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舆论追问下 日本官学商利益集团“原子能村”浮出水面

2011年04月17日 20:51
来源:新华网 作者:冯武勇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新华网东京4月17日电(记者 冯武勇)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以来,日本公众非常困惑:为什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抗海啸设计标准这么低?为什么多重保险的应急电源全军覆没?为什么东京电力公司没有第一时间采取最有效手段?为什么政府没有及时介入救险?为什么核电安全监管机构云遮雾绕?

舆论的不断追问下,一个封闭自负、共存共荣的原子能官学商利益集团逐渐浮出水面。日本媒体称之为“原子能村”。

“原子能村”主要由3方面组成。其一是东电为首的电力企业和日立、东芝等核电设备商;其二是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和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的官僚集团,是电力企业的行政监管部门;其三是核工业、核物理等领域的专家学者,主要分布在原子能安全委员会以及文部科学省的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等部门,任务是提出核能相关政策,监督核电安全运营,提供核能研究成果。

这原本是一套各负其责、互有牵制的体系,但实际上在推进核电过程中,沦为一个盘根错节、利益均沾的小圈子。据日本媒体报道,东电在其中起着“龙头大哥”的作用。“原子能村”中,处处可以发现东电的人脉和金钱。比如,原子能委员会由5名委员构成,其中之一是原东电高管尾本彰。今年1月,刚刚退休的资源能源厅前长官石田徹宣布出任东电顾问。东电副社长武藤荣则是资源能源厅下原子能安全保安部会的委员。

日本核能企业在学界也神通广大。原子能安全委员会现任委员长班目春树原先是东京大学教授。2007年,他在围绕静冈县滨冈核电站关停的官司中充当被告中部电力公司的证人。他当时作证说,应急电源绝对不可能全部毁于地震。而福岛核事故表明,这种情况仍有可能出现。

日本中部大学核能专家武田邦彦最近声名鹊起。他通过个人博客,不断质疑福岛核事故后官方发布的数据和说明,指导如何自我防护核辐射,赢得大批追随者。武田曾出任原子能安全委员会专门委员。他在一篇博文中描述了5年前原子能安全委员会上的一次有关核电站耐震设计方面的审议会。武田说,他当时提出3个疑问,但都被内阁府官员轻描淡写地打发了。

这些年,东电屡屡曝出篡改核电站安检数据、不规范操作等丑闻,但都轻易躲过政府制裁。运行已有40年的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原本今年3月到废堆年限,但就在2月份,又获得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批准延长运营10年。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原先置身于“原子能村”中的一些专家学者率先反省。本月初,包括原子能安全委员会两名前委员长在内,日本“第一代”16名核能专家联名发表应对事态“紧急建言”,上来先向国民道歉。原子能安全委员会现任委员长班目春树、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理事长铃木笃之也在6日的国会听证会上,就以前在核电站安全问题上的“麻痹大意”谢罪。

政府监管体系的弊端也引起重视。日本首相菅直人表示,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有必要从经济产业省中分离出来。执政的民主党内有一种意见认为,应该把保安院和内阁府的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合并,仿照美国核管理委员会,成立一个更具独立性的核能安全监管机构。

东京电力公司17日公布了福岛第一核电站抢修时间表,称反应堆进入安全的“低温停止”状态需要6至9个月时间。东电社长清水正孝则定于18日在国会接受“考问”。

可以预想,无论福岛核危机最终结果如何,日本“原子能村”必要瓦解。

福岛核电站事发后,一直置身“村”外的立命馆大学名誉教授、核专家安齐育郎忠告同行们和政府,不隐瞒、不撒谎、不刻意淡化,这样才有可能避免事态继续恶化。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原子能 日本 官学商利益集团 舆论 浮出水面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