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阮次山:莫言获诺贝尔奖并非是国家大事

2012年12月12日 14:34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梁茵:法国欧洲时报网有一个评论,说诺贝尔文学奖从来不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象征,莫言终结了中国社会的诺奖焦渴。其实他说这个诺奖焦渴的确是,我们在莫言获奖之后,能在他身上,把他赋予了很多很多的这样的含义,其实整个中国群体有一个诺奖焦渴症,似乎不得诺奖就是中国人、中国社会、中国这个国家在世界上不被承认一样,您这么看吗?

阮次山:欧洲时报是台湾联合报旗下的一个中国报纸,在欧洲在美国,世界日报,这还是中国人的心态。事实上我们今天所要想说的另外一个话题,就是我们不要因为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莫言,就视之为这个是国家的大事,其实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心态,我们要有一个认可,这个认可是我们中间,我们13亿多人口中间,有一位文学家他个人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我们为一个同胞的成就感到高兴,可是并不能把他当做我们举国狂欢或者是举国欣慰,这不是,我们现在的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有很多人说,如果没有中国的发展,你就没有莫言得的诺贝尔文学奖,其实这个话也不对,为什么呢?诺贝尔文学奖在百年来,它一直想追一个普世的价值,普世的一个性质。

所以,如果中国现在不是一个大块头,不是一个大的区块,吸引全世界的眼球,他可能还不注意到中国,所以你说他跟中国的发展有关,也有关,可是从我们的立场,应该认为他跟中国的发展无关,为什么呢?你给的是一个个人而不是国家的荣耀,我们不要把诺贝尔这个奖、那个奖,当成国家的荣耀。

梁茵:而且也不代表中国文学整体的水平。

阮次山:对,所以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应该还给莫言一个作家应该有的环境,他是个单纯的人,他是个文学界的人,他应该有不受干扰的权利,他应该有生活在一个宁静的一个环境的权利,不要因为得到文学奖以后,把他的创作生涯从此抹杀了。不要因为他,把他住过的旧房子把它做成古迹,把他变成一个稀有动物,那就毁了莫言。

我觉得从现在开始,不但全球,我们中国一定要给莫言一个仍然过去培育他,过去让他写出这种不朽的著作的一个土壤,一个空间,让他回归自然,不要把他当做一个异类的稀有动物这样对待他。

梁茵:保持一个作家创作的活力就是给他一个创作的最适合的环境。

阮次山:对。

[责任编辑:PN038] 标签:国家大事 诺贝尔 文学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