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以色列之王沙龙:“赎罪日战争”孤注一掷创奇迹


来源:中国经济网

人参与 评论

以色列政府于10月22日19时正式宣布停火,令他措手不及:当时他的军队离开罗只有101公里,沙龙额头上缠着绷带,所幸伤势并不重,而他押在横渡运河上的赌注终于赢了。32年之后,这场战争中的将军只有一人尚在人间,直到2006年1月突发脑溢血,他就是后来成为以色列总理的阿里尔.沙龙。

以色列政府于10月22日19时正式宣布停火,令他措手不及:当时他的军队离开罗只有101公里,沙龙额头上缠着绷带,所幸伤势并不重,而他押在横渡运河上的赌注终于赢了。

本书是以色列前总理沙龙的传记。全书收集并整理了熟悉沙龙人生不同阶段的人的回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本书是刻意在沙龙不合作的情况下完成的,其目的就是为了给读者提供一部尽可能客观、忠实、而非只讲好话的作品,完整地展现阿里尔.沙龙———这个半个多世纪以来几百万以色列人每天都要面对的人———最好的以及最坏的一面。

受挫的岁月———第一任妻子出车祸去世

1957年对沙龙来说是承前启后的一年。面对202伞兵旅军官和总参谋长摩西.达扬对他的指责,最终他捍卫了伞兵指挥官的职位。然而,1957年10月1日,阿里尔.沙龙中校离开了他从1954年初就开始率领的、在报复行动中屡战屡胜的以色列伞兵部队。达扬建议他退役并到伦敦附近的金伯利军事学院接受为期一年的培训,沙龙接受了。

沙龙很快从在英国的军事学习中发现了很多好处,比如皇宫定期举办的庆祝晚宴。在一次晚宴上,沙龙有幸被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接见,他大胆地问道:“您好吗,陛下?”这严重违反了王室的外交礼仪。看来即使是皇宫里,沙龙也忍不住会颠覆传统,干点出格的事来。

结束了一年惬意的学习生活,1958年,阿里尔带着妻子加丽和小古尔回到了以色列。1月,摩西.达扬总参谋长的位置由哈伊姆.拉斯科夫将军顶替。拉斯科夫是沙龙最强硬的反对者之一。更糟糕的是,拉斯科夫是守旧派的一分子,他从不因为伞兵队的漂亮出击而和大家一样兴高采烈,而是主张遏制沙龙的疯狂行为。早就该得到上校肩章的沙龙,便偏离了通向司令部的康庄大道。拉斯科夫为排挤沙龙,给他安排了一个与他水平不相称的职位———步兵训练处的教官。在这个位置上,沙龙还得听命于另一个不支持他的军官———约瑟夫.杰瓦尔。

沙龙很清楚,在参谋部里除了拉斯科夫,还有几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都坚决要封堵他的升迁之路。于是他听从达扬的建议,利用这段“荒年”休养生息,等待斗转星移。沙龙决定花一部分时间到国防军的装甲学院接受训练课程。他想要掌握成为一名出色的总参谋长所必备的技能。

1961年,茨维.特祖尔将军接替了哈伊姆.拉斯科夫的位置,然而沙龙的情况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改变。特祖尔也和其他态度认真却能力平平的军官一样,对沙龙在国防军里惹出的事不屑一顾。他毫不犹豫地回绝了沙龙自荐做装甲旅指挥官的请求,但沙龙又继续申请国防军行动处负责人的职位。密切关注沙龙的本.古里安总理向特祖尔建议,他应该接受一个折中的方案解决问题,任命沙龙为装甲预备役的指挥官。这总比什么也没有强。然而,正在与特祖尔争论的沙龙听到一个可怕的消息:

1962年5月2日早晨,加丽.沙龙像往常一样开车去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精神病医院她的检查员办公室。当车行至阿拉伯人定居点阿布.戈什附近的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大道时,她的小奥斯汀汽车突然失去了控制,与一个重物相撞。加丽在车祸中严重受伤并被紧急转往耶路撒冷市的沙阿黑特德克医院,入院不久便去世了。阿里尔.沙龙直到天黑时才从他的邻居和朋友莫迪.霍德将军口中得知此事。

第二天的葬礼上,沙龙宣读了饱含感情的悼词。他没有在公众面前流下一滴泪。警察的调查报告将车祸归结为驾驶者的一时疏忽。但有传言认为阿里尔和加丽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危机,事故发生的前几天,加丽怀疑丈夫和她妹妹莉莉之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怀着疑虑,她开车时走了神,没能避免车祸。

莉莉曾在阿里尔指挥的伞兵旅服过役。从那以后,她经常出入沙龙的住所,尽心地帮助姐姐照顾小古尔。而沙龙的朋友都认为,阿里尔的母亲维拉,并不赞成加丽这个年轻漂亮的妹妹出现在他们夫妻的生活中。沙龙并不像许多高级军官那样被人看成是猎艳老手。正相反,他以正派而闻名。人们找不到一点关于他的花边新闻,他和加丽在好多年中都被视为模范夫妇。而37岁的沙龙和第二任妻子莉莉的共同生活也是同样幸福和谐的。

 

加丽死后,莉莉自然承担起了照顾小古尔的责任。一年之后,阿里尔和莉莉结了婚,并离开了国防军,定居在纳哈拉尔的莫沙夫。又一年后,也就是1964年8月19日,莉莉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奥姆利。在此期间,国防军内部风云激变。1964年1月1日,伊扎克.拉宾(后成为以色列总理)接替茨维.特祖尔成为第7任总参谋长。与他的两位前任不同,作为最有影响力的军官之一,拉宾一直与沙龙保持着恰当的关系。他多次赞扬沙龙的骁勇善战和足智多谋,但他也深知其缺点并一直提防着。他曾说:“总参谋部里有一个沙龙这样的将领是件幸事,如果有十个就是灾难了。”

“赎罪日战争”孤注一掷创奇迹

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因该日是犹太教中的“赎罪日”,所以又称“赎罪日战争”)爆发。在埃及、叙利亚军队的猛烈进攻下,以色列军队猝不及防,埃军顺利渡过苏伊士运河,以军苦心经营多年的巴列夫防线被冲垮,以色列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困境。

10月9日那天,当已担任以军143师师长的沙龙与总参谋部展开激烈论战时,国防军尚未做好反击渡河的准备,至少要到10月13日或14日才可能准备妥当。10月9日晚,国防部长达扬和总参谋长埃拉扎尔就沙龙违抗命令的问题展开了争论。达扬扬言要撤沙龙的职。埃拉扎尔大吃一惊:“你疯了吗!”达扬愤怒地解释道:“阿里尔去苏伊士运河只是为了他自己。他不会满足于阻挡埃及人的入侵,他想要渡河。倘若成功,那简直妙极了!反之,如果失败,他会牺牲200辆坦克,然后自称像当年的隆美尔一样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尽管如此,达扬对撤职一事仍持保留态度,他很清楚,在战争期间做出这样的决定,势必会动摇军心,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达扬和埃拉扎尔承认沙龙的战略才能,也同意讨论一下他的渡河计划。沙龙坚持要留下143师的一队伞兵,埃拉扎尔担心,他们抵达运河西岸之后立刻会被埃及第二、第三军团发现,很快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最终伤亡惨重。

经过激烈的争论,以军决定于10月15日夜间至16日展开渡河行动的决议得到了政府的批准。14日晚,南部军区司令戈南郑重宣布:“我们的目标是渡过运河,在西岸占领一座桥头堡,然后挥师直逼苏伊士。同时,要进入戒备状态,准备执行另外两个使命:征服开罗,占领油井。我们要把埃及军队彻底摧毁!”

10月15日晚上18点左右,以色列军队展开了踏上非洲土地的“勇敢骑士”行动。午夜,沙龙派遣马特领导的伞兵旅乘坐橡皮艇渡过运河,抵达对岸的德伊尔.苏伊士据点,先遣队没有碰上一个敌人,并在埃及第二和第三军团之间占领了一块阵地,静待装甲车的到来。

10月16日清晨,以军在埃及领土上还只有一个伞兵旅和十来辆坦克。到了上午9点,就已经发展到两千多名士兵和30辆装甲车了。深夜,沙龙踏上了非洲的土地,他的到来使士兵们兴奋不已。他要求给莉莉打电话,他要与她一起分享历史性的时刻。为了接通将军夫人的电话,联络官尝试了一番极其复杂的线路操作,终于成功。“您可以通话了。”他告诉沙龙。

沙龙接过电话:“莉莉,我是阿里尔,我在非洲!”然而,沙龙没想到联络官拨错了电话号码,他无意中把当时最重要的军事机密透露给了一个住在基里亚特.盖特的以色列女子,她肯定要寻思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何会听到一个声音像阿里尔.沙龙的男人说他正在非洲!

10月16日,工兵部队继续修建金属桥,同时,以色列军队也继续利用浮桥渡河。沙龙迫不及待了,他想要带领已经过河的部队进军开罗,他认为敌人这时候一定毫无防备,决不能给他们以喘息之机,然而司令部的将军们表示反对。

 

经过激烈的战斗,10月17日和19日,国防军工兵部队分别在运河上架起了两座桥,布朗师和卡尔曼.马甘师先后踏上了埃及的领土。布朗师沿着大苦湖向南进发,直指苏伊士;卡尔曼.马甘师则先向西行,尔后折向东南,钳制住埃及第二军团;至于沙龙,他带领143师在北部包围第三军团,随后进军伊斯梅利亚。

沙龙不满足于143师既定的行动目标,因而与前总参谋长巴列夫和戈南争论不休。后来他亲口承认,巴列夫使他勃然大怒,当时他差点儿打了这位前总参谋长的耳光!

1973年10月22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投票通过了停火决议案。埃及为解救被困的第三军团,自是欣然领命。以色列政府也做出了停战的决定,但国防军内部却意见不一。一些将军认为尚未完成所有的军事目标,现在停战还为时过早,尤其是还要打败驻扎在运河东岸的埃及军队。阿里尔.沙龙正是这一派的代表。

以色列政府于10月22日19时正式宣布停火,令他措手不及:当时他的军队离开罗只有101公里,沙龙额头上缠着绷带,所幸伤势并不重,而他押在横渡运河上的赌注终于赢了。

32年之后,这场战争中的将军只有一人尚在人间,直到2006年1月突发脑溢血,他就是后来成为以色列总理的阿里尔.沙龙。沙龙为以色列今后的道路铺上了一块重要的奠基石,即使这条道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的挑战的出现而日益崎岖……

没有带来和平,但重新燃起了希望

2005年新年之际,总理沙龙通过以色列人民写给他的上万封信,估计了一下他的支持率。根据以色列国家邮局和内阁的统计,沙龙每年收到近一万八千封信!其中有些不寻常的信件,会在希伯来新年之际公开发表。有些信件写得耐人寻味,沙龙看的时候,忍不住捧腹大笑。

比如,一位以色列姑娘向沙龙示爱“我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在基布兹接受教育后,我一直在管理教育机构工作。如果您愿意,我很乐意向您讲述更多。请接受我崇高的敬意……”内格夫,一个6岁小孩,要求沙龙修改18岁以后才有选举权的法令。沙龙给他的小顾问回信“亲爱的内格夫,你的建议很不错。但是,我不敢肯定所有的人都认为6岁是开始投票的理想年纪。”

沙龙很享受这些瞬间。严密的安全部署让他无法直接与以色列人民联系。然而,他渴望这种亲近。加沙撤离之后,加沙附近的纳哈勒.基布兹的学生们写信希望能与总理见面。尽管时间安排得很紧,阿里尔.沙龙要求与5个13岁的小男孩见面。他向他们详细叙述了基布兹的历史。由于不能参加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士的葬礼,沙龙经常接见他们的父母。希伯来新年除夕,民意调查的结果让沙龙发现,他的撤离计划受到大部分以色列人的欢迎。

但同时,对总理发出的死亡威胁越来越多。就在沙龙访问法国时,一些极端主义者给他下了“布勒沙.德努拉”魔法,这是一个古老的诅咒,拉宾在遇难之前也曾受到过这个诅咒。8月15日星期天,希伯来历法的4月9日,是两座圣殿被毁的纪念日。半夜,在总参谋长命令下,加沙地带全部被封锁。17日开始,以色列军队将进入所有的村庄强制撤离。

相关专题: 沙龙病危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赎罪日战争 赎罪日 以色列军队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