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华媒:把思想放进故事里 让莫言尽快回归“草根”

2012年12月10日 11:4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北京时间12月9日晚,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莫言应邀来到斯德哥尔摩大学发表演讲。诺奖得主演讲是斯德哥尔摩大学每年的“保留节目”。在现场,莫言朗读了自己的短篇小说《狼》以及小说《生死疲劳》中,西门闹被蓝脸小鬼押着转生回到人世变驴的节选。图为莫言回答记者提问。

原标题:华媒:把思想放进故事里让莫言尽快回归“草根”

中新网12月10日电中国作家莫言今晚将在瑞典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海外华文媒体对莫言获奖予以持续关注,舆论认为,应以平常心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勿将“附加值”强赋予莫言,应尽快让其回归“草根”,恢复到普通人的状态,尽快地恢复创作。

“把思想放进故事里” 莫言草根情结获赞

香港《文汇报》文章《莫言:把思想放进故事里》称,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10日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会大厅举行,莫言应邀到瑞典名校斯德哥尔摩大学发表演讲,莫言表示,每个作家最终都要探讨人性,优秀作品难免被曲解,而自己仍会坚持把思想放进故事里。

该报另一篇文章《莫言演讲被弹肤浅文学馆长不认同》称,有网民指莫言的演讲内容肤浅得“像中学生作文”,但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指出,莫言是讲真话的人,演讲内容平实而深刻。文中强调童年记忆、乡土亲情对他的滋养,正是文学最本质的东西,即立足于自己的文化、民族、历史和社会之根。

新加坡《联合早报》文章称,莫言演讲中用东方人含蓄的表达方式讲述多个关于自己的小故事,听来虽平淡,但每个故事都勾勒出时代的缩影和深意,从自己的成长记忆以及他与母亲及他与土地之间的关系中,表达了他对人性、苦难与宽容的理解和看法。

文章称,莫言最后以三个故事结束演讲,作家叶开认为这些故事串联起一个道德讽喻——倡导多元与宽容,尤其是第三个故事讲述了一个宽容的、活性的社会,是能容忍差异的。  有网民称赞莫言的发言非常真实,“他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平常心看待诺奖勿将“附加值”强赋予莫言

台湾《旺报》文章《莫言聆赏陈锐前进大学开讲》称,日本翻译家吉田富夫曾把7部莫言作品介绍到日本,这位77岁高龄的日本老人担心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将对他的文学创作带来不利。他说:“我希望他尽快恢复到普通人的状态,尽快地恢复创作。”

新加坡《联合早报》文章称,因不愿正面回应政治性问题而受部分舆论批评,中国作家莫言表示因为对政治没有深刻研究,所以不愿回答政治问题,但读者可以在他的小说里发现“非常丰富的政治”。他也认为,“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美国《侨报》文章称,莫言称“获奖是我个人的事情,诺贝尔文学奖从来就是颁给一个作家的,而不是颁给一个国家的”的实话,就掀起波澜。

文章称,从诺奖本身来看,正如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知名汉学家马悦然一再强调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唯一评判标准就是文学,因而,莫言能获得诺奖,正是缘于其个人的文学成就,而非其它。既没有必要将莫言获奖过度拔高,也无须上纲上线。

文章称,对于莫言的获奖,外界的态度应是:祝贺、再祝贺。“莫言热”持续已久,浮躁的民众也该降降温了:反思、再反思。与其狭隘地去解读莫言的言行举止,不如将目光聚焦在中国文学发展与中国文化走出去中。莫言获奖的最大意义在于,引导人们重新关注文学。

法国欧洲时报网文章《看待莫言请停止闹别扭》称,收获诺奖的荣誉的确归莫言个人所有,此前“莫言热”强附给作家和文学的政治经济“附加值”,也已使人生厌。个人荣辱是非之外,其实是一种纠结于“酸葡萄”不再“酸”的别扭。盖因人们对诺贝尔奖的关注,已远不止于文学的意义与某位作家的个人创作。

文章称,诺贝尔文学奖从来不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象征,莫言终结中国社会的“诺奖焦渴”,虽然恰好逢迎了民族主义热情的想象,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作品翻译的出色,是东西方文化交流日渐通畅的佐证。

文章称,莫言的作品能够同时被当局和诺贝尔委员会认可,映射出中国与外部世界彼此接近的意愿。文学作为现实的再现,必然交织着个人与国家民族的命运,文学奖虽不是国力的象征,但的确是国家的展台。从这一角度来说,莫言的获奖,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荣誉。古老的隔膜和偏见的迷雾逐渐散去,我们是不是也应面带自信的微笑,而不是别扭地锁着眉头。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文学奖 草根 思想放进故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