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全球连线:日本政权更迭致其反对延长京都议定书

2011年12月09日 12:17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进入最后的两天议程了,本来积极促进谈判的日本,由于现在是民主党政权,担心答应第二承诺期会使日本的经济增加成本,所以对第二承诺期表示非常消极的态度。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表示,中国可以接受2020年之后,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但是有五大前提。中国此番表态对美国加拿大以及日本都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卢琛: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全球连线》,我是卢琛。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进入最后的两天议程了,也是进入到能否取得突破的关键时间。尽管很少有人对于德班气候会议寄予厚望,但是与会国所发出的每一个积极信号都受到热烈的欢迎,中国尤其成为积极而强劲的发声者,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表示,中国可以接受2020年之后,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但是有五大前提。这颠覆了西方媒体有关中国拒绝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的论调。

《华尔街日报》称,中国的表态,在德班沉闷的气候谈判会议当中引起了震动,让大家看到希望。中国对于任何全球协议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京都议定书》的主要反对者包括美国和加拿大,一再示言如果中国不接受协议约束,他们永远不会接受同样的协议性约束,如果中国被说服接受全球协议,其他多米诺骨牌也就会依次倒下。如何解读中国此次展现出的灵活立场,当与美国的消极态度急需的《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其协议能否达成?或者只能是有一个绕开《京都议定书》的折衷产物。

今天晚上《凤凰全球连线》,我们在德班的现场,特别请到了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先生;凤凰卫视特派记者严明;在东京现场是《朝日新闻》专栏作家莫邦富先生,大家共同会分析到德班大会,气候未变,什么在变?首先来看看严明的追踪报导。

解说:参加南非德班全球气球变化大会的欧洲多国部长和政要也与中国代表团积极互动,相互交流,并且认为,中国可以在环境保护和减排事务上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克里斯·休恩(英国能源大臣):我十分相信,中国对低碳经济的一切努力,他们在国内的努力,令人印象深刻,我自己多次到访亲眼看到了。在这个会议上,我相信、我希望中国能反思其成就和野心,以达致一个全球的协议。我不认为我们在德班可以达致这个协议,但我们可承诺根据一个路线图确认方向,使我们可以锁定这个进展,不单在中国、在欧洲,更加是在全球。

科拉多·克里尼(意大利环境部长):中国目前是全球最重要的,低碳技术投资者,是绿色经济的发动机。这是中国的道路,今天我们要一起努力,我们相信中国也会领导,缔结气候变化新条约的过程。

普利斯科特(英国前副首相):(中国)向来都扮演关键角色,1997年的京都一定书谈判,如果中国接受了来自七十七国集团的阻力,我们就没有第一承诺期,我第一个京都议定书,中国在此扮演了其角色,现就更非常关键,中国的影响力增加了,展示了对环境的作为,并正参与集体的协议,我们希望今天能达致协议,而且要得到中国的同意。

莫邦富:日政权更迭致其反对延长京都议定书

卢琛:中国现在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国,中国这一回在德班气候大会上也扮演出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今天我们也请出了三方的嘉宾要做进一步的分析,在分析之前,首先看两张图片是这一回在德班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可以看到,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所参与到的一些讨论当中,会场上大家热落的程度,究竟媒体更为关注哪里?现在我们的线路已经接通了在东京现场的《朝日新闻》的专栏作家,莫邦富先生,首先请教一下莫先生。其实对于这一回,在德班的气候大会,可能抱有特别厚重的希望能够最后达成成果的人并不算多数,您如何观察在最后时期,有关京《京都议定书》的问题,争论仍然不休,能否能够存续,大家都是最大的争执点,包括美国已经强硬的坚持不要再谈第二承诺期了。但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又说,《京都议定书》可能是人类对于气候变化的最后希望了,希望能够达成成果。您如何观望这一回在会议的尾期究竟能否达成实质性的成果呢?

莫邦富(《朝日新闻》专栏作家):现在日本实际是很担心最后达成承诺,日本国内大家知道,现在是民主党政权,民主党政权对金团联,特别是有大企业组成的金团联的控制能力不强,所以大企业担心万一答应了第二承诺期,这样会使日本的经济增加成本,减少竞争力,所以对第二承诺期表示非常消极的态度。而1997签订《京都议定书》时,那是日本自民党政权,桥本龙太郎时代,所以那时候对日本的大企业控制能力也比较强,当时日本对自己的经济展望也比较有信心,所以觉得自己能够承担起对世界许诺,甚至于做领头马的作用,现在日本实际在这方面已经没有自信了,所以他不愿意在这方面做出很大的承诺,反而成了《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坚定反对派了。

莫邦富:日本政府对延长京都议定书难下决心

卢琛:莫先生,现在我们同关注朋友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一回在德班会议上,其实中国有他自己的分会场,所谓的中国馆,日本也有自己的分会场,但是从两张正在进行的会场的当时拍到的图片来看,可以看出两个会场鲜明的对比,日本会场基本是没有人烟的,中国会场就非常多的人参加,您个人如何解读,在这一次大会上,中日所扮演的不同角色?

莫邦富:日本媒体对此已经做了报导,也指出了这个问题,觉得日本的影响力已经急剧的下降。假如说日本万一坚决抵制下去,可能会在世界上被孤立,所以有一种忧郁彷徨的心情,日本舆论当中也有一部分认为,日本应该接受挑战,在低碳经济上面,日本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但是整体上,日本政治家和日本政府在这方面可能下不了这个决心。

严明:历届世界气候大会都会达成某种共识

卢琛:现在我们转往在德班会议的现场,已经连通了我们在会长特派记者严明。严明,有关这个会议的最后时期,你也谈及到了,这个时期可以说是会议出现了高潮,究竟最后会达成,成果是否现在还有希望?

严明(凤凰卫视特派德班记者):我们知道会议只剩下不到24个小时了,根据历届会议的经验,其实每一次的世界气候大会最后都会达成某种共识,都会签署某种的协议,也就像人们所说的,任何国家都不满意,但是任何国家都可以勉强接受的最后一个文件。现在谈判还在继续之中,至于德班的这一次结果如何呢?我们还要拭目以待,德班这个地方我们昨天还是30多度,烈日炎炎,今天突然降到10几度,一下就阴冷下来,我们也同时开玩笑说,这是在德班也体会到了世界的气候变化的这么一个特征。

沙祖康:中方所提“五大前提”合理且可实现

卢琛:我们在严明的身旁已经看到了今天我们节目当中特别邀请到了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先生。沙先生,您是负责联合国有关经济和社会发展事务的副秘书长。当然您参加过很多这样的气候性的谈判会议,像看到这次德班会议所谓出现的一些困难,您也看得很多。您如何评价目前到现在为止,中国的表现,以及中国所面临的一些难点,中国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沙祖康(联合国副秘书长):这次会议整个气氛比较好,而且各方对会议都还抱有较高的期望。至于谈判面临的困扰,各方也心里有数。但是从主要谈判方来讲,谁都不愿意本次谈判失败的结果,失败存在这么一个成果。所以从中国代表团来讲,我们有一些困难,当然应该说有相当的压力,但是由于中国代表团宣布了我们的立场,我们中国代表团,和其他金砖四国团结一致,显示了高度的灵活。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这一积极进取的立场受到了各方的一定评价,同时也还受到了压力。当然我们表示同意到2020年以后,关于接受具有约束性的减排义务的问题,我们比较显得灵活,当然我们有提出先决条件,这应该说受到了各方的欢迎和赞成。现在谈判正在进行之中,总的情况,达成某种协议的希望还是比较大的。

卢琛:沙祖康秘书长,刚才您谈及到了一个关键点,就是这回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先生也提出,中国可以接受2020年之后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当然有五大前提。当然这个被西方媒体做两方面的解读,一方面认为,中国真的做了很大的让步,是给整个德班会议带来了光明之亮;另外一方面,也有媒体认为,其实这个当中并没有更多的新意。我不知道您个人是怎么解读,这展现出中国政府怎样的灵活立场呢?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议定书 凤凰全球连线 德班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