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越南出台法令禁止网上谈时事 网友:不需政府教人思考

2013年09月09日 07:32
来源:云南信息报 作者:杨奇

原标题:越南出台法令禁止网上谈时事

本报记者 杨奇 编译

加强网络监管,是政府的需要,却是网民心中抹不去的痛。

没有监管难免泥沙俱下,但加强监管却也难免矫枉过正。像越南这样,连时事都不准谈论,与现实生活中让人封口,禁谈国事,有何两样?

监管不可能没有,也不必不断加强,关键还在于把握好“度”——既能让民意有表达的空间,也不至于让谣言乱传。个中尺度,需要施政者好好把握。

麻省理工学院电脑科学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大卫曾经写道:“把网络看成是电脑之间的连接是不对的,相反,网络把使用电脑的人连接起来了,互联网的最大成功不在于技术层面,而在于对人的影响。”

或许1969年互联网诞生之时,人们并没有预见到它对当下社会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离开了互联网,现在的人们将不知道如何继续生活。人们已经习惯于在这个由数据构成的虚拟世界中完成各项工作,大到经济活动,小到个体之间的交流。而对许多人来说,互联网就是一个能够相互交流沟通、相互参与的平台。

和任何事物一样,互联网也有两面性,消极和积极并存,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网络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对网络进行审查。越南最近颁布了一项新法令,禁止公民在网上分享、谈论时事,引起人们的关注。

有分析认为,尽管此举有些极端,但是越南并不是唯一一个存在此现象的国家,互联网审查制度在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而且越来越严格。

越南网络新法规严禁议时事

9月1日,越南正式施行所谓的“72号令”, 法令规定,越南网上的博客和社交网站只能用于个人信息的交换,禁止上传和讨论新闻报道等。此举遭到了不少人的猛烈批评,称严重破坏了网络的自由。当地媒体报道称,该法令规定,此类网站不允许从新闻机构或政府网站引用、收集或汇总信息。

这项法令由越南总理阮晋勇于7月份通过,有人认为, 政府此举试图进一步控制言论自由,也有人担心,该法令的规定太过于宽泛,有可能会大范围地打压批评政府的人士。

早些时候,“自由之家”旗下“网络自由”项目的主管萨尼亚·凯利表示,随着越来越多人接触互联网,政府便越来越可能强行实施一些措施,以审查特定种类的网络内容。相比以往,更多网站被封锁,而通过法律限制特定种类网络内容的国家也越来越多。”

有分析认为,即使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72号法令也显得过于严厉,有媒体称,这项新法规定,甚至不允许引用国家级新闻报纸或网站内容。

越南信息和通讯部副部长南胜早先在一项声明称,72号法令旨在帮助互联网用户在互联网上找到正确和干净的信息。随后就有越南网友在反唇相讥,表示这是个人的选择,不需要政府来教导人们如何思考。

记者保护委员会(CPJ)驻东南亚代表肖恩·克里斯平表示,不断增加的限制表明政府认为其已经失去对社交媒体上批评泛滥的控制。“过去一年活动确实在加剧,政府似乎在用杀一儆百的方式向民众释放一个信号,这是不被容忍的。”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政府将如何执行该项法令,也没有出台相应的惩处措施,但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表示,广泛执法可能不是政府所愿。

也有报道称,越南今年已有数十名博主,因在网络上公开发布反政府文章而被判“反政府活动”,因此被国际“无国界记者”组织冠上“网际网络大敌”的称号。该组织称,“72号法令”是从2011年以来阻碍信息自由最恶劣法令,将让当地人失去发表自我想法的机会。

新法令阻碍外资进入越南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关注,该法令规定,外国网络公司如果要在越南开设网站,也必须将服务器设置在越南境内,亚洲网络联盟(AIC) 称该项法令令人失望,该联盟成员包括谷歌、诺基亚、雅虎和脸谱网等。它的执行董事约翰称,该法令将对越南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该法令将扼杀创新,阻碍企业在越南经营,从而阻碍了越南建立先进信息通信技术的竞争国家。”

类似情绪也在网上蔓延,有人称这样规定将伤害到越南经济的发展和进步,约束了国外企业在越南的脚步,限制创新,阻止了外国投资的进入。

技术性投资是越南政府振兴本国经济计划中最核心的一点,在学校使用先进的通信技术和信息进行教学,雄心勃勃地发展智能城市项目。

最为明显的例子在2011年,当时,英特尔公司与越南岘港市签署谅解备忘录,英特尔公司将为岘港市的IT业发展提供支持,目标是帮助该城市的数据中心实现绿色化的数据存储管理和交流。

该合作将大大地促进岘港市的IT产业发展,而这项合作只是英特尔在越南多项投资中的一项,英特尔也只是在越南投资建厂的世界知名IT企业中的一个。近十年,众多世界知名IT厂商看好越南,与此同时,伴随着越南经济发展,市场的开放,产业结构的改善,越南的IT产业呈现出迅猛的发展势头。

在2005年,越南将信息通信产业定位为4年工业主导产业之一,并制定了年20%至25%增长率的目标,同时,越南制定了人才发展目标:到2015年,合格的信息技术人才达到33万。2010年越南的电子制造业出口就达35亿美元,2011年前四个月电子制造业出口达10.65亿美元。

越南有关部门预测,越南的IT行业的年均市值将很快超过10亿美元,整个市场的活力显而易见。所以,外国科技公司如何在如此严厉的法令下选择一个恰当的立场还有待观察,或者寻找其他有前景的途径,得到更多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

网络审查越来越严成趋势

实际上,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各国都在试图控制网络的“纯洁性”,就算以“自由”著称的欧美国家,对于网络的监控力度也在加大,网络巨头谷歌经常遭到美国政府的“骚扰”,“诽谤”是美国政府要求谷歌公司删除的最多的内容。而在英国,政府要求互联网内容提供商设立“内容过滤器”,自动拦截色情信息,以及其他“有害内容”。而在东南亚南亚,这样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印度在2008年和2011年先后两次修订了《信息技术法》,以适应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技术法》规定,印度通信与信息技术部有权查封网站和删除内容,网站运营商须告知用户不得在网站发表有关煽动民族仇恨、威胁印度团结与公共秩序的内容。网站在接到当局通知后必须在36小时内删除不良内容。

对网络通信的监控,2010年9月,印度内政部会商谷歌、Skype即时通信软件运营商等,要求这些在印度开展业务的网络运营商提供拦截加密信息及解密办法,以便政府能够在必要时对相关通信方式实施监听或监视;此外,社交媒体也纳入监管范畴。

但是印度的网络监管受到不少人的质疑,EIU的劳雷尔·韦斯特表示:“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措辞不当、解释不清的情况在印度尤为严重,增加了企业所有者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同时也增加了政府的管理费用。”

在泰国,泰国警方设置了一个在线障碍,永久阻拦了大约32500个网站。另外,泰国通信管理局亦过滤了大量门户网站。

为了审查网站,泰国信息和通信科技部要求该国50家左右的非营利和营利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要严格审查政府黑名单上的网站。

泰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泰国国民对国王非常尊敬、爱戴。根据泰国法律,任何诽谤、侮辱或威胁国王及王室的个人,都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泰国政府2011年还逮捕了一名在博客中上传冒犯国王言论内容的美国人。泰国不少学者认为,制止这些敏感内容在网上传播,将有助于避免引发社会动荡。而批评人士则认为,这是有关部门用大逆不道的罪名和电脑犯罪法对互联网实施监管,震慑潜在对手。

而在巴基斯坦,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对YouTube的封杀,由于YouTube上部分视频冒犯先知穆罕默德,巴基斯坦已经封杀这一视频分享平台长达近1年的时间。而在2010年,巴基斯坦将YouTube、雅虎、亚马逊、必应(Bing)、MSN、Hotmail和谷歌等7个网站放到监控名单中,原因是政府认为这些网站含有攻击穆斯林的内容。

不过在近日,巴基斯坦官方表示,最早在本月解禁YouTube。但是,巴基斯坦并未计划完全放开YouTube的访问,据外媒报道,该国将使用URL阻断器审查本地敏感视频,而不再完全阻止该网站访问。这项阻断技术曾被用于限制Vimeo上的视频,以及许多包含色情图片和敏感政治内容网站的访问。

新加坡的《互联网运行准则》具体界定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内容提供商不得传播的“违禁内容”,这些被禁止的内容包括违反公众利益、社会道德、公共秩序、社会安全、国家安定,或其他被新加坡适用法律禁止的内容。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越南 出台 法令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