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罗羽鸣:东京电力社长到福岛县道歉吃闭门羹

2011年04月13日 14:32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 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等级提高至7级。这使日本核泄漏事故等级与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等级相同。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大范围泄露了对人体健康和环境产生影响的放射性物质,因此将其核泄漏事故等级提高至最严重的7级。该机构同时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释放的放射性物质要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少。

凤凰卫视4月12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任韧:欢迎您收看《凤凰全球连线》,我是任韧。从五级到七级,日本核灾难在历时一个月之后,却已提升为最高的等级,特大核事故的方式向人们继法出警告。超出预期,这是日本地震、海啸引发核泄漏之后,最多被听到的词。

福岛核事故所泄漏的放射性物质超过了日本政府的预期,福岛核事故的等级,直追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也超出了日本舆论的预期,事故发生了一个月,严重程度未见减弱,而余震却是接二连三,日本政府束手无策更是超出了国际社会的预期。

核灾难的严重程度大升级,外界对于日本政府隐瞒真相一片质疑声,日本核泄漏的真相究竟如何?天灾人祸究竟谁能够来理清其中的责任?今晚《凤凰全球连线》东京的现场凤凰卫视特派记者罗羽鸣,以及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在上海现场复旦大学核科学与技术系副主任陈建新,共同来解读日本核灾升级之痛。李淼的追踪报道。

解说: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周二晚上首次对外国媒体举行记者会,他回答凤凰卫视记者提问时表示,日本政府没有过低估计福岛核事故,政府官员疏散居民等决策一直基于实际状况,掌握的信息也全部公布给国际社会,非常客观透明没有任何隐瞒。

李淼:一个月来日本政府一直基于错误的级别4的判断,来处理福岛核事故,您现在回顾,是否承认日本政府决策失误?包括避难范围,您认为政府的处理没问题吗?

枝野幸男(日本内阁官房长官):为防止事故扩大,对周边居民疏散指示等处理,都是根据客观的数据,一直预测最坏事态,我们的前提是以大量核泄漏可能性作为前提。评估是客观正确的,对核事故的处理和核事故级别定位,没有同等考虑。

解说:枝野说福岛核电站危机正在逐步好转,至少没有恶化,他强调政府对产品和辐射进行严格检测,市面上的产品都是安全的,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带着偏见,过分排斥日本产品。

陈建新:福岛核电站放射物种类超切尔诺贝利

任韧:日本的核事故提升到7级,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其实我们现在听到两种说法,首先是日本原子能核安全的保安院他的说法是福岛的核泄漏事故其实并不是像切尔诺贝利核爆炸那样释放出大量的核辐射,导致多人死亡,所以两者并不能够相提并论,虽然说等级上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也听到了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有一种说法,现在福岛核电厂的泄漏还在继续,所以未来整个释放出来的核辐射,有可能会超越切尔诺贝利。

接下来要请教在复旦大学的核问题专家陈建新教授了,您是怎么来看这两种似乎截然相反的说法,哪一种能够说服您,7级的核事故对于日本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

陈建新(复旦大学核科学与技术系副主任):这件事情,我感觉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两次事故的比较,不能以一个简单的量上面来进行划等号的对比,应该说从核事故级别的不同来看,有这样几个方面,一个是在核事故中,它向周围释放的核物质的品种这是一个指标,还有就是说从核事故影响的范围,污染的范围,这是一个指标,还有核事故造成影响的深远,也就是说时间上面这样一个问题。

从这三个角度来看,就是对核事故定一个它的级别。从福岛核事故来讲,尽管刚才两种观点似乎有些矛盾,但是我想应该这样来看,从它的核物质的泄漏的品种来看,应该说福岛核事故泄漏的品种我认为比切尔诺贝利事故泄漏的核物质还应该更多。

为什么呢?现在我们知道有几个堆,福岛第一核电厂有几个堆,它的底部溶解以后造成了水从底部,核反应堆的底部向下渗透,然后进入日本的近海。

这样一个通道也就意味着什么呢?在一定的时期范围内,就是说日本的近海在被污染的近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是处于一个稳定污染的状况,在相对稳定污染状况的这样一个水域里边,在这水域里边的一些植物和动物都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在这样一个相继稳定的水域里边形成的这种动植物的伤害,我认为由于动物里边有个食物链,这个食物链的形成应该说对以后到底会给人类造成什么伤害,这个是个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它的时间也好,它的范围也好,未必就一定比切尔诺贝利的范围或者说时间效应来的短,所以我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这个定的7级,并没有过分,当然这个7级是我们在1990年的时候,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核泄漏的事故来进行的一个定义,然后分成1到7级是事故,然后0级是非事故的一种操作的偏差,总的来讲就是8级。

这样一种分法,实际上是当时在切尔诺贝利发生核事故以后,1986年发生的核事故在1990年定出的这样一个事故等级分法,在这样一个分法面前,当然现在日本的核事故定为7级我认为没有过分,而且我感到对前苏联切尔诺贝利的核事故,它现在已经早就划成句号了,而日本福岛的核事故,现在还是仅仅在进行过程中,到底日后还会发现什么情况,我们现在很难下结论。

罗羽鸣:东京电力社长到福岛县道歉吃闭门羹

任韧:好,今天下午我们特别听到了日本的官员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提问的时候说,日本这次的核泄漏情况正在好转,起码并没有恶化,但是刚刚我们也听到了陈教授关于对于日本这次核泄漏灾难后果的一种深深的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从是听到,相互相反的声音,还会有对日本政府的信任吗?羽鸣,你在日本的观察,特别是日本的民众,他们对于核事故升级到7级,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还能够继续信任这一次事故的责任方东京电力,还有菅直人政府吗?

罗羽鸣:是的,首先政府关于核事故事件的评估,态度急剧的转变,也是令当地的民众是相当难以接受的,从5级到6级到7级,这个短时间内一个急剧的变化。刚刚一开始让民众不用过分的担心,到现在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事态越来越严重。

现在很多民众感觉到他们的恐惧和不安的心态也是在升级的,我们跟一些在日本的华人还有当地的民众也聊过,他们觉得在政府现在公布的消息是半信半疑,因为像我刚刚提到的,政府、东京电力和原子能核安全研究院,他们三个权威的机构,经常公布的消息都是意见相驳,是不一样的,这三个权威的机构,他们都达不成一致,那么怎么样让民众应该去相信谁呢?所以大家也产生了很多的疑问。

另外,之前也有很多的民众提出希望在野党和执政党能够联手来处理核危机的问题,但是两党最后并没有达成共识,大家又会觉得在国难当前的时候,两党都不能够携手去处理危机,仍然是被政治斗争所左右的话,他们觉得对政府的信心也是大大折扣的。

昨天在福岛,也是听了一个非常戏剧化的事件,其实感觉到福岛的民众,包括福岛的政府,都是对东京电力有非常大的愤怒之情,昨天东京电力的社长清水正孝也是第一次亲自到福岛县作出一个公开的道歉。

早前他对福岛县的知事发出了道歉的邀请,但是遭到了拒绝。但是昨天他去到的时候,再次吃了闭门羹,当时我们就是在当地采访,前眼目睹了这个戏剧化的变化,在中午时分清水正孝是到了福岛县政府,做出一个公开的道歉,清水正孝的高层,东京电力的高层也是向福岛县知事的办公室递上了名片。他们曾经被告知其实并不在场,但是他们递上名片希望会见知事,但是被通知说不知道能不能够见面。

在他们正在道歉的几乎同一时间,在下午的2点46分,在另一栋楼里面,政府就举行了一个默哀的仪式,接下来福岛县知事佐藤雄平是举行了一个记者见面会。

在发布会上面,我的第一个问题就被知事提出,我们问他东京电力来到福岛县道歉,那么您作出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直接的对我们的回答就是,东京电力来道歉的事情我并不知情,他们来了我也不知道。所以直接这种非常冷漠的态度,也是表示其实福岛县不管是从政府到民众,对于东京电力对于核危机的处理不利,是相当的愤怒的。

[责任编辑:PN026]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