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卡内基高级研究员涂建军:发展中国家德班做了大让步

2011年12月15日 16:58
来源:凤凰网访谈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2011年11月28日至12月9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7次缔约方会议在南非德班召开,凤凰网推出南非德班气候大会系列访谈。12月13日,凤凰网对话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主任涂建军。访谈围绕德班谈判所取得的最终结果及影响进行深度剖析。

对话嘉宾: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主任涂建军

对话主持:李杨

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实质性内容仍是疑问

主持人:您亲历了为期两周的德班气候大会,这次在会上感受最多的是什么?

涂建军:我感受最多的是在德班谈判期间,来自世界各地从政府到非政府组织方方面面的力量在极力推动进程。

主持人:这次会议过程中争执焦点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涂建军:争执焦点主要是两个方面。从发展中国家角度来讲,比较关注的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是否能够达成;从发达国家的角度来讲就非常关心新兴经济体国家中主要的碳排放大国能不能在2020年之前加入全球性气候变化协议。

主持人:在南非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周日凌晨的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在即席发言中,强烈批评西方国家拒不履行已经做出的各项承诺。您如何解读中方的表态?

涂建军:我觉得解主任这个表态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回顾1997年12月在日本达成的京都协议之后,整个发达国家集团就是所谓的附件一集团,他们的温室气体减排是有一个量化指标承诺的。但是非常遗憾,这么多年来除了以欧盟为首的国家在这个议题上相对积极,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他们在议题上都是拖全世界后腿的。

中国作为一个大的新兴经济体国家,从十一五规划开始在国家战略的层面上就已经对气候变化议题非常重视。虽然现在中国还是处在发展中的阶段,但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解主任的评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您觉得德班会议取得的最大成果是什么?

涂建军: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讲,是我们把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保住了,这个可能是在政治意义成面上的一个较大的成果。

主持人:德班大会开始前,国内媒体曾有过这次会议可能面临“京都议定书之死”的言论,您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么?

涂建军:这个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因为1997年达成的京都议定书虽然对推动全世界范围内的节能减排发挥了很重大的正面作用;但是不得不看在议定书执行过程中,它产生的收益和需要付出的成本在各个世界、不同国家之间分配是不平等的,甚至一个国家之内的不同行业、不同的地区间的分配也非常不一致。这一切导致谈判过程中的矛盾越来越大。如果说这次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没有达成,我个人觉得也完全不奇怪。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要辩证的看这次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达成。虽然京都协议第二承诺期在书面意义上是达成了,但里面实质性的内容究竟有多少仍是一个疑问。首先美国从来就不在京都协议之内,而现在加拿大、日本、俄罗斯也没有加入第二承诺期。

现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下以欧盟为首的发达国家实际上只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15%左右,而同时别的国家排放在增长。从谈判的角度来讲,欧盟的重要性反而在下降,这个是值得深省的一件事。

德班系列协议在技术性问题取得较大进展

主持人:此次大会在延期30多个小时后,终于在当地时间12月11日凌晨五点终于通过一份“德班系列协议”,您怎样看这次谈判的结果?

涂建军:德班系列协议在技术性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在绿色气侯基金这一块,框架是搭起来了。但是框架搭起来之后,在这块最后具体投了多少钱呢?现在还不知道。

另外一个方面,我在非洲的时候就感到当地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软件设施方面,都是比较欠缺的。如果这些承诺资金大部分不来自于政府的共有资金而是来自于私营部门,那么对非洲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国们最终的帮助有多大?这仍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主持人:回顾会议谈判结果,几个大的方面主要在京都议定书的存续问题、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和新的特设工作组问题、资金问题以及减排问题上。您能否就这4个问题的核心分别做下解读?

涂建军:首先是关于《京都议定书》的存续问题。

涂建军:现在理论来讲,京都第二承诺期已经被挽救回来,在德班达成了一个文本,它的有效期是从2013年到2017年,或者是2020年之间。

2020年的意见是欧盟提议的,因为他们不想把太多的精力一直放在国际谈判上面。但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小岛国可能考虑到在中间还要评估一下协议是否起到效果,所以他们更坚持到2017年的时间范围。

欧盟做了一些适度让步。在京都协议第二承诺期加入的国家,一些发达国家需要减排的幅度是25%到40%。40%上限是挪威提出来的,他们当时提出来的概念就是单方面减排30%。但是欧盟当时提出来是20%到30%减排的范围,这是对小岛国和最不发达国家的立场做了一些让步。

主持人:另一个是关于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和新的特设工作组问题。

涂建军: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也快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了,到明年的时候也就正式寿终正寝。以后在德班路线图下会有一个新的工作组。这次到2015年会达成全球范围内,包括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全球气候变化的框架协议。

而资金的问题是非常有意思了。资金谈了好多年,在德班谈判的时候总算把这个框架给搭起来了,但是里面实质性的东西还没有见到。因为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盟、日本,它们到底要往里面注多少资金,然后这些资金哪一些来自于政府资金,哪一些是所谓多边发展机构提供的资金,有多大比例来自于私营部门——这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小岛国比较关注的问题。可惜这些问题在德班谈判上没有很好的解答。

最后就减排问题来讲,在新的联合国谈判框架协议内,有一个呼吁是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必要将自己的减排额度有个较大的提升。

以基础四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做了较大让步

主持人:谈判的结果将如何影响各大利益集团?

涂建军:首先就这次德班的成果来讲,欧盟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领导力;因为会前大家对会议的期待值实际上是比较低的,所以我觉得从欧盟气侯外交的角度来讲他们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另外,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国家这次主要是在基础四国的框架协议内抱团作战,我感觉这次以基础四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还是做了比较大的让步——没有过度强调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另外也答应2020年之后加入全球性气侯框架协议。

伞形国家集团是欧盟之外的发达国家的联盟。首先从美国的角度来讲,达成的协议也是他们可以接受的。因为他们长期以来就不愿意接受一个事实,就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游离在有国际公约力的减排协议之外。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伞形国家像美国、加拿大、还有日本等都不在京都协议第二承诺期里面。

从小岛国的立场来讲,因为自己切身感受的气侯变化的影响最大,所以他们的立场一贯是冲到最前面的、相对比较积极的,虽然他们没有完全达到他们的战略目标,但是他们能让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国家,还有以美国为首的伞形国家集团在欧盟的倡导下达成现在的一揽子框架协定。小岛国联盟的气侯外交也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

 
[责任编辑:PN024] 标签:德班 涂建军 卡内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