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剖析奥巴马新内阁 外交安全“轻脚印”

2013年01月20日 07:46
来源:中国网

原标题:剖析奥巴马新内阁外交安全“轻脚印”

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在即。在扛过金融危机、通过医改法案、结束伊拉克战争、大胜共和党大选挑战之后,奥巴马将把美国引向何方?这一问题的答案,也许能从现已公布的新内阁人选看出端倪。

对比第一任期时效法林肯“政敌团队”的内阁构建,新内阁内政外交两套班子人选都明显带有更多奥巴马本人的政策取向烙印,预示着一个更为自信、强势的奥巴马将按照自己的思路推动美国内外政策。

政策决策汇白宫

在第一任期,奥巴马的重要内阁成员挑选效法林肯的“政敌团队”,“主将”包括布什政府中留任的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党内预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和几乎没有政治倾向的技术官僚蒂莫西·盖特纳。

这一团队帮助奥巴马度过上任之初经验与能力备受质疑的危机,但他们不可避免地在政府政策上留下诸多自己的印记。例如,在外交安全话题上,奥巴马一度提出诸多设想,例如关闭关塔纳摩监狱、改善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等,但这些并未成为其外交安全政策的主流思路。相反,他的外交安全政策更多延续了前总统布什的思路。希拉里、盖茨与曾担任驻阿富汗美军司令的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彼得雷乌斯在关于这些问题的政府内部讨论中多次“胜出”,对美军海外行动充满怀疑、主张战略收缩的副总统拜登则屡屡在角力中失败。

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是2009年美国政府内部关于增兵阿富汗的讨论。时任驻阿美军司令麦克里斯特尔希望增兵4万人,得到希拉里、盖茨与彼得雷乌斯的全力支持。按照揭露“水门事件”的著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在《奥巴马的战争》一书中记述,奥巴马本人对增兵的有效性持怀疑态度,但希拉里与盖茨这两位大员的态度让他难以全力支持也持这种看法的拜登及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伊曼纽尔。最终,军方得到了3.3万人。

如今,“政敌团队”已成为明日黄花,奥巴马外交与安全团队的新成员在政策观点上都与他本人类似,属于中间偏左,甚至比他更为左倾。与相对保守的希拉里和盖茨相比,获提名出任国务卿的约翰·克里与获提名出任国防部长的查克·哈格尔对应如何在海外彰显美军力量较为谨慎;经济团队最重要的新成员雅各布·卢为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更是奥巴马的“圈内人”。

更为温和的政见意味着新内阁,至少是外交安全团队,比前任更容易接受奥巴马的观点,这也让白宫全面控制美国政府的内外政策变得可能。曾在奥巴马政府中任职的中东问题专家丹尼斯·罗斯评价说,奥巴马政府的特点就是决策过程以白宫为中心。在这种生态下,更低调、理念与奥巴马更接近的国务卿与国防部长将有助于政策决策集中在白宫。

外交安全“轻脚印”

从奥巴马的国家安全内阁人选来看,美国未来4年在这方面的政策可能更多转向“轻脚印”,减少单边行动,更多借助盟友力量与秘密行动,而非动不动向别国出兵。

从其经历和政治观点来看,奥巴马的新国家安全内阁人选似乎都比较容易接受这种逐渐被美国媒体标榜为“奥巴马主义”的做法。克里和哈格尔都参加过越南战争并负伤,曾亲身经历战争残酷,也明白军事力量的局限性。

越战经历对身为共和党人的哈格尔似乎影响更大,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他为何曾冒党内之大不韪反对伊拉克战争。2003年布什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后,哈格尔开始对这场战争产生怀疑,并成为共和党内最重要的反战者之一。正是出于对伊拉克战争的共同怀疑,奥巴马与哈格尔结下深厚关系。

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哈格尔说,随着伊拉克战争的开展,他逐渐发现这场战争与越战的相似之处,并感到发动这两场战争的理由都是“不诚实的”。他还将伊拉克战争与他1968年在越南参加的“春节攻势”对比。他说:“我们在那年送回家1.6万具尸体。那时我想,如果能活着回去,能有机会影响别人,我将尽我所能阻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这是我欠那些阵亡士兵的。”

与哈格尔类似,克里认同奥巴马在国家安全问题上采取的务实方针。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卡里姆·萨贾德普尔评价,克里本人极为务实,“如果他认为能够有助于化解我们与伊朗的核冲突,我认为他明天就会去见(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

奥巴马国家安全团队还有一名重要新成员,即获提名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总统国土安全及反恐事务顾问约翰·布伦南。在情报与反恐问题上,布伦南与奥巴马观点类似。两人2008年首次见面就一见如故。相关报道记述,当时奥巴马已经当选,正在考察内阁人选。两人在芝加哥见面讨论反恐,都认为应摈弃布什政府时期用大炮打蚊子的反恐战略,改用“精确打击”手段,而非“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奥巴马上任后,在布伦南领导下,美国利用无人机在巴基斯坦、也门和索马里等地袭杀恐怖嫌疑人的计划得到极大扩展。布什政府时期,美国总共利用无人机开展了大约50次袭击;而奥巴马政府时期,类似行动起码已有360次。

从其行动来看,布伦南本人比较支持为无人机项目制定较为严格的规范,并寻找法理依据,以实现这一项目的“操作安全”和可持续性。严酷手段审讯、秘密转移恐怖嫌疑人等一系列反恐项目最终都因为缺乏内部规章而失去控制,最终在外部压力下中断。

财政经济求平稳

相对于对外政策团队的大换血,奥巴马内政与经济团队变化较小,眼下只有卢接替盖特纳出任财长,劳工部长的位置需要换人,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则会留任。

这一选择表明奥巴马会在内政经济领域求稳,但这不代表他的着眼点一成不变。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威廉·克莱因评价,奥巴马的新财长人选释放出经济要务重心转移的信号:以前,选择盖特纳出任财长是想借重其金融专长来应对金融危机;如今,点将卢出任财长则是要借重卢在预算领域的丰富经验和与共和党谈判的强项,来应对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危机。

卢1955年出生于纽约市,早年担任民主党人、美国会众议长托马斯·奥尼尔资深顾问,并在1998年至2001年担任克林顿总统时期的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协助克林顿扭转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并实现连续三年的财政盈余。

加入奥巴马政府后,卢先后在多个部门担任要职。2009年至2010年期间,卢担任美国副国务卿,成为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副手;2010年11月至2012年1月,卢再度出山,担任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为奥巴马掌管“钱袋子”,并于2012年1月接替白宫办公厅主任威廉·戴利,成为奥巴马的“大总管”。他在2012年美国两党解决“财政悬崖”的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奥巴马用高效、全能、低调来形容卢的为人处事风格。

如果卢顺利接任美国财政部长,他将面临多项严峻挑战。短期内,卢需要确保白宫不会因为“断粮”而关门。美国联邦政府的举债额度于去年底达到16.4万亿美元的法定上限,财政部目前采取的临时性应对措施只能维持政府运营约两个月。卢需要与共和党议员协商,调高公共债务上限,并促成联邦政府2013财年(2012年10月开始)剩下半年的预算获批。

中长期而言,卢还肩负着多项重要使命,包括确保财政部尽快从金融危机期间的救助计划中彻底退出,推进金融监管改革的实施进程,减少美国财政赤字并重新获得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3A主权信用评级,启动多年来“雷声大、雨点小”的美国税收制度改革等。

奥巴马选择卢或许还意味着他在债务与财政问题上不会再像2011年债务上限谈判中那样对共和党“委曲求全”,而将采用更强势的对抗性政策。对卢的提名,共和党方面颇有微词,众议长博纳就曾抱怨说,在“财政悬崖”谈判中,卢干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说“不”。

这一猜测在14日奥巴马第一任期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多少得到了印证。奥巴马在这场发布会上两次提醒共和党:“我们刚刚就债务问题展开一场大选。顺便提一下,(大选结果显示,)美国人民赞同我的观点。”

拜登作用有加强

在美国政治圈,普遍的看法是副总统是个虚职,但在奥巴马政府中,拜登的作用不可小视。他牵头多项重要政策制定,甚至取代希拉里主导与一些重要国家的外交关系。更重要的是,拜登在国会经营多年,在与共和党的谈判中,多次为奥巴马政府与对方达成协议。

去年12月康涅狄格州发生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之后,奥巴马任命拜登牵头组建白宫跨部门控枪问题工作组,以提出综合法律、教育、心理健康等因素的控枪对策,将这位副手置于聚光灯下。

与此同时,白宫与众议院共和党人就“财政悬崖”的谈判破裂后,拜登接手谈判,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赶在新年前达成协议。这两件事让拜登在华盛顿的风头仅次于奥巴马。

观察家们预测,有意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拜登在奥巴马第二任可能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为奥巴马出谋划策、冲锋陷阵。

除了拜登,奥巴马政府多位大员也会留任,其中包括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托马斯·多尼伦、国土安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教育部长阿恩·邓肯、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等。这些已在第一任期内证明自己与奥巴马具有“兼容性”的大员们将有助于奥巴马塑造一个“用同一个声音说话”的联邦政府,帮助他实现从管控枪支到移民改革,从削减赤字到改革税制,从节省军费到战略东移的诸多目标。(王丰丰蒋旭峰)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奥巴马 内阁 外交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