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卡利巴夫:主张经济改革但又绝对忠诚于体制

2013年06月14日 14:52
作者:印权斌

伊朗总统候选人卡利巴夫(资料图)

2008年全球最佳市长评选第八,2011年世界最佳市长评选第三。他是德黑兰市长穆罕默德-巴赫-卡利巴夫(Mohammad Bagher Ghalibaf),2013年伊朗总统选举最大热门人选。他严谨务实,热衷公共建设,是主张经济改革、政治威权并立的铁血政治家。

特约撰稿:印权斌(发自伊朗德黑兰)

19岁在伊战中任先知旅司令

卡利巴夫1961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自幼宗教意识浓厚。1979年革命后便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保卫霍梅尼及革命成果。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卡利巴夫迎来命运转机。

两伊战争爆发时,正值伊斯兰革命初始,大量国王时代的军官遭到清洗,曾号称世界第五强军的伊朗国军节节败退。危难之际,由20-30岁青年军构成的革命卫队扛起大梁,扭转战局。当年的娃娃将领如今成了伊斯兰政权的脊梁:此次大选独立候选人雷扎伊27岁成为革命卫队总司令;伊朗核谈判代表、总统候选人贾利利17岁参战,并因失去半条腿而被誉为“活烈士”;内贾德25岁成为西线情报负责人,并与21岁的马沙伊结为至交,后来结为亲家当选正副总统;卡利巴夫当然也不例外,他19岁成为先知旅司令,并使该旅成为两伊战争中获胜最多的部队。

战争结束后,卡利巴夫仕途平步青云,先后担任革命卫队下属建筑公司总裁,巴斯基民兵副总司令,革命卫队空军总司令等职务。2005年,他接替当选总统的内贾德出任德黑兰市长。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公共建设狂人

卡利巴夫接任市长一职后,表现出强大的执行力,积极开展公共建设。先是力排众议,与中国公司合作,重启内贾德时代停滞的德黑兰地铁项目,8年内开通5条地铁线路,并通过隧道连接德黑兰两条主干道。为缓解交通压力,他大力兴建环城高速,强行拆毁北部富人区的众多果林花园。

问题是,钱从哪来?卡利巴夫是个幸运儿,刚担任市长,便赶上保守派阵营在全国范围议会全面夺权,8年执政尽享“体制优势”,财政支出免遭议会阻挠。他的前任内贾德则没这么走运,执政时,正赶上改革派全国掌权,派别斗争下,项目审批屡遭杯葛,没在德黑兰留下什么好口碑。当然,保守派鼎力支持卡利巴夫,也源自其对现行体制的绝对忠诚。

亲自上街镇压示威力保政治稳定

卡利巴夫在竞选期间,曾向支持者炫耀自己捍卫伊斯兰体制、镇压反对派毫不留情。他得意地说,在2003年德黑兰大学生示威期间,恐吓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温和派人士,强迫他们准许“安全部队攻击学生宿舍并向学生开枪”。另一次涉及1999年的抗议示威,卡利巴夫坦承“我亲自坐在民兵的摩托车上,用木棍殴打示威者,我以此为荣”。

这段自白几乎成了国际人权组织眼中卡利巴夫反人类罪的呈堂公证。但媒体转载时往往漏掉了最后一句:“我不认为身居空军司令高位做这事有失颜面”。足见卡利巴夫事必躬亲,与多数人浮于事的伊朗官僚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获得中间选民支持的原因之一。

卡利巴夫的支持者与反对者

在最终入围伊朗总统大选的八位候选人中,只有卡利巴夫有行政经验,其它人则为议员、教授或宗教人士。辩论期间,当对手们为治国理念、外交路线争得面红耳赤时,卡利巴夫则摆出一项又一项德黑兰市长任内的政绩,并承诺当选后头两年,工作重点是挽救因制裁日益萧条的民族经济,采取如小额无息贷款、政府信用担保等具体政策,鼓励私营经济发展民族制造业,促进年轻人就业,减少对外国产品上午依赖。

其保守、理性、务实的态度,深得选民喜爱,尤其是以巴扎商人、政府职员为代表的宗教思想保守却不偏执的中产阶级。

选民中反感卡利巴夫者,在自由派一边,多为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因为他铁血镇压民主运动;保守派一边,多为极端保守的神职人员及支持贾利利的巴斯基民兵,因为他的经济政策可能会削弱既得利益集团对国家经济命脉的控制。

目前,据华盛顿邮报针对伊朗国内选民做的秘密电话民调,卡利巴夫以39%的支持率遥遥领先第二名雷扎伊(13%支持率)。

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作用

不过,即便卡利巴夫当选,伊朗在外交政策上也难有改观。伊朗大选有条定律,叫“大热易死”。如果候选人民望过高,并且政纲威胁到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内政外交的垄断地位,将在大选中遭到杯葛。毕竟,伊斯兰政权的合法性目前仍建立在意识形态上,而意识形态更多通过外交政策彰显。

一个月前当伊朗前总统、外交务实派领导人拉夫桑贾尼登记参选时,民众纷纷看好,认为他当选后有能力挑战哈梅内伊,缓和与西方关系。消息发布当日伊朗黑市货币里尔对美元价格上涨10%。不料两周后,拉夫桑贾尼未能获得参选人资格。

卡利巴夫自然深谙此理,多次表示,自己只是最高领袖的管家,只对内政修修补补,外交事务绝对服从最高领袖。当然,卡利巴夫也很反感内贾德制造噱头的“大嘴巴外交”,指责其否认纳粹屠犹令巴以问题失焦,帮了以色列的忙。

因此,卡利巴夫如果当选,伊朗与美以将处于冷敌对状态,更多对抗行为将藏在幕后,而不过多体现在公开言辞中。

能否走出一条迥异于西方的强国路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政权一直面临悖论,即如何在保持国家政权什叶派属性的情况下建设国家。为了保证任何高官的威望权力都不得超过哈梅内伊,一些治国强人被排挤,反而一些能力低下、观念落后者被推上台,易于最高领袖摆布,导致伊朗社会与经济治理一直危机重重,民众对伊斯兰体制能否带动国家进步渐生质疑。

然而此次选举,卡利巴夫一方面忠于体制、甘为人下,另一方面有很强的治国能力,如果他能在不接受西方文化价值体系、甚至不与西方缓和外交关系的前提下,通过合理的财政和金融政策带领伊朗经济走出困境乃至走向繁荣,走出一条迥异于西方价值理念的强国路,他将成为中国模式在中东大地上的完美复制品。

(版权归凤凰网资讯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李灏] 标签:伊朗大选 卡利巴夫 哈梅内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