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杜平:东西方对政府“道歉”存在文化差异

2013年07月11日 11:20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7月10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声扬:韩亚航空不幸发生空难的事件,韩国举国上下展现出一种集体的羞耻心,从最高元首韩国的新任总统朴槿惠不仅是向死伤者道歉,还向中国全体人民道歉,还甚至向美国全体人民道歉,而过去发生类似的事情,只要和韩国有关,韩国总统都曾经出来公开致歉过。过去有哪些案例,这种个人的或者是个别的事情为什么要惊动到总统出来道歉,而知错道歉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们请时事评论员杜平先生来为我们做点评分析。

杜先生,过去有哪些案例是韩国总统会站出来,一些个人个别的案件,韩国总统需要站出来向世界或者是向某些国家道歉,而我们常说礼多人不怪,这个礼当然不是送礼的礼,而是礼貌的礼,礼节的礼,送礼也是一种礼貌,道歉也是一种礼貌,我们经常说发生突发事件,很多官员漠不关心,居高临下等等,韩国总统愿意放下身段向各个地方道歉,当中这是个问题吗?

对我们东方的文明来讲,对儒家的文化或者是受儒家文化影响的这些社会来讲,这个都不是问题,而且我们平常都是这么做的,东北亚包括东亚其他国家在内,基本上在处理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这样子,就是礼多人不怪,就是我做错了事情我应该向你道歉,或者说什么。

但是就在西方国家里好像不太容易理解,我们可以看到做一个非常大的比较,就是当年美国把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炸了以后,死不道歉,他的道理是什么呢?他就说如果我道歉的话,我可能在法律上也承担责任,然后包括海南上空的,美国的侦察机跟中国的战斗机相撞的时候,中国当时就是让他道歉,他就坚决不道歉,当时就考虑到如果总统出来道歉的话,就有可能随着道歉之后还要承担很多的法律上的责任

他感到遗憾,但不会道歉,这是一个就是从法律层面上来讲的,那么从文化的层面来讲,我觉得可能更多一些东西可以说。比如说中国文化也好,当然就是日本、韩国都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基本上在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这样,就是说是我做错了事情,我要向你道歉,这个都是传统的,特别是在这种羞耻,感到羞耻,就是我做这样的事情或者出了这样的事故,别人会怎么看我,非常重视别人怎么看我,甚至在别人怎么看我这个问题上已经感到就是说着魔了,非常着魔,中国这个例子太多了,韩国的例子也相当突出。

你问我过去类似的事情,韩国总统也好、政府也好,是不是也正式的出面做出道歉,很明显,2007年的时候,一个韩裔的,韩国裔的大学生在弗吉尼亚的理工大学搞了一个校园枪击案,杀死了30多个人,这个事情实际上就是从美国的角度来讲,这小孩他是很早就从韩国移民,跟他父母移民到美国去,所以在美国那种文化里面熏陶、成长起来的,这是第一个,跟韩国文化没什么关系,跟韩国人实际上那么长时间,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姜声扬:这个事件后来怎么了?

杜平:这个事件出现以后。

姜声扬:死了很多人。

杜平:包括他自己33个,韩国的总统当时是卢武铉,就是连续四次向美国总统,当时是小布什,就是表示道歉,当然除了要慰问家属之外,就是表示道歉。

姜声扬:但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杜平:就是跟他总统没有什么关系,跟韩国政府也没有关系,其实跟韩国这个民族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正是因为从民族的角度,从种族的这个角度来看,就是说他是我们人的一部分,他在美国出事情,就是给我们丢脸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出面道歉,这个不只是总统,然后总理、外交部长还有其他的部长不断的表示道歉,后来搞到最后,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美国人很难理解,他说这是个人事情,他这个人的一个事件怎么可能让你们整个的民族,整个的国家感到羞耻。

姜声扬:来负这个责任。

杜平:负这个责任,不可能,比如说连在美国的韩裔的人,学生也好,都感到很丢脸。但实际上从美国的角度来讲,他不是这么看,首先他是一个个人的行为,第二个就是你没有必要为他表示道歉,因为这是他的错误。所以搞到最后美国的政府,包括一些部长亲自告诉韩国政府,跟你们没有关系,我们绝对不可能把他作为整个韩国的人民来看,他只是一个个体,而且是在美国成长,一直在美国成长的,这是他个人的行为,连美国都听不下去。这就可以反映出来文化的差异比较大。

[责任编辑:PN034] 标签:杜平 文化差异 姜声扬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