者不是情报人员。

邱震海:阿桑奇这个问题当时有所不同,但是阿桑奇当时那个时候其实西方的舆论已经开始产生很多争论了,推到极端,把问题推到极端,当然美国还是一个民主国家,推到极端,如果说纳粹屠杀犹太人,那你纳粹党卫军里面或者纳粹的政府机关里面哪怕一个小秘书,你知道纳粹正在进行人类非良知的事情,你到底是服从雇佣伦理还是服从于你的良知,这个把问题推到极端,进行倒过来的演绎,当你这样一说一算一想的话,问题的答案就清楚了,在纳粹这个问题上当然是服从自己的良知,假如说你服从自己的雇佣伦理的话,那你完全就是属于违背自己的良心。

还有第二个例子,当年德国前东德柏林墙,柏林墙1962年8月13号开始建立,然后到1989年正式被推翻,当时在柏林墙底下打死了两百八十几个东德的试图翻柏林墙的人,在两德统一之后很多德国人就开始审判前东德国防军的士兵,东德国防军的士兵说没问题啊,我是服从于命令啊,服从命令没问题,你作为士兵雇佣伦理,你应该服从,但你还有良心,良心在哪里,良心的位置在哪里,于是在两个德国统一之后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枪口能不能偏离一寸,我可以打你的心脏,我也可以打你的右腿,我可以打你的屁股,我可以打你的右肩膀。

姜声扬:甚至打不到。

邱震海:打不到你也完成不了你的工作,你可以既完成你的雇佣伦理打到了,但是你不把致死,枪口抬高一寸枪口偏离一寸,这往往在你的雇佣伦理和你的良心之间维持准则的一个比较好的东西,所以这个有时候很有意思,这个在西方国家有过这样的讨论,斯诺登的问题同样是如此,当然他作为一个情报官员虽然是外派的情报官员,但他发现这个人美国政府在行不义之举的时候,他是出来还是怎么样,还是不出来,服从良心还是雇佣伦理,当然最后这位1983年当时才29岁,30岁不到的一个小伙子选择了服从自己的良心,当那一刻发生的时候我们全世界人都为他感到骄傲,都敬佩这位年轻人勇气,因为从他身上我们感到人类的良知占了上风,但问题这只是电视剧的第一幕,后来是第二幕、第三幕演到现在也许是第五幕、第六幕,我们发现良知不是全部,良知有时候会遇到好多的无奈。

[责任编辑:PN034] 标签:邱震海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