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新闻资料:央视2005年播出查韦斯专访

2013年01月05日 17:31
来源:央视国际

2004年8月15日,委内瑞拉举行全民公决。

全民公决最终以查韦斯兴奋地对支持者放声高歌而结束,超过59%的支持率确认了查韦斯总统可以继续执政到2007年1月任期结束的合法性。

没有人否认查韦斯走出一步险棋时的胆略,但是这种胆略从何而来?

水均益:今年,好象似乎您一直很不顺,这几年,您又遇到了一个考验,那就是很多反对派要弹劾您,要求您下台,那么最后您跟他们达成了协议,然后接受全民公决,是这个(全民)公决之前,您很有把握,您绝对会在全民公决当中获胜呢,还是说您已经做好了准备,就是一旦全民公决决定无论什么结果,甚至包括全民公决不支持您的话,您会非常和平平静地选择离开?

查韦斯:当然了。我们是怎么发展到举行全民公决的程度呢?我觉得有必要让大家了解一下,委内瑞拉宪法规定有一种全民公决可以决定领导人的去留, 09:30委内瑞拉所有选举产生的职务都可以在任期过半时进行再次公决决定其去留。

反对派,军事政变分子,法西斯势力,以及华盛顿方面,在2002年尝试了一次政变企图推翻我。但是这次政变被我们打败了。你知道魔鬼可是从不喘息的,之后他们又想搞一个政府内部的政变,他们得到了华盛顿方面提供的数百万美金的支持,企图建立另一套平行的政府组织,企图借美洲国家组织的民主名义向我施压。但是他们又被打败了。在妄图将委内瑞拉变成其保护国的种种手段用尽之后,只剩下美国还不甘心。在所有的战斗当中,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都被打倒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尝试这最后一招了,通过宪法组织中期全民公决,其实全民公决是我一直向反对派倡议的,在他们想让我下台,搞政变,搞谋杀的时候,我总是说,等等啊,不要那么着急,你们可以等到我任期过半,组织全民公决啊。如果你们征集来了足够的签名,又符合宪法的规定,我就可以按你们要求的下台。最后他们接受了,我们就举行了全民公决。我是当兵出身的,是为战斗而生的,在战争打响之前我从来不会说我们已经胜利了,而是要打好每场硬仗。我们坚信胜利是属于我们的,但是我们迎战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我们最后赢得了60%的选票,600万张选票。我在会见胡锦涛主席等中国领导人的时候,以及在北京大学和大学生们见面的时候,我都引用过伟大的俄罗斯军事理论家列夫·托洛茨基说过的名言,任何革命力量都需要反革命力量的鞭策。

拥护查韦斯总统的主要是委内瑞拉的贫困民众,这部分人口占全国2400万人口中的80%,这也是查韦斯能够取得全民公决胜利最重要的原因。

在全民公决前的几个月,查韦斯在全国广播电讲话中指责白宫在2002年委内瑞拉未遂政变中向反对派提供援助,而现在又准备通过全民公决逼他下台。

虽然美国方面再三声明没有任何要查韦斯下台的意图,但是查韦斯在首都加拉加斯警告说,如果白宫继续支持委内瑞拉国内反对派,颠覆以他为首的政府的话,他将立即停止对美国的石油供应。查韦斯诙谐的说:“本届美国政府想要做什么呢?难道要破坏他们安全的石油供应吗?” 事实上,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第五大石油输出国,是美国第三大石油供给国。

因为有伊拉克战争和几次美国出兵拉美国家的前车之鉴,查韦斯强调,如果美国军事入侵委内瑞拉,那美国面对的将是一场“百年战争”。

水均益:您刚才提到了几件事,实际上您提到华盛顿、华盛顿,实际上我们作为媒体也一直都注意到,您好象很不受美国的喜欢,而且您和美国的这样一种关系的不好,似乎已经是一个公开的事实,我想听您本人亲口说一下,您和美国到底是什么关系?您把他们看作是一个敌人吗?或者说您理解他是把您看作是一个敌人吗?

查韦斯:我觉得他们既把我当成朋友也当成敌人,我就是我。我想情况是这样的,美国的利益和拉丁美洲的利益是相冲突的。我们之间的战斗其实是由来已久的了,你知道吗?我们已经争战了两百年。西蒙·玻利瓦尔,我们的革命领袖,领导南美洲人民,开展了二十多年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欧洲殖民主义的革命战争。玻利瓦尔想把南美洲和中美洲的各个共和国建成一体,来和北美抗衡,和东西方保持平衡。他将这种模式定义为整个世界的平衡。玻利瓦尔是拉丁美洲的第一位反帝国主义斗士。他的主张和美国的利益是完全冲突的,而且这种冲突一直延续至今。他的话是非常有预见性的,我给你引用一下玻利瓦尔的原话,这是他在1828年说的。我再重复一下这个年份,由此我们能看出这位伟人高瞻远瞩的能力,1828年,他在一封信中这样说到,美国注定将一直打着自由的旗号让拉丁美洲被贫穷所奴役。那时,华盛顿驻拉美各国的使馆官员都把他称为南方的疯子。他们搞了很多针对他的阴谋、暗杀。玻利瓦尔死的时候被赶出了自己的国家,他 很孤独,很失落。但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曾经说过,耶稣基督、堂吉诃德和我是历史上的三个最执著的人。今天玻利瓦尔重新回到我们中间了,各国的人民都苏醒了,今天战斗的呼声回响在整个拉丁美洲的土地上,北起墨西哥南到阿根廷,今天战斗的呼声也回响在加勒比海的飓风中。它对人们说,警醒,警醒,再警醒吧,玻利瓦尔的利剑又复活了。

玻利瓦尔在告别这个世界之前说:“耶稣基督、堂吉诃德和我是历史上的三个最执著的人”

查韦斯有一句类似的名言:“上帝是最高统帅,接着是玻利瓦尔,然后是我。”

被称为拉丁美洲独立之父的玻利瓦尔是查韦斯心中真正的英雄,对玻利瓦尔他称得上引言效行,亦步亦趋。查韦斯十分憧憬玻利瓦尔在拉丁美洲建立一个统一大陆的未竟之梦,这个梦想是在拉丁美洲建立一个类似欧盟的国家联邦,这与美国在拉美的利益存在分歧。

事实上,在拉美任何与美国国家利益分庭抗礼的行动和人物,都有可能被美国视为心头大患。

早在2000年布什正式就任总统之前,美国评论家们议论纷纷:有三个人可能会令美国新政府最头痛,这三个人是古巴、伊拉克和委内瑞拉领导人卡斯特罗、萨达姆与查韦斯。  

水均益:但是我想您也知道,在美国您被很多人批评,甚至于有些人用一些很激烈的言词在形容你,比如说美国有些人说您是个疯子,而且我想您也知道美国特别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对待这些国家的政策的时候,往往会采取一些比较强硬的甚至是针对某些领导人的行动,您就不担心美国人找您算帐,或者说找您报复吗?

查韦斯:说实话不害怕,而且是很谦虚地说。我和你一样,我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个普通人。我和在这里的所有人,摄影师,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觉得,要领导一个国家,带领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害怕。假如我害怕的话,我就不会在这儿,在北京了。假如我害怕,我早就屈服于那么大的压力了但有时候我会痛苦,会非常忧虑。这种痛苦和忧虑也可以变成积极的动力,促进我和我的同伴们实施必要的政策,使委内瑞拉摆脱贫困,使人取得发展,获得教育和健康。我们会在这条道路上继续下去的。

如果说2004年的全民公决让查韦斯经历了民众信任的考验,那么2002年的那次政变让他体验到的却是“生与死”的临界状态。

2002年4月,委内瑞拉政局动荡。先是在全国总罢工的打击下,整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几乎陷于瘫痪。4月11日午夜时分,军队突然宣布不再支持查韦斯,神情严肃,身穿空降兵制服,头戴红色贝雷帽的查韦斯在军人的包围下登上了直升机,被挟持飞离总统府。政变军队首领随后宣布总统已经辞职。

军方带着查韦斯辗转了5处地点,最终落脚在加勒比海上的小岛奥奇拉岛。接下来不断有关于查韦斯的消息传出,但没有一个是完全准确的。

在神秘失踪48小时后查韦斯突然出现,在拥护者的簇拥下回到总统府,并且受到了非同寻常的欢迎。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查韦斯 委内瑞拉总统 水均益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