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家重建面临哪些挑战 利比亚面临怎样的未来?

2011年08月24日 21:20
来源:新华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全球连线:利比亚面临怎样的未来

新华网北京8月24日电在攻入首都的黎波里一天后,利比亚反对派23日占领了作为卡扎菲权力象征的阿齐齐亚兵营。尽管卡扎菲尚未被抓获,但利比亚反对派已在筹备建立新政权,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也即将召开会议,讨论“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新政治版图。利比亚能否尽快恢复稳定并将面临怎样的未来?新华社记者就此采访了欧美和中东地区的国际问题专家。

利比亚局势能否恢复稳定?

埃及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阿克拉姆·胡萨姆:反对派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利比亚能恢复和平与稳定。卡扎菲下台后,政府军将面临解散,忠于卡扎菲的政府军残部可能回到他们所属的部落,形成民兵组织;与此同时,支持卡扎菲的部落可能继续拒绝接受反对派的安排,与其发生小规模冲突或民兵战争。伊拉克战后被解散的萨达姆军队频频制造袭击事件的情况可能在利比亚重演。

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阿拉伯国家问题专家卡里姆·埃米尔·比塔尔:利比亚的中期形势发展有三种可能:一是各地区各党派各阶层在短期内达成和解,然后由合适的人选来执政;二是像伊拉克一样陷入长期内乱,并滋生各种恐怖活动;第三种,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假设,即利比亚将度过一个充满问题的困难过渡期,这一过程大概要持续数年。

埃及国际大学政治学教授胡达·拉吉卜:利比亚恢复稳定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利比亚是一个典型的部族社会,建立一个中央政府国家将非常困难。利比亚或将建成联邦国家,而这会面临国家走向分裂的危险。

俄罗斯政治分析国际研究所所长明琴科:现在说利比亚危机已彻底解决为时尚早。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将可能分裂成西北部、东北部和南部三个部分,一些部落也可能宣布自治。一旦如此,利比亚所遭受的人道主义灾难将超过伊拉克。

意大利国际政治学院研究员瓦尔韦利:利比亚能否走出危机取决于本国能否结束部族冲突,实现民族和解。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里存在不同派别,他们必须携手合作,向民众展示其决心和能力。未来利比亚有可能陷入动荡和混乱局面,导致西方国家必须进行干预,如派遣维和部队进驻利比亚。

国家重建面临哪些挑战?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主席卡米耶·格朗:有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前车之鉴,利比亚的政治过渡形势显然将会复杂。关键是要快速寻找方案实现国内和解,反对派要联合支持卡扎菲的部落力量乃至部分旧政权人员。另一当务之急是尽快使全国人民恢复正常生活,恢复司法、安全等基本社会公共服务,避免利比亚陷入无政府状态。下一步,联合国应在安理会通过决议的情况下,与非盟、阿盟、欧盟配合,直接介入利比亚事务,并早日代替北约负责协调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

美国战略预测公司北非问题专家贝利斯·帕斯利:利比亚反对派唯一共同之处,就是都主张推翻卡扎菲政权。一旦这一目标完成,很难保证他们还能保持团结。因此利反对派内部必须实现和解,达成某种协议,共同分享政治和经济利益。“全国过渡委员会”应更具代表性,团结更多派别。否则利比亚存在陷入内战的可能。

俄罗斯中东研究所所长萨塔诺夫斯基:一旦反对派上台执政,他们的政治生命将是短暂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由于受到利比亚丰富的油气资源的诱惑,不排除西方国家在利比亚驻军的可能。而根据阿拉伯人的传统,一旦外国军队出现在他们的土地上,他们就会进行抵抗。

阿克拉姆·胡萨姆:战后的利比亚是一个完全被摧毁的国家,西方国家将在重建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利比亚的石油利益将是它们的最终目的。英国、美国和法国都想控制利比亚的石油资源,它们不会允许其他国家分享其投资特权。

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院主席西尔韦斯特里:如果利比亚国内和解进程失败,利比亚将可能面临国家分裂的危险。我认为未来的利比亚领导层将大多来自现在的部族领袖,缺乏足够的施政能力,利比亚缺少领袖人物是未来政治发展的一大障碍。

卡里姆·埃米尔·比塔尔:利比亚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数额庞大的主权基金和大量黄金储备,是个富有的国家。此外,利比亚在旅游和一些高附加值产业方面也有发展空间。如果利比亚社会稳定,将有强大的发展潜力,完全具有重振经济的能力。

利比亚形势在本地区产生发酵反应?

萨塔诺夫斯基:西方试图在中东地区传播民主的做法是愚蠢的,注定要失败。卡扎菲下台将造成西亚北非局势更加动荡,使宗教极端势力上升,恐怖主义更加猖獗。卡扎菲下台还将造成更多非法移民涌入欧洲。

胡达·拉吉卜:卡扎菲政权一旦瓦解,将对仍在动荡中的本地区其他国家反对派起到鼓舞作用。但利比亚与叙利亚、也门有许多不同之处。比如,在叙利亚,军队领导仍忠于总统巴沙尔。也门总统萨利赫仍有相当数量的部族支持,他的政党依然具有影响力。

卡里姆·埃米尔·比塔尔:目前叙利亚与也门的游行者已经受到利比亚形势的鼓舞。但我不认为利比亚形势必然有助于西方国家扩大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势力,因为各国情况差异很大。如叙利亚是一个多教派国家,叙利亚反对派目前一直坚决反对外国军事力量介入,这使外部干预难度更大。(执笔记者:刘黎;参与记者:李来房、冉维、王昀加、张伟、彭梦瑶、周良、康逸)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利比亚 面临怎样的未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