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专访资深日媒记者:日本再生必须推翻“官阀系统”

2011年04月27日 09:21
来源:东方早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声音

“官僚是一个强大的系统,他们与大财阀、政治家抱团,拥有深厚的积淀和丰富的经验。在日本发展的历史中,这一系统发挥过积极的作用。然而发展到今天,这个陈旧、保守的系统已经在阻碍日本前进的步伐。”

早报记者 王国培

“我把(日本)官僚和财阀组成的系统称为‘官阀系统’。核电站可以说是这个‘官阀系统’的象征。这次(福岛)核事故击中了这个系统的痛处,创造了推翻这个系统的绝好机会。”在破坏力巨大的东日本大震灾之后,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这样冷静地说道。在他看来,福岛核危机,是危险,更是机遇。不过,面对日本政治的现实,这位资深的政治观察人士很悲观:缺乏强有力的政治领导人,已经被“官阀系统”强大控制力渗透的媒体操控民意,改革的前景很令人绝望。

本泽二郎曾是一名优秀的政治记者并曾担任日本《东京时报》政治部部长多年。然而,其一本揭露日本政界黑幕的著作却给自己的人生惹来不可挽救的麻烦。不仅这本著作出版没几天就被强行撤架,更使他丢掉了工作。在那之后,本泽二郎便成为了一名自由记者以及评论家。

本泽二郎认为,核电站是日本官僚、财阀控制日本的象征。从福岛第一核电站多年来的数据篡改与隐瞒,到这次事故后的拖延处理,自相矛盾、错误百出的信息披露,事态的一步步失控,以及在后期中隐约可见的偃旗息鼓的媒体质疑报道,无一不显露出这个被他称为“官阀系统”的病态和强大控制力。

经济弱则国弱

东方早报:国会政策难产、首相频换是日本政治给外界最直观的印象,因此国际社会喜欢用“弱”来形容日本的政治。这些现象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本泽二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日本根本的问题,是经济混乱。经济乱,政治也乱。自从20年前泡沫经济破灭以后,日本经济就一蹶不振,政府负债累累,2008年又经历金融危机。这次大地震更是雪上加霜。经济不恢复,政治也无法恢复。

东方早报:您的意思是,先要医好经济,政治自然就会好转。但是依靠目前的政治体制,经济治理似乎很难有起色,过去20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日本需要什么样的政治改革?

本泽二郎:日本的选举制度在战后进行了多次改革,从最初的大选区制到如今的小选区制和比例代表制度。

小选区制已经实行多年,当年,推行小选区制的政治力量是为了最终实现修改日本宪法的目标。如今时过境迁,修宪已几乎没有可能,而小区选制的弊病也渐渐显露。小选区制把日本分成许多小的选区,每一个选区只能选出一位议员。这种选举制度对大政党有利,对小政党不利。由于只有一人能胜出,小选区制度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国民的声音。日本需要更公平的选举制度,比如中选区制度或大选区制度,这样才能更好地反映国民的声音。

东方早报:日本众参两院分别受两大政党控制形成“扭曲国会”。有观点甚至认为,如果没有民主党实现政权更迭,由战后以来拥有丰富执政经验、且与美国和日本官僚财阀有着良好关系的自民党来执政,就可以实现强有力的政治,一切就都可以改观。

本泽二郎:“扭曲国会”的产生是由民意决定的,是国民的选择。当国民对老资格的自民党产生厌倦和不满时,他们首先选择了更多的民主党员进入参议院,这产生了第一次“较劲国会”,即民主党主导的参议院与自民党主导的众议院的斗争;随后,国民在众议员选举中再次把更多的民主党员送入了众议院,选择了民主党上台执政,实现了众参两院都由民主党控制的短暂统一;但是当看到民主党并没有他们期望的那么好时,他们又在接下来的参议院选举中把更多的票投给了自民党。于是,又一个“较劲国会”产生了。这次掉了个个,是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和自民党主导的参议院的斗争。

这种民意的摇摆与焦虑,依然来自国民对经济的不满和不安,年轻人的雇佣问题,老年人的养老保险金问题……宣扬自民党类似于独裁的统治可以改变这一现状是狡猾的。两党轮流执政本身没有错。“扭曲国会”产生的原因依然是低迷的经济。当经济发展顺畅时,一切都会很完美;当经济遇到问题时,一切都将混乱。

官僚与核能产业的经济链

东方早报:谈到日本政治领域的改革,政治主导与官僚主导是一个争论的焦点。两年前实现政权更迭的民主党的口号之一便是实现政治主导,官僚主导的弊病也为许多日本有识之士所抨击;但也有观点认为,官僚主导有悠久的历史,官僚也有着丰富的执政经验,官僚主导也有存在的合理性。

本泽二郎:日本从明治维新以后就一直由官僚主导这个国家的发展。军国主义的产生、侵略中国也是官僚主导的产物。核能发电,也是官僚主导引进的。这次大地震的处理也是官僚主导。我观察日本政治四十多年,才终于看清这一点。他们是天皇的官僚。

官僚是一个强大的系统,他们与大财阀、政治家抱团,拥有深厚的积淀和丰富的经验。在日本发展的历史中,这一系统发挥过积极的作用。然而发展到今天,这个陈旧、保守的系统已经在阻碍日本前进的步伐。日本要实现再生,必须推翻官僚主导,实现政治主导。

这次东日本大地震,地震和海啸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核电站的爆炸和核辐射。恶魔已经被放出来,如何控制这个恶魔,需要花多长时间,政府和官僚已经阵脚大乱,毫无办法。

如果日本现在是政治主导,那么这次事故后,停止核能利用将是必然的结果。但是由于是官僚主导,这是一个由他们引进的产业,里面有太多的利益牵扯。所以,从发生事故到现在,我们看到的是隐瞒、谎言、不负责任和不认账。

我把官僚和财阀组成的系统称为“官阀系统”。核电站可以说是这个“官阀系统”的象征。这次核事故击中了这个系统的痛处,创造了推翻这个系统的绝好机会。

如果能够成功废除核电站,就打赢了推翻这个系统的第一战。同时,也将给日本经济带来再生的机会。放弃核能的利用,大力发展风力、水力等自然能源,就像当年石油危机后日本所做的努力一样。实现安全、安心的能源利用,创建低能源社会,这次地震是实现这一转换的绝好机会。如果日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日本就会有未来。

但是,我对上述目标的实现很悲观,甚至是绝望。这将是一个真正的政治改革。这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还需要强大的民意做后盾。但是,当初举起政治主导大旗的鸠山由纪夫、小泽一郎相继被这一“官阀系统”扳倒之后,日本已经找不到能够领导这场政治改革的人物。同时很可惜的是,民意的聚集离不开媒体的力量,当媒体被腐蚀后,民意这个坚强的后盾便无法使用。日本一小部分国民的反核游行几乎没有怎么被媒体报道,根本没法扩大影响。

[责任编辑:PN004] 标签:日本 官阀 系统 日本政治 日本政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