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本·拉丹:10年生死,改变世界

2011年12月13日 07:24
来源:解放牛网 作者:钟子娟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以拉丹被击毙为封面新闻的一份以色列报纸 资料图片

□晨报记者 钟子娟

[编者按]

在即将过去的2011年,世界经历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西亚北非地区的动荡与战火、欧美债务危机及其引发的社会骚乱,成为贯穿全年的两条主线。动荡往往也孕育着变革。全球治理机制需要适应新的政治与经济现实,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意味着国际权力分配朝着更为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这是世界变革的必然趋势。

历史,是由人来书写的。个人的命运,与时代的变迁、国家的兴亡息息相关,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我们周遭世界的缩影。在这一年即将走过之时,我们选取了令人印象深刻的10张“面孔”——它们的喜怒哀乐,记录着2011年里,属于这个世界的最生动的表情。

“今晚,我可以向美国人民和世界报告,美国实施的一项行动击毙了‘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这个谋杀了数千名无辜男人、女人、儿童的恐怖分子。 ”美国东部时间5月2日23时30分,奥巴马在电视直播中亲自宣布拉丹被击毙的消息。

这一天,距离“9·11”恐怖袭击事件9年7个月20天。与当年世贸双塔轰然倒地的消息一样,几分钟内,“拉丹死了”已传遍全世界。

突袭,了断10年仇恨

拉丹死了,丧命于不知名海豹突击队员的枪下。这个绝密追捕行动的过程之戏剧化,堪比好莱坞大片,以至于美国记者尼古拉斯·施密特今年8月详细披露行动全过程时,不像是报道一则新闻,或是记录一段历史,更像是在撰写一部扣入心弦的战地小说。“2011年5月1日,夜。月黑风高。 11点,两架MH-60黑鹰直升机从阿富汗东部贾拉拉巴德空军基地起飞,目的地: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机上23名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DEVGRU)队员将执行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秘密任务:杀死本·拉丹。……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驾驶员戴着夜视镜,飞向巴基斯坦边境黑黢黢的山峦。机舱里,是令人窒息的平静。”

万里之外的白宫时局值班室,同前线一样死寂。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希拉里、以及时任国防部长的盖茨等一众美国高官围坐在桌子前,观看卫星实时传回的突袭画面。

屋内气氛紧张、焦躁,奥巴马多数时间坐着,面无表情;希拉里左手紧紧握住一支笔,右手掩住嘴巴不曾放下;其他人或双臂紧抱、或来回踱步,大家长久沉默,安静等待。直到无线电里终于传来“杰罗尼莫,E.K.I.A(敌人在行动中被消灭)”,奥巴马才抿着嘴唇,神情严肃地说:“我们得手了,各位。”

10年仇恨,只用了40分钟,就此了断。

反恐,改变美国轨迹

拉丹死去的这一天,俨然成了全美国的节日。当晚,成百上千的民众自发聚集在白宫南草坪外,挥舞星条旗,高呼“USA”。更多人则在距世贸中心遗址不远的纽约时报广场彻夜狂欢。

美国人的狂欢,不只是庆祝一场等待十年的胜利。他们所纪念的,还有被拉丹改变了的整整一个反恐时代。十年前就有人预言,“9·11”事件对美国的影响将不亚于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9·11”是美国本土第一次遭受大规模正面袭击,它以一种惨烈的方式,打破了那个早晨的宁静,也改变了美国的国家轨迹。

“9·11”事件后的第6天,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宣布悬赏捉拿本·拉丹。 25天后,阿富汗战争打响。又过了一年多,2003年3月20日,美英盟军开始进攻巴格达。

也是在“9·11”事件后,美国公布了历史上第一份《国土安全国家战略》、第一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以及布什上任以来的第一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安全理念由此彻底改变,“先发制人”战略取代了过去所奉行的“威慑”和“遏制”战略。 10年,两场战争,近1.3万亿美元开销,近6000名美军士兵阵亡,还有阿富汗和伊拉克逾百万人的伤亡。

在向恐怖主义宣战的10年里,美国的军事、外交乃至经济政策,都已烙下了深深的“9·11”印记。

反思,造就“9·11一代”

对于美国普通民众而言,“9·11”事件所引发的美国国内社会变化或许更为真切。“9·11”之前,坐飞机还跟坐火车、坐汽车一样简单;“9·11”之后,美国机场的贴身检查已不止一次引起民众普遍反感。“9·11”之前,通话和通信记录还被看作是最值得珍视的个人权利;“9·11”之后,一纸《爱国者法案》已授权安全机关可以为了反恐而搜索电话、电子邮件、医疗、财务等种种私人记录。

哈佛大学学者、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政治学副教授亚当·韦伯在给晨报“9·11”特刊撰写的文章中,不无痛心地写道,“9·11”推动了政府对公民权利的第三次“入侵”。

与世贸大厦一起坍塌的,还有美国人心中的骄傲。 10年前,当泪痕未干的美国人无助地问道:“他们为什么恨我们?”他们也开始了一次难得的自我反思,并由此造就了所谓的“9·11一代”。

有分析称,在反恐战争这十年里长大的美国年轻人,其成长轨迹迥异于父辈、祖父辈。某种意义上说,本·拉丹伴随他们成长,与前辈相比,他们更爱国,也更愿意了解外部世界。

和平的力量虽然报来胜利消息,但国际恐怖主义至今还没有被打败。今天所能表明的是,反恐斗争还将继续取得成功,即使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本·拉丹之死就是这一努力所取得的巨大成功。

——德国总理默克尔

没有拉丹的世界,和以往有何不同?

如今,拉丹终于葬身海底。但多少令人有些沮丧的是,在这个没有拉丹的世界,人们却很难舒一口长气说:“我们更安全了。”

阿拉伯世界的变化

悲观者认为,拉丹的死去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基地”组织近年来趋向分散,其分支力量的威胁呈现不断上升态势。因此,虽然拉丹被击毙了,但“基地”组织并不会因此而大遭削弱。相反,拉丹的死讯反而可能引起“基地”组织各大分支的报复性反扑。

事实上,后来在其藏身地发现的种种证物也确实表明,拉丹死前已“退居二线”,不在“基地”组织的日常行动中担任具体指挥、策划的角色。

不过,乐观者从席卷中东北非的局势动荡中看到了希望。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多哈中心主任沙迪·哈沙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阿拉伯媒体并没有像美国媒体那样密集报道拉丹之死,这是因为,在很多方面,阿拉伯人比美国人更为彻底地“超越”了“基地”组织。

在哈米德看来,拉丹已不像八九年前那样,被阿拉伯民众视为英雄般的宗教战士。新一代使用网络的阿拉伯年轻人,已经让拉丹边缘化了。当这些人走向街头时,拉丹便已过气。中东北非的局势动荡中非暴力的抗议形式,就是对“基地”组织暴力教义的彻底弃绝。

美国布下“大棋局”

局势或许不像悲观者想的那么糟,也不会像乐观者所期望的那么顺利。但当我们站在2011年的岁末,仔细打量拉丹死后的世界,不难发现,事情的确正在起着变化。

11月13日,奥巴马在APEC首脑峰会上宣布,美国力推的TP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的基本纲领),已在美国和其他八个国家间达成共识,伴随着日本加入谈判,TPP将成为世界最大自贸区。11月17日,奥巴马宣布美国将在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港增加驻军。11月19日,首次出席东亚峰会的奥巴马,又就南海问题步步紧逼。11月30日,希拉里展开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其间与昂山素季亲切私宴。

美国用一套节奏明快的组合拳证明,“重返亚洲”并非一句空洞的外交口号。这个布什执政初期就有意推进的亚洲战略,终于在拉丹死后的第7个月,有了实质性进展。

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恐怖主义的阴云仍未完全消散,而国际政治的另一场大棋局,已然开始排兵布阵。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拉丹 9·11 改变世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