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金正恩:二流学生和未来领袖

2012年04月23日 17:39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张蕾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2012年4月13日,朝鲜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在万寿台议事堂举行。会议修改朝鲜宪法,并确立金正恩为领导人,金正恩还被推举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

金正日(左)和父亲金日成

他在现场超过百万人的注视下摊开稿纸,发表演说。他的声音不高亢不激昂,甚至连抑扬顿挫都不那么明显。据说“金日成也经常以低沉的声音发表公开讲话”。念稿过程中,他不时摇晃身体,像一个在班会讲台上汇报考试总结的学生。

毛氏中山装跟他舒展的眉眼存在着明显代沟,但从两年前开始亮相世界舞台,人们已经习惯他那跟战无不胜的祖父相仿的装扮。

相仿的还有发型,耳鬓垂直向上齐刷刷地将毛发推过去,宽厚的脸庞顿时增添了几分坚毅和立体。

他在城楼上,向万千军民和山呼海啸的口号招手,露出愉悦的笑容。

国家的报纸赞扬他的书法,跟他伟大的、亲爱的父亲一模一样。

30岁之前,你可能书写革命字体,撰写惊世的军事论文,“ 3岁开始就学会了开车,在未满8岁那年,驾车在大型货车大量通行的弯曲而倾斜的土沙道路疾驰约120公里,平安到达目的地”;30岁的时候,你能写好国家统治这篇命题作文吗?

二流学生和未来领袖

去年10月开始,这个国家从东部到西部,从城市到乡下,学校、农场、商店、发电厂,人们陆续把第三块牌匾“大将福”挂上了墙,祝福他们未来的领导人。

2011年12月17日父亲死后,他开始履行一国之主的职责。

从1948年开始的朝鲜是一个必须有偶像的国度。丧父的金正恩成为国家新的至高无上的偶像。时间和操劳还没来得及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已经成为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

2012年4月15日,他的祖父、这个国家的创建者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他以朝鲜领导人前所未有的姿态,发表长达20分钟的演说。西方媒体对此的反应是“内容无新意,但讲话本身却是一大惊奇”。在此之前,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声音跟他们的经历一样,是神秘的。他们从未在公开场合发表如此长篇的讲话。在阅兵现场的凤凰卫视记者听到身边的朝鲜军民和官员“很愕然,很激动”地交头接耳,反复确认“到底是不是金正恩?”眼前的场面,“需要时间消化”。

金正恩2010年9月被授衔“朝鲜人民军大将”。2011年12月30日当选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2012年4月11日当选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2012年4月13日当选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如此“三级跳”,最终把朝鲜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头衔戴齐了,媒体评论,朝鲜终于完全迈入“金正恩时代”。

“从形式上看他是按照法律的顺序一步一步走的,跟金正日当年不同,金正日是完全不走规矩,不走法律,就是(守孝)3年(后)我(再)担任最高领导人也可以控制这个国家,但是这个应该说是不符合现代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规定的。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而且(金正恩)继位是比较平稳的,他比较好地处理了金正日的丧事,通过逐步过渡的形式,解决了(成为)最高领导人的过程。”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中心教授石源华说。

早在2008年,金正日身体状况下滑之时,某天,小学校突然停课,开始学习歌曲《脚步》,歌词中的“金大将”就是金正恩。随着歌曲的传唱,金正日小儿子即将成为未来国家领导人的信息已经被朝鲜人民获悉。

接下来的时间里,金正恩亮相劳动党代表会议,陪同父亲在各地视察、观看演出、会见外宾。在陪同名单中,他的名字逐渐列上首位,官方通讯社为其单独配发照片。

在鲜有的具体信息披露中,人民了解到他从小就是天才,3岁即能默写祖父金日成的汉字诗《光明星赞歌》,是“炮兵专家、精通炮击的军事天才”,对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和军事都很精通。在短短两年的瑞士留学期间,他就熟练掌握了英语、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等4门外语。

而在瑞士的同学眼中的他有点不一样。

校长把他介绍给同学的时候说:“同学们,这是(朴)恩,他是一位来自朝鲜的外交官的儿子。”这位身着芝加哥公牛队T恤和牛仔裤的男孩子非常努力地想表达自己,但是他的德语不是很好,所以经常会在回答问题时非常不安。

朴恩坐到了葡萄牙外交官之子Joao Micaelo旁边的空位子上。Joao后来回忆道,“我和恩在班里既不是最笨的但也不是最聪明的,我们总是属于二流的学生。”

“他的数学不错。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书呆子——但是并非如此,他对其他学科都不怎么感兴趣。”他的一位同班同学说。

“他很少谈到他在家乡的生活。”同学们可见的恩与朝鲜的联系,是他的音响只播放朝鲜歌曲,“西方的音乐对他没有作用”。

“大部分时间他都会听那首我们一起几乎听过1000遍的朝鲜国歌。”

为了避免小儿子像大儿子金正男一样过分西化,金正日严格控制金正恩的人际交往,令其课后只能同朝鲜其他高官的留学后代一块儿玩耍。据跟金正男接触较为密切的日本记者五味洋治回忆,就金正恩的教育问题,金正男曾与父亲有过争论(尽管据金正男说,同父异母的兄弟二人未曾谋面),但父亲坚持不再给小儿子如同长子那般的自由空间。

有一次,同学们一起讨论民主的责任问题,比如选举的权利、发表意见的重要性等,而朴恩完全没有加入讨论。

“(他)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子而且坐立不安。他似乎沉浸在一个Loeb的袋子里——Loeb可是当地最好的餐馆,在那里几份沙拉可能就要花上100欧元。那时我想到了乔治 奥威尔的小说《动物庄园》。在那里,有些人就是可以享受特权的。”回忆当时的情景,这位同学说。

直到有一天,朴恩消失了。他回到朝鲜,不再是那个穿着大虫罗德曼球衣的篮球小子,做回金正恩。

直到有一天,金正恩成为金大将,成为未来的领袖。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金正恩 金正日 烽火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