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滨:我最担忧坎昆会议群龙无首
2010年11月29日 16:30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我现在认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现在国际气候的谈判没有领导,说的严重一点群龙无首。”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的张海滨教授说。

坎昆会议召开在即,凤凰网邀请的几位专家学者都对坎昆作出了分析研究,张海滨教授首先提出“群龙无首”这个概念。他说,自己的忧患主要基于去年哥本哈根会议的收成,“会场乱糟糟的,主要的问题没有谈。”但这次经济危机重创欧盟,本来可以做领军者的欧盟将重点放在经济复苏上,国内百姓的就业问题成为首要大事。

不过,张海滨认为,中国的碳排放经济倒是可以学习欧盟,因为欧盟有真正的运作和进展,它的碳交易市场比较成熟。

在如何防止发展中国家不被分化的问题上,张海滨说,发展中国家从哥本哈根会议后是明显被分化了,如何维护国家之间的关系?首先,要坚定的坚持双规,美国认为发展中国家应该分成几类。其次现在主要的发展中国家,应该加强和这些小岛屿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沟通。“只有团结才有力量,只有团结才能维护基本的发展权益。”

对话主持:陈书娣

嘉宾:张海滨 北京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商务部贸易与环境专家组成员

个人高度认同全球气候变暖

凤凰网:张教授这一次即将奔赴坎昆,会和一个NGO组织学者团一起奔赴坎昆。如果政府和政府之间没有达到一致的共识,也许NGO组织会帮助推动一些协议的促成,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张海滨:学术团体在其中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它可以引起公众的关注,将这些声音传出去,再返回到政府,因为这块还是各国首脑在决定谈判的进程,他们关注到这些形势的变化,所以我认为这个作用是非常明显,而且日益的重要。

NGO还可以让这个谈判更加透明,迅速把谈判信心传向四面八方。当然NGO非常复杂,有真正的是环保的NGO,也有一些NGO是企业支持的,包括有一些利益集团支持的。

凤凰网:联合国报告中调查中国人对气候关注程度,是高于美国的,您怎么看待这个调查?

张海滨:中国人还是很关心气候问题的。包括很多媒体的报道,比方说在内蒙,在牧民里面他们做过一些研究,中国的牧民也很关注这个气候变化,国外很多的媒体都挺惊讶的,但在美国,有25%左右的人强烈关注或者支持气候变暖这样一种观点和理论。还有20%的人是怀疑的。

这个问题也是不断地在问在提起,我个人是高度认同气候变化、气候变暖这样一种基本观点和理论,但是我是学社会科学的,如果你要是让我去说服那些怀疑气候变化的科学家,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哥本哈根会议之后联合国又委托国际科学院联合会调查,他们在今年的8月31号公布了他们独立调查的结果。我特别看重那个结果,因为我想我们要尊重科学,要尊重科学家的意见,特别是世界一流的这些科学家,他们应该代表了世界科学目前最高的水准。

政府首脑不参与坎昆有助于细节落实

凤凰网:您刚才提到的有一些科学家,有一些民众正在怀疑全球是否在变暖,这个原因是不是也影响了这次谈判会议很多政府首脑的参加?而政府首脑不去参加坎昆,有怎样的影响?

张海滨:首脑不去坎昆主要是哥本哈根会议的结果。哥本哈根会议到今天依然还有很多争议。但是哥本哈根不是成功也不能说它是一次完全失败的会议,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灰色的空间,我们可以做各种评估。哥本哈根协议就为未来的谈判奠定了一个重要的基础,一年之后我们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再看坎昆,大家更理性更加的务实。

哥本哈根有将近130个国家的首脑聚集,好的方面就是它迅速将全球公众、舆论、媒体的焦点,聚焦于气候变化议题,所以极大提升了气候变化在全球议程当中的重要性和它的地位,因为媒体是跟着领导人走的。但不足之处在于各国它要妥协谈判、妥协的余地缩小。因为国内政治和外交谈判是紧密联系,所以国家要在这样一个高度关注的场面做一个让步,非常困难。

所以到了坎昆,我们让这些技术官员去做,领导人最后去签字表达一个政治的意愿就够了,这样有利于谈判进程顺利的推进。

坎昆会议很难有实质性突破

凤凰网:欧盟希望发展中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发展中国家希望发达国家提供更多技术、资金的支持,在这个会议上我们怎么打破这个僵局,是不是中国要先让步呢?

张海滨:现在国际舆论总的一个意见,就是坎昆也不可能有一个实质性、根本的突破,所谓实质性的突破也就是签订一个全面的类似于《京都议定书》这样的一个协议,就是我们说的2012后的国际气候的一个制度、一个协议。不是说一点可能都没有,就是总的来讲可能性是相当小。从最近的天津会议来看,关键性的矛盾还是没有解决,什么叫关键性的矛盾呢?我们知道谈判有五大议题在那个地方,一个是长期目标和愿景,一个是减排、一个是适应,一个是资金、技术。但中期减排,包括欧盟、美国这些继续有一个深度减排但是这个现在也没有任何积极的迹象。发展中国家,我们现在叫双轨制谈判,一个是在《京都议定书》下的国家谈判,一个是长期的合作活动,那么在工业框架下的谈判,这个双轨,那么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它希望并轨了,合成一轨,大家都参与到统一的一个谈判机制里面,这个来讲对发展中国家当然是至关重要。发展中国家要求是双轨,因为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如果把这个归到一并,这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就大大虚化了。

欧盟、美国、发展中国家,基础四国,这些国家在减排的问题上,应该说目前还是有着很大分歧。其实我们现在发展中国家希望发达国家要减,因为欧盟现在公开的整个它是它资源承诺上20%,20%来讲对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不满意的。IPCC的报告希望发达国家中期减排是25%到40%,2020到2025年,现在我们说世界上只有极少数发达国家,他们自己目前的承诺超过25%,欧盟算是比较靠前的了,它也就是20%,其他那些国家像是日本它们都是带条件的。美国现在因为他中期选举以后,前景可能更加不容乐观了,他原来是17%,2005年的基础之上,也就是在1990年这个是4%,这个是不可比的,但是就这个指标目前来讲也没有希望。所以就是说这个减排你可以看到,欧盟对发展中国家的要求,我认为相对来说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这些要求现在很难满足,所以这个前景我觉得还是不令人乐观的。

美国选举结果对坎昆会议不利

凤凰网:美国中期选举中,哪一点是最不利因素?

张海滨: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关键就是美国的众议院被共和党控制了。大家都知道在美国的外交决策里,国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九十年代在谈判《京都议定书》的时候,克林顿政府在京都签字了,但是他回到国内,美国参议院就说这个对美国的经济影响很大,发展中国家中国、印度他们也没有承诺量化减排的这些指标,科学上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以这三个理由就阻止美国政府条约递交到美国的国会。所以后面克林顿政府根本就没有把那个提交,后面小布什干脆就退出了,就不提这事了。

本来奥巴马上台以后,他的关键词是变革,但是两年之后,现在众议院给了共和党。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相对民主党、相对奥巴马来讲比较保守,所以在通过相关的法案,就是我们说的总量控制贸易与交易的法案可能很难通过了。现在如果国内不授权,美国政府它不可能在谈判当中作出一个具体的承诺。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它在这个谈判领域的影响力是其他国家不能替代的,所以美国现在如果不能够做积极的承诺,世界更多的国家将采取观望的态度。

大家一方面感觉到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感觉到压力。这种观望的情绪对各国达成一个积极的有效的国际气候的协议就不利。

目前国际气候谈判没有领导

凤凰网:采取积极有效的行动需要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做牵头羊,没有美国会怎样?

张海滨:我现在认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现在国际气候谈判没有领导,说的严重一点群龙无首。哥本哈根会议上没有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金融危机之后,我们看到的欧盟内部经济受到极大削弱,内部现在失业率居高不下,很多成员债务增加,它更加关注内部问题,更少关注外部。第二个,就是民众。民众面临着就业问题,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众来讲,他就是主要关注当前。政府肯定要考虑。欧盟总体的环境意识比其他地区要高,但是也不是高到你让他没工作他也愿意。

比如说德国百姓,绿党那些人他们也是环保很激进的,他也说我们先得解决百姓的就业,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可以再加大环保的力度。我觉得欧洲的民众现在它对这个支持也下降。另外就是欧盟东欧的国家,和那些站在气候变化前沿的,德国、瑞典这些国家,他们之间也有争议,欧盟到底是承诺多少。还有最后一个非常关键,欧盟的资金肯定要大量往内部投,所以这个一千亿数字到底怎么去落实,这个资金从哪里来,这个是发展中国家最想知道的。我们认为还是政府的资金要占相当的比例,完全是靠企业、靠商业的运作,也不是发展中国家的要求。

坎昆会议不可能颗粒无收

凤凰网:碳排放市场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有巨大的市场,但是这一次坎昆会议意见的分歧,会不会影响我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

张海滨:我觉得坎昆会议肯定不能说颗粒无收,如果坎昆会议没有任何进展,这个对于全球的信心、国际社会的信心我认为是一个正面打击。其实我们都不同程度的感受到,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国际社会对气候的关注程度有下降的趋势,这个如何挽回国际社会,包括舆论对于气候谈判,对应对气候变化它的信心,坎昆会议要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坎昆会议必须要有点进展。

首先是快速启动资金能不能够落实,这个会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信心。发展中国家现在实际上很缺的就是资金,如果有了资金,发展中国家会更加参与这个谈判,更加配合这个谈判,也表现发展中国家的责任,这样的话就可以推动谈判取得实质性成果。

另外一个就是能不能在减少森林砍伐和破坏导致的碳排放上达成协议。

第三个,我觉得能不能在气候变化基金上,不管钱多钱少都参与。这样的话会部分恢复国际社会对这个问题的一个信心。

现在碳排放的问题很关键,有一点我想特别强调,就是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各国都已经在采取扎扎实实的行动,在减排了。比方我最近刚去土耳其,土耳其政府现在也越来越重视气候变化这个问题。

欧盟的碳市场目前来讲应该是运作最好的,中国在十二五规划里面明确提出来逐步建立碳交易市场。因为碳交易市场的建立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必须总量控制才能交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陈书娣 编辑:谭不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