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从“民本”到“民主”:利比亚人民获得最终胜利

2011年08月29日 14:12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丁力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民主的传播

现代民主思想起源于欧洲,在北美最早获得成功。确实可以说,民主是西方价值。

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的形成受到地理、历史等诸多条件的限制。因为原初的条件难得,民主才更显珍贵。没有原发民主的地方可以引种。只要引种得当,精心培育,民主不会水土不服。

在这个星球上,很多事情都受到地理限制,植物和动物的生长也有明显的地理范围。世界古文明大都发源于欧亚大陆的温带地区,从中东一直绵延到远东。这是因为欧亚大陆的面积最大,温带的食物、牛马、矿产最适合早期文明的发展。即使在今天,发达国家也大都在温带。

在发现新大陆之后,美洲的粮食作物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文明。民主如玉米。玉米让更多的人享受温饱,民主让更多的人享受权利。几十年之后,还有多少人会记得民主制是“西方价值”?今天知道玉米原产地的人大概也不多吧?

如果说民主排斥土特产品,那么,唯一的“受害者”就是专制。

民主向外传播需要时间,各国理解和接受民主也需要时间。

在北非,突尼斯、利比亚、埃及的革命已经持续了60多年。他们赶走殖民者,推翻帝制,这是进步。但革命者当年对国民的承诺却没有兑现,而统治者却迅速腐败,把国家当作私有财产。

民主不可能被长期阻挡。如果民主不能渐进,必然会突进。从苏联解体到北非的新革命,这个事实已经被多次证明。卡扎菲夺权40周年的时候,利比亚被举国庆祝,盛况空前,但他的好景已经不长了。

这三个国家都号称实行“社会主义”。冷战之后,各国很少再为意识形态杀人,却为个人的权力和私利杀人误国。其实,意识形态本来就是争夺权力的工具,因此也很快堕落到为个人权力服务。在革命与社会主义的旗帜下,民众的觉醒是这三个国家在半个多世纪中的最大进步。有鉴于此,今年新的革命即使不能完成民主的建设,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也必然向民主靠近很多。今后如果出现新的专制者,他们将有更多的障碍和顾忌。

当国家的目标和前进方向已经明确的时候,不会出现长期的战乱。如果卡扎菲没有镇压抗议者,利比亚军队没有助纣为虐,利比亚向民主的过渡将在和平中完成,正如埃及。在埃及,军队站在人民一边,拒绝统治者向抗议者开枪的命令,局势很快就平静下来,国家将更快地恢复正常生活。

我们不应该对民主抱有过高期望。民主是一个渐进过程,在建立之前和之后都是这样。还不曾有过任何一个政权,他们声称的权力来源与目标与实际情况完全符合。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这些概念与现实可能有很大的距离,而且彼此也不完全兼容。人间从来不是完美的,也不可能达到完美。区别是,有一些政权在努力向这些美好目标前进;而另一些政权则在倒行逆施,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

中国的民本思想

上引“得民心者得天下”是孟子一段话的简化版。《孟子·离娄上》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孟子从大到小陈述“得天下”的方法。如果把顺序颠倒过来,则是:把人民希望得到的给予他们,为他们聚集,他们所厌恶的不要施加给他们,这样可以得到民心;得到民心,也就得到了人民;得到了人民,就得到了天下。

这样的政治智慧,我们今天也不得不叹为观止。

同在这一章中,孟子还认为,桀纣失去天下,原因是失去了民心。

孟子不是“民本”思想的先行者。中国是一个早熟的文明,至少在3000多年前的周初就已经进入到“民本”时代。当时的“民本”思想在今天仍然是最先进的。

古老的《尚书》有多处强调民本。在4000多年前,大禹训诫说:“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五子之歌》)人民是国家的根本,根本稳固了,国家才会安宁。大禹不看重贵族或官僚阶级。

周武王伐商时,作《泰誓》。他说:“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泰誓上》)上天听从人民的希望。这是周朝取代商朝的理论根据。武王还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泰誓中》)人民是上天在地上的代表,而不是相反。任何控制媒体的独裁者都有“欺天”之罪。“予一人”强调的不是大权独揽,而是统治者的责任。他要独自承受天谴。

周公旦对蔡叔的儿子蔡仲说的:“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蔡仲之命》)皇天并不特别眷顾某些人,只支持有德之人。“民心无常”包含了现代政治的智慧,统治的合法性不是一劳永逸的。统治者永远不能放松努力,要随时给百姓带来利益,否则就会被上天和人民抛弃。

今天的一个错误理解是,民主就是“为民做主”,而主权只是“主”的权。有人把主权与人权对立起来,还要辩论孰大孰小。这样,“民”的范围必然萎缩,最后只剩下统治者自己,统治必然不稳定。

事实上,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古人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只是不知道如何在制度上更好保证天下人的权利。缺少相应的技术,而民本思想产生于统治者,有天生的缺陷,独立的学者,儒家也寻求做官,后来又发展出法家。在一定程度上,民本思想可以成为通向民主的一个台阶。

《荀子·王制》记载了当时的一个成语:“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荀子是儒家向法家转向的关键人物,他已经把百姓当作工具了,而不再是目标。

后来,这句话被简化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语出魏征与唐太宗的对话,记载在《贞观政要·论政体》中。贞观之治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盛世。

但那时统治者已经把百姓踩在脚下,他们在水上快乐地荡舟,用桨拍击水面,但还不敢(有人还不忍心)虐待百姓,所以才有真正的盛世。

总体而言,宋朝比前朝更为开明。北宋宰相文彦博(1006-1097)反对变法。宋神宗说:变法确实让士大夫不满,然而百姓又有什么不便的呢?文彦博回答说:“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续资治通鉴长编》)他指出了一个事实:宋朝实行君臣共治天下,百姓被排除在外。这种精英政治仍比权贵政治好很多。宋朝在中国2000多年的专制史上是最开明的,也因此较为繁荣。

中国的政治智慧基本上都出现在先秦时期。从民本到民主,中国“过渡”了3000多年而无结果。专制在元朝之后持续强化,在20世纪达到最高峰,文明严重退化,以致到了21世纪初,“民本”的口号居然被誉为一个巨大的政治进步!另外,在西方民主制度的启发下,20世纪中国的两大革命党都高举民主的旗帜,以之争取民心。从清末到现在也“过渡”了整整100年——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20多年前,逃到台湾的国民党才终于兑现了它的民主承诺,宣告了革命在这个小岛上结束。“民本”思想的真正实现只能是在民主制中。当人民自己当家做主的时候,官员将免去“为民做主”的繁务,也不须有人耳提面命地要他们“为人民服务”。他们只须做好本职工作。

古人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即永远顺应天命,却不依赖天命,还要自强谋求更大的幸福。这是周公旦纪念周文王的诗(《诗经·大雅·文王》),孟子引用过。他们知道,人应该把顺应天命与个人努力结合在一起。新的历史可以从践行这句话开始。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利比亚 卡扎菲 胜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