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印度学者:在恐怖分子眼里 印度一直是个“软柿子”

2011年07月21日 09:14
来源:时代周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本报记者韩玮

7月13日是死囚阿加莫·卡萨布(Ajmal Kasab)24岁的生日。3年前,他与同伙在印度孟买地铁站等多地发起疯狂袭击行动,致使至少166人丧生。

今年的同一天,“卡萨布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印度时报》有些无奈地调侃。孟买珠宝贸易集散地扎维里商场、孟买歌剧院以及市中心一处居民区再遭爆炸袭击,死伤逾百。

“失望、无助,甚至出离愤怒,这概括了印度民间的一种情绪。近年来,政府花大力气提升反恐能力,但这一次的爆炸说明,印度一直是个‘软柿子’,从未改变。”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斯瓦兰·辛格说。

千疮百孔的孟买

7月13日傍晚7时不到,孟买的繁华和喧嚣瞬间停止。

先是南部人声鼎沸的扎维里市场,在一条宽度不足4米的小巷中部,一声巨响传出,周围珠宝门店和街头摊铺顷刻面目全非。“到处都是血,还有黑乎乎的尸体飞抛出来。”一位黄金经销商告诉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

据警方调查,此处3枚炸弹几乎同时被引爆。7月的孟买正值雨季,市场里的顾客因雨而散,否则伤亡更甚。

这已不是扎维里市场第一次“受难”。近20年来,孟买至少遭到过5次恐怖袭击,其中4次都发生在13日。

这次,另一个不幸被选中的目标是孟买歌剧院。6时55分,安装在该商业区地面下水道口的炸弹被引爆。

在附近珠宝店打工的中国留学生王鑫蕾告诉记者,“那一刻,爆炸声振聋发聩,店里的门窗、橱窗被震碎了大半,还伴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和几个顾客跑出门外,只见黑烟滚滚,还有朝我们涌来的仓皇人群。”

后来,在与同事的谈论中,她得知,此处的爆炸威力最强,许多人被炸飞。逃散的人群在慌乱中发生了小规模踩踏事故,不少人因而受伤。

恐怖并未停止。距离第二声爆炸不足15分钟,达达尔区(Dadar)的一处居民聚集地再遭袭击。此处紧邻孟买的城市地标希瓦吉公园。

“恐怖分子精心策划了这三起爆炸案。”13日夜间,发表电视讲话的印度内政部长奇丹巴拉姆一脸凝重。随后,印度总理辛格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起重大恐怖事件。这些举措不足以驱散恐惧。

正忙于预订回国机票的王鑫蕾告诉记者,孟买是一个一刻也不能停歇的大都会,当地人上班、上学一如平常,但整座城市仍被各种流言所笼罩,路人大多小心翼翼、行色匆匆。

北京外国语大学印度学者比诺德·辛格为自己取名为“高兴”,但谈起孟买爆炸,他直言很“悲伤”。

孟买首次遇袭要追溯至1993年3月,当时,印度全国13个地区相继发生爆炸,253人死亡,712人受伤。而过去几年中,孟买屡遭各类炸弹攻击,仅2007、2008两年就曾爆发两次极为严重的连环恐怖事件,800余人不幸遇难。为何受伤的总是孟买?

“从策划者的角度来看,其目标就是尽可能地制造社会恐慌,因此,在印度经济中心孟买制造恐怖,效果最好。”印度新德里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谭中教授告诉记者。

而斯瓦兰·辛格认为,反印势力希望击毁支撑印度作为新兴亚洲经济体的根基。孟买是印度的金融之都,袭击它,将对全印度的投资、贸易、旅游等方面造成影响。

尽管至今未有学者估算出恐怖袭击究竟对“印度崛起”造成了多大创伤,但从以色列的经历中可窥一斑:2001—2003年,以色列国内的恐怖活动将该国GDP拖累了10-15个百分点。

除了冲击效应,孟买的纷乱还因当地尖锐的民族宗教矛盾而无法避免。“印度教、伊斯兰教、锡克教、拜火教、耆那教、佛教等大大小小的教派都在孟买设有分支。他们讲62种语言和方言,信仰不同、利益分歧,而且各据一方。冲突如何杜绝?”印度德里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斯里玛蒂·查克拉巴里(Sreemati Chakrabati)教授说。

城市安全之忧

遭遇恐怖袭击成了孟买的宿命?

谭教授在印度生活多年,他觉得当地人崇尚自由,不喜欢政府过多限制。老百姓违反城市管理规则的事件数不胜数,但政府只能宽容。同时,孟买是印度最大的城市,拥有超过2000万的人口以及相当规模的流动人口,居民来历混乱复杂。

“而且,孟买是座开放性城市,每年从国外偷渡进来的人数无法统计,恐怖分子想要渗入也相当容易。”谭中说。

事实上,2008年卡萨布一伙人就是偷渡入境,他们先劫持了一艘渔船,而后换乘两辆充气筏,从孟买南部上岸。那天,印度国内正好有一场重量级板球比赛,当地村民都围坐在电视机旁欣赏这项国民运动。于是,这些陌生面孔一路畅行。

此后,吸取教训的印度政府一方面扩充警察队伍,加强训练,并购进大量高端武器装备;另一方面,专门创建了国家调查局,负责侦查各类袭击案件,并在全国多地,包括孟买,成立了突击队基地。然而,这些努力仍未能将所有恐怖分子排除在城外。

“目前,孟买民间的不满情绪集中于两点:警察的装备仍然太差,没有足够的车辆和武器;其次是反恐法的问题,1998年印度人民党通过了反恐法,只要怀疑某人可能参加了恐怖行动就可将其逮捕,但国大党上台后便废除了这项法律。这致使目前整个印度只有孟买一个城市执行反恐法。”

比诺德·辛格还谈到,孟买这么乱,南亚这么乱,美国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这些恐怖分子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不是为袭击普通民众,更多是希望获得国际恐怖组织的承认,这是其反抗美国、西方的一种方式。”

(本报记者李响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报道:

孟买:天堂地狱一线间

本报记者韩玮实习生徐向科

新加坡人Tracy是一个服装设计师,3年前旅居孟买。几乎每晚,结束工作的她总要精心打扮一番,然后,开始光怪陆离的夜生活。

在孟买,晚宴一般9点开场,派对通常要持续至凌晨4点。

“孟买夜生活特别丰富。但近年来,由于屡遭恐怖袭击,政府加强了公共娱乐场所监管,取缔了不少晚间娱乐场所。不少年轻人对此大为不满,但当孟买的爆炸声再次响起,当局又被指‘管理无能’。”Tracy说。

孟买是矛盾的,关于它的任何故事总是充满了悖论。

孟买,这个名字源于印度教女神孟巴的马拉地语。她是雪山神女的化身之一,渔民的保护神。孟买的葡萄牙语“Bombaim”,意为“美丽的海湾”。这座位于印度西海岸外撒尔塞特岛上的城市,濒临阿拉伯海,被称为“印度的西部门户”。

3年前赴孟买大学就读的王鑫蕾在当地旅行社做兼职导游时,学金融的她经常这样介绍孟买:印度的“商业之城”、“金融首都”,是印度储备银行(央行)、进出口银行总部所在地。印度国内70%的股票在这里交易,50%的百强企业聚集于此。它贡献了全印度10%的工作岗位,所得税的40%,关税的60%。

2011年的孟买似乎已是“天堂”。“太多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公共设施、基础建设大有改观,国际大都市的范儿已经有了。”王鑫蕾说。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柿子 印度 孟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