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新闻故事:卡扎菲 不羁的沙漠之子

2011年03月27日 11:56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喜欢称呼自己做“革命的领袖和导师”。在西方联军的猛烈轰击下,他誓死不离开这片土地,现在来看特别制作的新闻故事卡扎菲。

很多人都知道卡扎菲去到哪里,他的帐篷就建到哪里。

出生于游牧家庭的卡扎菲,除了喝矿泉水和骆驼奶,不喝任何饮料。他喜欢住帐篷,骑骆驼,接见嘉宾都不在饭店,反而喜欢自己搭帐篷,每次出访,坚持穿传统服饰,他那具标志性的贝都因大帐篷让不少国家感到左右为难。

2009年卡扎菲自40年来第一次到美国出席联合国大会,引起不少人反感以至当地酒店纷纷拒绝接受他的入住申请。

起初,卡扎菲打算在出席联合国系列会议期间在纽约中央公园搭起大帐篷,但被纽约市拒绝。然后,他考虑住在利比亚在新泽西州恩格尔伍德市郊区拥有的一处庄园里,结果引发当地人不满,最后他在纽约郊区租借了美国亿万富翁唐纳德·特朗普的一块空地搭建帐篷,但最终仍遭到有关部门的强行拆除,以搭建违法建筑物的罪名对他提出刑事诉讼。

我相信,无论如何是需要进行检查,调查,搜查确保他是安全的,他来到这个国家后,我不想如果一旦发生问题而找到藉口。

2009年9月23日,卡扎菲首次亮相联合国,在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据悉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了避免和他碰面,请工作人员安排卡扎菲从另一侧上台。

卡扎菲讲到激动处还把手中的《联合国宪章》扔在地上,虽然联大给每个领导人的时间是15分钟,但卡扎菲的发言持续了足足96分钟,令到同传疲惫不堪。他在讲话更炮轰安理会。

卡扎菲:联合国宪章序言中说,所有国家不论大国或小国都是平等的,但在常任理事国中我们是平等吗,不,我们不是平等的。序言中又说,对于所有国家,不论是大国或是小国都所享有同等的权力,但是我们有否决权吗?在联合国宪章中也没有说明联合国能够干预任何一个国家的内政,也没有说明可以干预某一个特定国家的内政。

据《围观》第九期刊登的“卡扎菲娘子军”一文指出,1983年,卡扎菲访问毛里塔尼亚,当他从专机上走下来时,五位腰垮手枪,一身绿军装的女保镖紧随其后,高呼卡扎菲万岁、革命万岁的口号,令东道主愕然。2007年12月10日卡扎菲到法国访问。在400名随从中,最引人注目的是30名寸步不离的美女保镖。据悉,10年前一位女保镖扑倒在卡扎菲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替卡扎菲挡住雨点般的子弹。

卡扎菲拥有一支美女保镖卫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卡扎菲在1981年开始在他的卫队中使用女保镖,之后卫队由清一色的女兵组成,一共有40人。过去几十年,他身边的女保镖换了一批又批,唯一不变的是年轻貌美。

1969年9月1日,时年27岁的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了政变,兵不血刃。随后,他向全世界宣布,腐败的伊德里斯王朝寿终正寝,崭新的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诞生了。1977年,卡扎菲宣布还政于民,他废除官僚机构和各级政府,代之以人民委员会,自己担任革命领导人,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头衔。

卡扎菲在1969年推翻政权后,把利比亚命名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1977年改称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1986年最终定名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卡扎菲废除王权之后,没有设立国家元首一职,但以革命领导人的名义行使类似职权。2011年局势动荡时,反对派曾要求他辞职,对此,卡扎菲表示,他没有任何职务,辞什么职。

卡扎菲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世人对他的评价是毁誉参半。不过,不管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要承认一个事实,卡扎菲领导这个大约有六百万人口的石油大国摆脱了贫困。

1981年,利比亚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1万美元,成为非洲最富裕的国家,即使在遭受西方经济制裁多年后,也是非洲生活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国民享受义务教育和完善的医疗体系。

执政前三十年,他热衷于各种激进活动,但执政的后十多年,卡扎菲变了。

9·11后,他是第一个要求缉拿拉登,并向美国表示哀悼的阿拉伯领导人,2003年,他宣布对洛克比空难承担责任,并对受害者家属给予赔偿,又宣布放弃大杀伤性武器,自此,利比亚与西方的关系开始缓和。

为了向西方国家示好,卡扎菲还特意在革命胜利40周年日当天,设下盛宴,诚邀各国领袖前来。不过,除了众多非洲国家领导人积极捧场,西方国家只是派来了部长、大使或者官方代表应景。卡扎菲领导下的利比亚,要真正融入国际社会之路非常曲折。

联合国安理会在2011年3月17日通过利比亚设禁飞区后,卡扎菲以如果世界对我们疯狂,我们也会以疯狂回应的誓言,再次掀起了与西方国家的战火。

对于西方多国的联手空袭,卡扎菲说,西方国家对利比亚发动的军事行动是十字军国家对伊斯兰国家发动的新十字军东征。并且表示他和他的支持者将在对反叛武装和多国部队的战斗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卡扎菲:我为了留在这里付出了代价。我的祖父是第一位烈士,在1911年的第一次战役中牺牲了,我不能给我的伟大祖先带来耻辱,我不会离开我祖父的墓地,我要像烈士一样死亡长伴着着身旁。

面对西方频频施压,联军连番轰炸,卡扎菲可能出现怎样的的命运。美国《外交政策》文章指出,卡扎菲没有可去的地方。他不像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那样选择流亡,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一同被视为阿拉伯世界的“革命双雄”的卡扎菲,很可能将步其后尘。

凤凰卫视 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PN026]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