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挪威惨案回顾:“天堂”里的杀手——布雷维克

2011年08月01日 07:24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吴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剧烈的爆炸、密集的枪响,划破了挪威平静的天空。

当地时间7月22日下午,挪威首都奥斯陆市中心,一声巨响,一枚汽车炸弹爆炸,导致政府办公大楼冒出浓烟,周围楼群均遭波及,首相办公室的玻璃几乎全被震碎。8人在爆炸中丧生。

几小时后,在奥斯陆以西30公里的于特岛,700名青少年正在岛上参加露营活动,他们是挪威执政党工党青年团成员,其中八十多人正聚集在主楼,讨论刚刚发生在奥斯陆的爆炸案。

一个身着警服的金发男子,在小岛上缓步行进,他拿着伪造的证件,声称自己是因为爆炸案而前来进行安全检查,保安让他进入了露营区域。他进入主楼,向人群喊话:“你们出来就安全了,我是来救你们的,我是警察。”他让人们集合并围拢成一个圈。

然后,提抢扫射。

幸存者回忆,男子开枪时很冷静,一个紧接着一个。无辜的人们倒下了,他还要走过来补一枪,以确认死亡。学生们跳进草丛、躲在石头背后,但他不依不饶地追逐,还有人跳入水里逃生,他的子弹又跟了上来。有人说开枪的男子同时叫喊着“这只是开始”,也有人说他喊的是“你们都得死”。射杀持续近90分钟,68人丧生,其中大多是青少年,小岛周围的海滩及水面上漂浮着许多遗体。岛上的居民吓傻了,一名主妇说:“他们都是孩子,才十几岁啊。”

警察随后赶到,男子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自杀,他乖乖放下了手中的枪,被戴上了手铐。警方初步认定,嫌疑犯为同一个人——现年32岁的安德斯 贝林 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

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说:“他把我们儿时的天堂变成了地狱。”

挪威版的“9·11”

《时代》周刊把布雷维克称为“天堂里的杀手”。这个天堂指的就是挪威。

挪威地处北欧,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一个遥远国度,靠近北极,地广人稀,很少受到战争侵扰。这也是一个高度现代化的国家,人均GDP在世界名列前茅,人均寿命超过80岁,经常被列为全球最宜居的地方,其健全的社会福利体系更是号称“从摇篮到坟墓”,连监狱设施的精致完备都曾让国人汗颜。

与活跃在国际事务中的欧美大国相比,以挪威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向来以中立的立场得以远离纷争,很少挤入国际新闻的头条。面对如此血腥的案件,挪威《晚邮报》惊呼:“这怎么可能?”

案件还未查清,矛头就迅速指向了“基地”组织,媒体纷纷猜测,挪威加入北约并因此涉及阿富汗和利比亚战争、当地报纸不久前曾刊登的宗教题材漫画,都有可能是引发不满的根源。一个耸动的判断很快在全球传开——这是挪威版的“9·11”。

事实与媒体猜测的刚好相反,这不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恨意,反而是一部分挪威人对伊斯兰世界的厌恶。

目前被锁定的唯一嫌疑犯布雷维克是个纯种挪威人,喜欢健身和打猎,爱玩《使命召唤》和《魔兽世界》等网络游戏,最喜欢的3本书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约翰 密尔的《论自由》和卡夫卡的《审判》。除了交通违规,他没有其他犯罪记录,除了服役记录,也没有其他军事训练的背景。高中和大学同窗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之处,邻居对他也没什么印象。

布雷维克15岁加入基督教新教,而后皈依天主教,20岁时也曾多次创业,而后迁出城市,经营一家农业公司,种植蔬菜瓜果,但这些生意最后都成为他政治运动的掩护——他是一名极右翼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说:“我对我的维京血统感到骄傲,我的名字就是来自挪威北部,可以追溯到维京时代。”

他与英国的极右组织“捍卫英格兰联盟”和欧洲的“停止欧洲伊斯兰化”等反伊斯兰教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经常在互联网上发表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并直接抨击挪威以及整个欧盟奉行的多元文化政策,声称这会“消解欧洲的文化、传统、认同和民族国家”。他对宽容的移民政策和社会主义导向的公共政策表示不满,并疾呼道:“挪威还会是那个挪威吗?”

布雷维克的律师盖尔·利佩斯塔说:“他希望社会发生变革,这场革命需要由他来推动,他希望攻击社会以及既有的社会体制。”他同时向媒体证实,布雷维克目前只承认作案事实,但不认为自己“犯罪”。

可能最多坐21年牢

在被捕后,布雷维克坚持要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解释这一切。他并不想成为殉道者,而是想成为“传教士”。

作案前几小时,他最后一次在Facebook上的发言就是一个长达1516页的文件和一个YouTube视频链接。在这段名为《圣殿骑士团2083》的反穆斯林视频中,布雷维克穿着潜水衣、扛着枪支面对镜头;而在这份题为《2083:欧洲独立宣言》的文件中,他继续声称,自由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一同摧毁欧洲基督教文明,,其中还有一份“A级叛徒”名单,历数了他认为该死的“纵容伊斯兰教”的人,包括英国前首相戈登 布朗、托尼·布莱尔、英国王储查尔斯、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萨科齐和欧盟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等等。

在文中,他介绍了自己的动机,描述了整个袭击案长达9年的筹备过程,包括如何制作爆炸物:

他说道,1999年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挪威政府对宗教漫画的懦弱处理、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阿拉法特等行为,是他对挪威当局不满的几个导火索。

因为有自己名下的农业公司作掩护,他可以名正言顺地购买到多达6吨的化肥,这被他用来制造炸弹,制作场所也正是在他的农场。挪威的乡间民居大多各成一户,并不来往,这给他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独处空间。

为了获取武器,他参加枪支俱乐部,登记持有一把手枪和一把自动步枪。

布雷维克说:“世人将会把我当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纳粹)怪物,我们曾给过和平一个机会,但现在对话已经结束,暴力抗争的时机已经来到。”他声称自己是圣殿骑士团的追随者(这是一个参与十字军东征的中世纪基督教组织),但他不希望被当作一个失控的疯子,而是希望这些暴行能将注意力聚焦到他激进的政治观点上。

这些事先的准备均是为了应对在他被逮捕以后媒体的“轰炸”,他知道自己届时已经无法一一回应,甚至因此写了一段自己对自己的访问。其中一个问题是:“你最想见谁?”他回答说:“教皇和普京。普京看上去是一个公正、果断和值得尊敬的领导人……当然他必须谴责我的暴行,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否认自己有同伙,爆炸和枪击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但他宣称有两个“志同道合”的团体准备加入,全欧洲共有八十多名“同路人”,同时他鼓励自己在Facebook上的七千多个朋友,按照他的行动指南继续下去,并对这项“事业”的未来表示乐观。

可是,大部分网友并没有跟随他的脚步。在袭击案拘押听证之前,Facebook上已经有6万余名挪威民众请愿,希望法院拒绝布雷维克公开听证的请求,因为这将给杀人犯提供一个宣扬罪恶思想的平台。检方也要求把布雷维克的拘留时间延长到8周。

尽管如此,不管人们如何厌恶这个冷血的杀手,但公众并未呼吁加强对公共安全的保护,或许他们认为这极少数的个案并未对这个国家的平静造成根本性的摧毁。

在民众的悼念活动中,首相斯托尔滕贝格说:“挪威是一个小国,但也是令人自豪的国家,没人能用炸弹让我们安静下来,没人能靠开枪让我们安静下来,更没人能让我们害怕做一个挪威人。”他强调,“挪威将以更多的民主和开放来面对这些恐惧”。

讽刺的是,尽管挪威让布雷维克嗜血发狂,但他依然将享受这个体制的宽容。在挪威的法律中,最高刑罚是21年。有人戏称,这代表着布雷维克每杀一个人,平均只需要付出82天的代价。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布雷维克 天堂 YouTube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