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派阀内斗拖累经济 媒体称民主党注定分裂
2010年09月09日 17:07时代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日本民主党强势人物小泽一郎。

小泽豪赌 日本派阀政治怪象

本报记者 葛晓光 发自上海

“日本政治的一切仿佛是电视剧的情节,而两周之后就将到达剧情的高潮。”日前在得知民主党强势人物小泽一郎最终决定参选民主党党魁的决定后,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Station》主播古馆伊知郎在当晚的节目中感叹道。

尽管,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最后一刻试图避免民主党灾难的发生,但一如外界预计,最后一丝希望火光也迅速熄灭—在小泽与现任首相菅直人会谈半个小时之后,小泽立刻召开记者会,强调他参选民主党党魁的态度不变。不仅如此,在填完参选登记表之后,小泽还出席了盛大的誓师大会。

不甘示弱。9月4日下午,现任首相菅直人赶往东京新宿车站进行了首次街头竞选演说。面对着现场群情激昂的支持者,菅直人一脸悲情地表示:“我将永远不忘我年轻时从政的心愿,针对政府、财界与官僚相互勾结的问题,我将奋斗到底。”

“小泽一郎已经赌上了他政治生命的全部,将日本逼到了必须抉择的地步,”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王屏研究员对记者指出,“在9月14日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无人可以打消小泽要成为日本首相的念头。”

民主党派阀决战

据日本媒体报道,为了避免民主党的分裂,民主党创始人之一、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一直希望小泽和菅直人“再谈谈”。当鸠山向菅直人提出这项建议时,菅直人表示“三人是当初让民主党夺得执政权的黄金三角,我们应重回往日美好时光,那时我们仍是战友”。

对于这段发言,舆论认为这代表菅直人的反小泽立场已经软化,倘若小泽放弃角逐党魁,菅直人或许愿意任命他接掌重要职务。然而,接下来事情发展却让世人大跌眼镜。

8月31日午后,小泽、鸠山和参院议员会长舆石东三人聚集在众院第一议员会馆。当时鸠山向菅直人打电话称:“小泽和舆石也在这里,我们需要全党团结,请给小泽一个合适的位子吧。”

菅直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无法接受。”据说坐在鸠山身旁的小泽,当场听到了电话的内容,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不过,鸠山依然坚持双方最好还再会面一次,希望能够出现转机。

下午3时,在众院第一议员会馆的菅直人事务所,外相冈田克也、国土交通相前原诚司等约20名支持者苦劝菅直人下定决心,不要再犹豫不决。

突然有个人打破了沉默,“小泽打算拉拢鸠山和舆石,作为自己放弃参选的补偿,逼首相接受其人事要求”。据说,小泽方面已经多次通过非正式途径提出人事要求:一是撤换官房长官仙谷由人和干事长枝野幸男;二是,菅直人停止在党内推行“去小泽化”政策。

然而,这一切都被性格坚韧的菅直人所拒绝,认为“自己必须为日本政治带来新转机”。

于是,在下午晚些时候的会面中,菅直人淡淡地说:“我将扎实做好执政工作,希望你(小泽)能给予配合。”

小泽笑里藏刀地回答道:“说不需要配合的是你吧!” 就这样,小泽与菅直人领会了彼此的心思,而会谈仅30分钟便宣告破裂。

据日本媒体报道,作为会谈撮合人的鸠山感到非常难过和尴尬。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鸠山的举动多少有些虚伪,因为小泽之所以决定参选,鸠山上星期突然表态支持,显然是一大因素。

美国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托比亚斯·哈里斯认为,“鸠山突然支持小泽而放弃菅直人,是因为菅直人上台之后抛弃了‘鸠山路线’—‘东亚共同体’和‘友爱政治’都没有再听菅直人提起过。相反,菅直人则一直大谈自己年轻时从政的理想”。在哈里斯看来,“这显然让鸠山觉得菅直人是在另起炉灶,因此也很难让鸠山再去支持他”。

与此同时,近日有一个谣言开始在日本疯狂流传,说“鸠山之所以支持小泽,是因为小泽允诺让鸠山再当首相”。换句话说,日本政坛将首次出现“党魁和首相不同人的局面”,因此,有分析开玩笑地指出“看来日本政治真要迎来新纪元了”。

内斗拖累日本经济

就在小泽与菅直人“政治火并”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日本经济面临着日元升值、股价下跌的严峻形势,国民对养老金和医疗等社会保障问题也感到不安。然而,由于日本政府和央行的反应迟钝让投机者钻了空子,日元急速升值的状况依然未见停止。

在8月下旬的海外市场上,时隔15年1美元兑换83日元。甚至有人认为,极有可能最终达到史上最高值的79日元。可以预见,这将严重打击到日本经济,东京市场的平均股价低于9000日元,8月25日的收盘价已达今年最低谷的8845日元。经济分析人士据此认为,若不能阻止日元的急速升值,企业和家庭将会失去信心,经济也很有可能随之恶化。

《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认为,为遏止日元升值,日本政府和央行应该果断应对。然而,它们仍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直接导致了此次日元的急速升值,但原因何在呢?日本多家报刊的“社说”均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政治家们,正忙于权力斗争呢”。

当然,如果能就日本经济低迷课题展开辩论,举行党魁选举未尝不可。然而,民主党内目前谈论的却都是“全党一致体制”、“去小泽化”等争夺内部权力的话题。

9月2日,菅直人大揭小泽的伤疤说,“政治不是金钱与数字的集结”,对小泽“金权政治”进行暗讽;而小泽则反唇相讥,说“菅直人政权故态复萌、毫无新意,与老自民党政权的官僚主导无异”。

据日本2011年度预算显示,包括养老金、医疗等社会保障经费及为兑现民主党竞选承诺所需的经费,一般预算支出的申请总额超过2010年度的95.038万亿日元,达到96.5万亿日元以上,创历年最高纪录。而用于“经济增长战略”的特别项目预算申请已大大超出规定的逾1万亿日元,约达3万亿日元。

据此日本财务省的分析师认为,日本经济的低迷使得政府面临巨大的财政支出压力,因此到年末为止的预算编制工作必将遇到重重困难。

然而,祸不单行。据9月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日本的债务风险有日益升高之势,甚至不久日本就将与希腊、冰岛、意大利和葡萄牙等国的债务一样“濒临不堪负荷的地步”。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说,菅直人是一年当中日本的第三位首相,上任仅3个月,但是他在民主党内的领导地位已经开始受到挑战,但现在期望领导日本走出滞胀的却是“头发花白的小泽一郎”。该报还调侃,如果小泽成为首相,他将是小泉纯一郎2006年离任以来“最有意思”的日本首相,他也会成为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

英国《经济学人》的文章也持批评态度,该刊说小泽最新的这一“花招”是他所耍过“花招”中最黑暗的。

民众感到“心寒”

据日本媒体报道,面对着民主党空前的内讧,日本自民党党魁谷垣祯一心里乐开了花。而外界也揣测,不管结果为何,民主党分裂已成定局。于是,选举过后的民主党不足以单独执政,因此“民主党与自民党将组成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正在逐渐成为事实”。

如此说来,在民主党的这场内部大战中,作为局外人的自民党将成为“唯一的赢家”。据日本媒体透露,自从民主党发生“内战”以来,自民党党魁谷垣祯一天天都关注着局势的发展,不断与幕僚商讨对策,唯恐有什么闪失而贻误了大好形势。按理说自民党只需隔岸观火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但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传出了自民党加紧内讧的信息。难怪日本媒体讽刺说,“看来日本真的要分裂了”。

9月2日,日本自民党最大派系町村派的前首相森喜朗突然向前首相安倍晋三发飙,此后更提出了退会申请,理由是在8月举行的自民党参院议员会长选举中,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投票时无视该派方针。

本来在上月的参院议员会长选举中,町村和森喜朗力推该派的前参院干事长谷川秀善,但安倍却将选票投给了提倡“新老换代”的前外相中曾根弘文。结果中曾根、谷川得票数相同,最后经抽签决定由中曾根担任会长。

据说,在得知安倍的投票去向之后,森喜朗耿耿于怀地说:“他根本不了解我们为支持小泉纯一郎、安倍、福田康夫三位前首相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我不想与他再有瓜葛。”

对于自民党内部的新内讧,日本共同社评论说,“这暴露了自民党内部派系对立严重,说明沦为在野党后导致该党失去了凝聚力”。

不管怎样,日本民众还是在焦急地等待小泽与菅直人大战的最后结果。据日本《每日新闻》最新民调显示,78%选民希望菅直人赢得总裁选举,而17%选民则认为小泽一郎适合任总裁。《读卖新闻》的民调结果也几乎一致,67%支持菅直人,14%支持小泽一郎。

然而,在民主党精英政治层面菅直人的情况则不容乐观,据日本选举专家分析,菅直人目前还处于下风,最后鹿死谁手尚难预料。对此,英国《独立报》驻东京记者大卫·麦克尼尔(David McNeill)在博客上烦恼地说,“小泽虽然在舆论调查中远远落后,但是因为所属派系议员众多,因此可能成为首相,这种选举制度实在让人费解”。

“民主党去年秋天上台执政,许多人盼望自民党式派阀政治能就此终结,但如今民主党的内斗比自民党的还要惨烈,因此可以说民主党已经将‘改变’ (change)的口号抛到九霄云外。”复旦大学的日本问题专家陈云教授对记者指出。在她看来,“日本经历了20年的经济低迷,老百姓怨气很大,但现在政治家们却忙于权力斗争,这无疑让民众内心里非常失望。”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葛晓光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