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查韦斯印象:代表着穷人渴望已久的理想蓝图

2013年03月06日 08:45
来源:凤凰网访谈 作者:张翠容

张翠容眼中的查韦斯

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因癌症去世。这位委内瑞拉在任最长的总统,曾被视为拉美地区最主要的左翼领导人之一。香港独立记者张翠容曾专访查韦斯,并深入委内瑞拉调查民意,著有《拉丁美洲真相之路》一书。经张翠容本人同意,凤凰网刊登她关于查韦斯和委内瑞拉的观察文章,且在不违背原文主旨前提下进行了编辑整理。张翠容在文中提到,查韦斯是南美革命运动的产品;而其个人魅力炙手,源于他已成为符号,代表穷人渴望已久的理想蓝图;即使查韦斯消失,查韦斯主义却不会在南美洲死去。

张翠容,香港和大陆的资深新闻工作者、战地女记者及国际事务评论员。自1998年起,张翠容开始背着行囊只身游走,报道过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巴以冲突、伊拉克战事和拉丁美洲局势等国际一线新闻。曾采访阿拉法特、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多位政治领袖人物。著有《中东现场》《拉丁美洲真相之路》等书。

撰稿:张翠容

编辑:李杨

要点

1. 查韦斯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代表着人民至少是穷人渴望已久的理想蓝图,而这才是令他魅力没法挡的原因。

2. 据联合国拉美经济委员会2011年的报告,委内瑞拉的贫穷率比十年前大幅降低,现在是拉美区内三大贫穷率最低的地方之一,也是受全球金融海啸冲击较少的地方。  

3. 委内瑞拉与古巴指两国之间的交往不是“交易”,而是互相照顾,一种以人本精神来进行的交换活动。

4. 即使查韦斯消失,查韦斯主义却不会在南美洲死去。  

魅力的“cute”总统

自查韦斯在九九年上台以来,他的鲜明作风不仅在国内引起争议,同时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一时间,委内瑞拉成为知名的国家名字,而查韦斯与委内瑞拉亦几乎划上了等号。究竟他的魅力何在?  

前几年我因采访经常前往委内瑞拉,在该地也不时跟着总统查韦斯后面走。他一出巡,我多数都会在现场作报道。终于有一次可以参加他的节目“哈啰总统”,并采访他。一见面,他尝试读出我的名字,但竟然舍弃我的西方英文名,把我的中文译名念得端端正正。

我向他说,我的西方英文名是香港殖民的印记,但另方面也有人认为,起个英文名可方便外国人记着,中文名对外国人太困难了。查韦斯听后,不以为然说:有啥困难?跟着再把我的中文译名念一遍。

当时,我心里暗自惊叹,怎么这个总统这样cute ( 有趣)?

过了一年,查韦斯访问北京,我刚巧也在北京,因此争取参加他的记者会。我就站在前排,想不到他一见到我,便把我认出了。他上前一手用力拍过来,紧紧握着我的手,但我的中文名他似乎已忘记,未几他又突说出我的姓氏,跟着是一阵子的爽朗笑声。

我现在提起,不是想炫耀甚么,其实他对任何人都能展示这样的亲和力,这可能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不过,更有趣的是,一次查韦斯巡视一个穷人小区,居民倾巢而出。一位婆婆看似有“冤情”欲要接近总统,但查韦斯受重重保镖和军警保护,居民只能在远距离向他挥手。查韦斯在巡视途中,突然指向一名婆婆,说:“嘿!就是那位婆婆,婆婆,请过来,我要与你倾谈一下。”  

查氏这一举动,令到他身旁的部长和顾问不知所措,既然总统要接见婆婆,军警只能让路。婆婆一拐一拐向总统走来,在他面前,立刻哭诉,如何受尽官员们的气,还有老人金迟迟未能到手,政府服务怎样缓慢等,查氏一一写下,事后向有关部门大兴问罪之师。  

他不仅藉巡视了解民情,并且亲自致电个别居民,查询他们对政府的意见。就这样,他拿起电话,说:“我是总统查韦斯,你好……”他还未来得及发问,对方即响应:“什么?总统?如果你是总统,那我便是皇帝!”说完立刻收线,因为他们认为自称总统的人,精神一定有问题。查韦斯的电话不断给接听者挂断,因此他就在电视上大呼:“我的确致电给你们,下次请不要再挂电话!我想知道你们的意见。”  

查韦斯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代表着人民至少是穷人渴望已久的理想蓝图,而这才是令他魅力没法挡的原因。  

其实,查韦斯也只不过是南美革命运动的产品。    

查韦斯:南美革命运动的产品在十九世纪初期,委内瑞拉独立之父玻利瓦尔揭竿起义,力抗西班牙殖民统治,企图解放南美洲。可是,他南美整合梦碎,最后抑郁而终。不过,他未完成的革命事业,过去都有后人尝试继承,做着不同的实验。特别是西班牙走了,美国来了,拉美成为美国的“后花园”后,对革命的追求从未停止过。  

作为美国的边沿地区,拉丁美洲摆脱不了拉美化的阴魂肆虐:贪污腐败、财富分配不均、人口贫困化、失业上升、公共开支不足、外债高企,社会矛盾日深,这可算是多得于八十年代美国压在拉美头上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其所遗下的问题和衍生的危机,只有喊出更激进口号的查韦斯,才让选民看到可能的出口。  

玻利瓦尔又成为人民的精神支柱。查韦斯俨如玻利瓦尔的忠实继承者。自二千年开始,他一手推动的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这即在民主基础上,以玻利瓦尔的人本精神来推动社会主义。  

我走在委内瑞拉的大街小巷,穷人小区,那些充满颜色活力的壁画,全是拉美英雄先辈,他们继续活在群众之间,而且是如此意志激昂地存活。  

这解释了查韦斯对贫穷的拉美人而言,为甚么已成为鲜明的符号,令他可以在位连续13年,他在08年举行公投,修改宪法令总统可无限期寻求连任,西方世界哗然,恐他由此迈向独裁统治。

但,委国穷人却不是这样想。一天,我专程探访最贫穷的小区拉威格。加拉加斯四面环山,而穷人小区则大多依山而建,简陋的房屋布满整个山头。当白天置身其中,距离一拉近,便感到这里重重的问题。乱,吵,脏,困乏,挤拥,尤以交通,狭窄的山路一遇上下雨,便如困兽斗,人们都会非常烦躁。  

当然,治安更不用谈了。原本我欲叫出租车上山,没有司机愿意接载。唯有搭公共小巴。   当地友人告诉我,拉威格的确是失序的小区,但由于查韦斯的玻利瓦尔革命,乃是从小区着手,致力加强人们的参与和归属感,因此,情况已逐步改善。  

(独家稿件,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查韦斯印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