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曼德拉曾提议南非总统每年春节发布新春贺词


来源:潇湘晨报

人参与 评论

武装活动失败后,入狱27年的曼德拉并没停止反种族隔离斗争,而是选择了温和的非暴力途径,与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大主教图图等合力推动了南非的种族和解。南非最终实现民族和解的根本原因和内在动力是什么?这个转型是通过什么方式和平实现的?                  综合新华社、本报记者张祥报道

1994年,人们庆祝曼德拉当选南非总统。南非的转型,奇迹般地以和平方式实现。资料图片

1994年,人们庆祝曼德拉当选南非总统。南非的转型,奇迹般地以和平方式实现。资料图片

原标题:转型:南非和解之路如何实现

武装活动失败后,入狱27年的曼德拉并没停止反种族隔离斗争,而是选择了温和的非暴力途径,与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大主教图图等合力推动了南非的种族和解。南非最终实现民族和解的根本原因和内在动力是什么?这个转型是通过什么方式和平实现的?                 

综合新华社、本报记者张祥报道

作为一位享有世界性声誉的著名政治领袖,南非国父、首任黑人总统曼德拉牵动着全球公众的目光。他领导南非黑人打破种族隔离的壁垒,又用温和的方式宽恕了隔离罪行,被视作民族和解的符号。

[个人的转型] 以演讲对种族主义政权下“宣战书”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1918年7月18日出生于南非东南部小镇姆韦佐。部族人叫他“马迪巴”。他的父亲葛德拉·曼德拉是当地滕布人首领约金塔帕·达林迪耶博的顾问,娶了4个妻子,有4个儿子和9个女儿。

曼德拉在其自传《漫漫自由路》中写道,父母不识字,是虔诚的基督徒。他幼年时受“风俗、宗教和禁忌”约束,放过牛。

23岁时,曼德拉为逃避包办婚姻,逃往约翰内斯堡。两年后,他开始在金山大学学习法律,与不同种族和背景的学生交往,既遭遇种族主义歧视,也接触非洲人争取自由平等的思想,燃起对政治的热情。

当时的南非,由南非国民党执政,制订一系列种族主义法律和法令,使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系统化、制度化,当局镇压黑人权利运动,引发黑人强烈不满。

依据当时法律,黑人地位低下,可遭遇任意搜捕、殴打甚至枪杀;黑人不能涉足白人商店、餐馆和娱乐场所,不能和白人同乘公共汽车、不能喝酒、不能经商。肤色成为南非人命运的关键。

在非国大的一次会议上,曼德拉发表题为《自由之路无坦途》的讲演:“治疗我们(南非人)伤痛的时代到了,弥合我们裂痕的时机到了,这个时代应由我们建立。”不少人评价,这次演讲是对种族主义政权的“宣战书”。

他曾是暴力抵抗的践行者

1944年,曼德拉参加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种族隔离制度立法后。曼德拉和一些激进分子决定发起抵抗运动,这些活动迅速遍布南非。

1960年,南非发生“沙佩维尔”惨案。警察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打死69人,打伤180人。黑人抵抗运动被推向新高潮。

南非随即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取缔非国大,并禁止一切抵抗活动。曼德拉的活动转入地下,他组建了非国大的武装力量“民族之矛”,用武装斗争的方式来对抗政府暴力镇压。50年代到60年代,曼德拉参加了所有反种族隔离的运动。

这让他成为当局头号通缉犯。为了让曼德拉永久销声,当局将他逮捕并判处无期徒刑。1964年到1990年27年的牢狱之灾,也成为了他反种族隔离斗争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笑泯恩仇,他被视作“软弱”

直到1990年,73岁的曼德拉才被释放。这位昔日锋芒毕露的自由战士已经被打磨成一位宽容、睿智的领袖。

曼德拉出狱同时,非国大党也被解禁,出狱后的曼德拉积极同官方对话,以求结束种族隔离制度规章。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曼德拉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

当时黑人内部有相当激烈的种族主张,强调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所有白人无权生活在南非等等。但曼德拉执政后,并没有对白人复仇清算——他甚至被激进的泛非大等政治组织视为软弱。

曼德拉则呼吁南非人共同治愈过去的伤痛,弥合历史造成的分歧。他笑泯恩仇,用宽容和博爱化解种族仇恨,为南非的政治稳定奠定了基础。

谈及曼德拉的转变,湘潭大学国际关系与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广一教授表示,甘地主义和“泛非主义”起到很大作用。前者强调“非暴力”,后者主张非洲所有的民族和人的统一、平等、团结,这对今天南非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对手的转型] 白人总统给曼德拉“松绑”

当95岁的曼德拉卧床不起时,77岁的德克勒克也躺在病床上。相比曼德拉病榻前的热闹,这位把自己“赶下台”的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寂寞多了,无福享受民众的祈祷。他的名字只是偶尔出现在以曼德拉为主的新闻报道中——“曼德拉和德克勒克共同获得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

1989年12月,曼德拉第一次见到德克勒克。他当时便觉得,德克勒克和以前的白人总统有所不同,“似乎真正想听取和理解我们的意见”。

很快,次年2月的议会上,德克勒克发表震惊世界的演讲——承诺将“建立一套完全崭新和公正的宪法体制,使每一个公民在宪法、社会和经济的每个方面都能享受公平的权利、待遇和机会”。

这意味着,世界上仅剩的实行种族隔离的国家,南非,开始了实质性的政治变革,而这竟是以白人总统为对手松绑的方式推动的。

九天后的下午,曼德拉和妻子温妮手拉手走出监狱,德克勒克在电视机前观看了直播。1991年,各政党终于坐在一起召开“民主南非大会”。

国内外的政治合力

有分析认为,德克勒克做出这一决定,有其对政治局势的考虑。

1989年德克勒克当选总统时,长达41年的种族隔离政策,已经将黑人白人之间的对峙激化到无法压制的地步。暴力反抗此起彼伏,镇压黑人的开支占到政府总支出的30%。国际社会也强烈谴责南非种族制度,并对其实行经济制裁。在这样的形势下,德克勒克不得不做出改变。

1993年,多党制宪谈判取得突破,通过《南非共和国宪法草案》,旧的种族主义宪法随之废除。这表明三百余年的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在法律层面上宣告结束。1994年4月26日,南非历史上首次“一人一票”大选开幕,曼德拉当选总统,德克勒克出任第二副总统。

谈及这个时代,李广一表示,当时冷战结束,世界已经走向和平,有一种一切走向复苏的气氛,很多国家内部斗争也受这种潮流的影响,德克勒克放权也受到这种大环境的影响,这是一种比较重要的外部因素。

[国家的转型] 第三条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作为曾经世界上种族冲突最激烈的国家,新南非并没有用纽伦堡审判式的方式来处理遗留问题,也没有选择遗忘,而是找到了第三条道路。

1995年,曼德拉签署了《促进民族团结与和解法》,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委员会由大主教图图担任主席,18名成员中有许多宗教界人士,10名黑人,8名白人,人员构成代表了政治、宗教、职业等社会各类层次。那些曾经作恶的人,向委员会提出申请,坦白罪行,并申请赦免。这一设想得到许多公众支持,一幕幕令人感动的情景发生了。

“非国大举行政治活动自由游行时,西斯凯伊的国防军士兵开枪射击手无寸铁的游行者,造成30人死亡。”大主教图图在其《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一书中记载了比绍大屠杀的情形。

委员会就大屠杀进行了两次听证会,第一次举行地点就在惨案发生地点不远处,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既有当年受伤的人或者死者的亲属,也有参加过游行的人,“会场气氛紧张浓烈”。大厅里,施害者开始坦白罪行,当一名白人军官表示他的确命令士兵开了枪后,会场的“紧张的好像凝成了硬块”。

这名军官接着表示:我要说我非常抱歉,我要说我们终生都将背负大屠杀的重负。但我特别请求那些受害者不要忘记——我或许无法提出这样的请求,请你们宽恕我们,让军人们重新回到社会中去,完全接纳他们,设想一下他们当时承受的压力。我只能做到这些。我非常抱歉,这个我可以说,我非常抱歉。

出人意料的是,大厅中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谁也没有料到那天事情的转向,仿佛所有人挥动着特殊的魔棒,将愤怒与紧张瞬间化解为社会宽容的壮观场面。”大主教图图在书写道。

历经数年时间,真相委员会听取了2.1万名证人的陈述。2003年,委员会得以将7卷报告递交给时任总统姆贝基。至此,南非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才真正翻过去。

李广一表示,曼德拉所欣赏的民族平等民族和解,和他过去所受的教育有关,他是天主教徒,从小在教会里接受教育。他主张解放后的南非要建立西方那样的民主制度,这对今天的南非有一定的影响。

“后曼德拉时代”的考验

美国《时代》撰文称,人们还必须深思南非在后曼德拉时代所面临的问题,非国大党的领导者们未能继续发扬曼德拉遗留的高尚精神,其因私废公的行为已使社会越发不安。此外,与非洲其它国家相比,南非被一波波罢工暴力事件和无休止的党派内部纷争所困扰,经济形势也每况愈下。

世界知名投资银行高盛4日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结束种族隔离制度近20年来,南非经济取得了较快发展。但仍面临种种挑战:目前,该国失业率超过24%,大部分失业者是青壮年群体。与此同时,南非社会贫富差距明显,85%的黑人属于社会低收入群体,而87%的白人处于社会中上游阶层。

这与南非政府的判断基本相符。今年10月,南非总统祖马表示,目前,白人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黑人家庭的6倍,广大民众面临的贫困、不平等和高失业率困扰处于“不能被接受的程度”。

“尽管获得了政治上的解放,目前黑人在经济上还没有解放,所以真正的平等并没有来临。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李广一说。

[对话]

当地媒体人:曼德拉对华人一视同仁

曼德拉是全球最广泛受欢迎的伟人。他为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丰富遗产?为什么他能受到世界上不同大洲不同种族、民族、宗教的人们共同的爱戴?带着这些问题,潇湘晨报记者与《南非华人报》社长、南非问题专家胥建礼进行了对话。

潇湘晨报:曼德拉去世,您怎么看待他?胥建礼:他是人类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黑人也好,白人也好,都很尊重他,他在全世界都受到广泛的崇敬。这与他的贡献和伟大的人格精神有关,他让南非这个世界上最应该爆发武装革命和流血斗争的地方,奇迹般的实现了种族和解。美国总统奥巴马说:“曼德拉改变这个国家,对整个世界作出巨大贡献。很难想象,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当中,如果没有他,人类历史会变成什么样。”

潇湘晨报:除了不屈的斗争,南非是怎样实现种族和解的。为什么曼德拉能够得到全世界不同国家的尊重?

胥建礼:他兼具磐石般的斗志和浩如大海的宽容精神,这是两种最伟大的品格。他利用和平的手段,宽容的心态,法治的程序,促进了种族的和解。曼德拉主导建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堪称创举,在揭露昔日压迫者的暴行同时,又成功的与其和解,这背后就是曼德拉令所有人尊敬的宽容精神。此外,曼德拉还通过留用政府白人雇员、选用白人保镖以及橄榄球外交等方式,弥合黑白矛盾,让经济上占优势的南非白人成为国家发展的一部分。斗志和宽容,两种伟大品质在他身上融合,使得曼德拉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伟人。

潇湘晨报:曼德拉对华人的态度如何?

胥建礼:上面说了,曼德拉深受中国革命的鼓舞,对中国他明确说过“中国是东方一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家,希望能早点到中国去看看”。对南非华人,曼德拉一视同仁,在他的提倡下,从2010年开始每年春节,南非总统都要发布新春贺词,总统的亲笔签名新春贺词也会在我们《南非华人报》上刊发。

潇湘晨报:曼德拉的离去是全世界的损失,您认为他留给我们的遗产是什么?

胥建礼:我认为曼德拉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观。他让人类明白,白人、黑人、有色人、亚洲人等等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应该构建的是一个多种族平等相处的世界。从南非来看世界,任何的种族仇杀、宗教冲突、政党内战应该蒙羞,人类应该朝着曼德拉开创的宽恕的路子去走。曼德拉凭借着宽容精神不仅结束了种族隔离制度,也化解了这种恶制度造成的仇恨和暴戾,所以如果我们都有这种精神,没有解决不了的冲突。

潇湘晨报:有评论认为曼德拉在结束种族隔离制度方面贡献颇多,但在治理国家方面能力不足,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胥建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曼德拉身为南非国父,只担任了一届总统就拒绝连任,他不眷恋权力,深知个人能力终归有限,主动退出政坛,这样的作为无可指摘。而且曼德拉律师出身,推动废除了许多可笑可悲的法律,为南非法治社会的发展进程做出了巨大的推动。     

记者 柳宝来

[记者手记]

“老爹”走了,故园涛声依旧

6日清早得知曼德拉去世的消息,第一时间仿佛回到了3年半前的那个下午:2010年6月23日,在桌湾的风浪中摇晃半个多小时后,我和摄影师华剑踏上了曼德拉的受难地——罗本岛,上岸后仍然听到海浪汹涌、惊涛拍岸的巨响,脑袋里一阵眩晕。

那个被我们在南非的司机尼克叫做“马迪巴”(老爹)的人走了。我们登上罗本岛参观时,他还是南非世界杯期间最大的悬念:因为曾孙女泽娜妮·曼德拉在世界杯开幕前遭遇车祸,不幸丧生,原定参加开幕式的曼德拉缺席了这一南非历史上最辉煌的瞬间。尽管如此,所有人都期待他们的“老爹”还能够在某一时刻出现在球场,与他的子民共同见证人类盛会在彩虹国度上演。

罗本岛既是曼德拉的受难地,也是南非民族和解的故园。罗本岛上绿草茵茵,但没走几步就会被4米多高的监狱围墙挡住去路。墙里是阴森可怖的牢狱,墙外是波涛汹涌的大西洋,海浪声隐隐传来,仿佛是整个大西洋的呜咽。曼德拉在此度过了18年漫长的日与夜,永不停息的涛声成为他最忠诚的伴侣。当年曼德拉在监狱的狱友图拉里已经成为罗本岛的解说员,他给我讲了一个曼德拉的小故事:“南非国民政府的白人多次找到曼德拉,跟曼德拉说,‘我们可以让你去世界上任何国家,只要你离开南非,不再坚持你所谓的种族平等’。曼德拉的回答是,‘哪里是世界?这里就是我的世界,没有平等自由,我永远不会离开南非’。”

脚链和地牢没有磨灭曼德拉的斗志,荣誉和权力也不曾让他迷失,饱经苦难,南非人的“马迪巴”却最终以德报怨。约翰内斯堡的桑顿商业区(富人区)有一座曼德拉的塑像,在附近售卖纪念品的商店白人店主Sharkie是曼德拉的铁杆粉丝,接受采访时他说:“我是荷兰人的后裔,我们的族群在南非生活了一百多年。虽然我不是有色人种,但是我仍然十分崇拜曼德拉。他经历了27年的囚禁生涯,担任总统后却没有对任何人有过抱怨,据我所知,在很多白人家庭中都有曼德拉的大幅照片。曼德拉的存在,让我们每一个南非人都时刻提醒自己要包容、友爱,他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与我们一起登上罗本岛参观的,还有赫赫有名的荷兰国家队。罗本、斯内德、范佩西等一众白人巨星肃穆、静默地列队参观关押曼德拉的囚室,经过窗口时,每个人都停住脚步,若有所思地打量那狭小静谧的牢狱。那届世界杯,荷兰队最终杀进决赛,赛前曼德拉出现在决赛进行的约堡足球城球场,亲人别离之痛犹新、沉疴纠缠之伤依然,他的脸上却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沉静在全场响起的掌声之中。南非世界杯结束的几年里,每每传出老爹病危的消息,总会第一时间上网关注核查。直至此时,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悄然而至,不免又在唏嘘中怀念那令人眩晕的大西洋的涛声了。       

记者 柳宝来

曼德拉生平大事记(1960-1990)

1960年3月参加了南非人民在沙佩维尔举行的反对“通行证法”大示威。

1961年5月领导抗议和抵制白人种族主义者成立“南非共和国”的罢工、罢课、罢市运动,后转入地下武装斗争,被任命为非国大领导的军事组织总司令。

1962年8月被南非当局逮捕,同年11月以“颠覆罪”被判刑5年,1964年6月又被控“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改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

1983年至1988年,多次获得为南非解放与和平自由事业作出贡献的各种勋章和奖金。著有《走向自由之路不会平坦》《斗争就是生活》《争取世界自由宣言》自传《自由路漫漫》等。

1990年2月11日获释,3月2日当选非国大副主席。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曼德拉 非国大 连任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专题: 曼德拉逝世  

相关新闻: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