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张德广:上合吸收新成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011年06月18日 07:32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6月17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张德广:上合吸收新成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上合组织现在之所以成为地区性,尤其是中亚地区大家都想加入,甚至于包括伊朗这些国家一直都想加入,他现在是观察国。过去你也给我们谈过,我们的门槛是很高的,如果我们把上合组织复杂化了,他的宗旨目标我们说的不好听,搞不好会受到外来势力破坏他的影响,破坏目前的稳定发展,所以您觉得目前这些国家想加入也好,或想成为观察员也好,或是在旁边虎视眈眈的也好,上合组织未来要经过多少,才会把这个门槛放低点儿,扩大。

张德广:从原则上从宪章上来讲,上合组织是一个开放的组织,他不会关门的,这个是肯定的,肯定是要吸收新成员,肯定是要扩容,现在已经有一个法律文件,关于扩大新成员,吸收新成员的法律文件,这次在阿斯塔纳又签订了一个,新成员国的申请国所要尽的义务,就是他必须具备的条件,有这样的文件通过了,甚至更近一步了。

阮次山:什么样的条件?

张德广:比方说关于要申请成为新的成员国,必须承认过去所签署的一切文件,要承担一切义务,比方说这一条,在一个成员国里面,绝对不能允许存在着反对,或者危害另一个成员国的主权或者是安全利益的组织,也不能允许特在你这个国家,进行反对另一个国家,破坏另一个国家主权或者是领土完整,或者国家安全的活动,这个规定是很合理的。

本来这个组织大都是友好合作的组织,是一个团结的组织,如果说没有这一条,你不承认这一条义务的话,新的成员国进来以后,变成追寻不同原则,这样搞其他国家还要不要遵守上合组织的原则了呢,达成的协议还有没有效果呢,新成员跟原来的创始国都必须是一样的,在承担的义务、责任方面和权力方面都应该是一致。不能说原来国承担的义务,新的可以不承担,这个是不行的,这样扩员以后就有上合组织就松散了,而且产品了不同的行为标准,标准就异化了,这对组织将来的发展是不利的。

阮次山:如果是这样的话,因为现在印度跟巴基斯坦都想加入,这两个不是冲突了吗,以后这个问题解决就比较麻烦了。

张德广:这个需要一定时间,我个人认为上合组织吸收新成员没有问题,这是他的一项政策,但是并不需要实现,比如说多少年我们应该吸收一个,三年、两年或者是五年,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哪一个申请国条件具备了,现有的成员国就会同意他加入,如果说有一、二个成员国不同意也不行,因为是协商一致的制度,有关于吸收新成员是属于重大问题,重大问题需要所有的成员国协商一致,所以这个问题就很难说出,哪一年我们会吸收,哪一年条件成熟了,要看实际的情况。

阮次山:也没有这种规定,变成观察员的时间历史可以优先,也没有?

张德广:没有,当观察员国当多少年以后,就自动的具备成员国资格,那不是的。你当观察国当5年,5年就转正了,不是这样规定的,要看具体情况,看符合不符合所有的条件。

阮次山:其实我们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的话,比如像巴基斯坦,像印度这样,如果长久做我们的观察员,甚至于哪一天变成会员的话,为了要遵守上合组织,两国如果和好对地球来讲是个好事。

张德广:上合组织这方面就起了好的作用了,能够和平的解决他们的问题,能够友好相处,如果那样的话加入上合组织就没什么大的问题了,我刚才讲的,还要看具体的情况。

阮次山:根据您的了解,这些希望一直到观察员的这些国家,他了解到我们的方向吗,会不会不耐烦呢,参加了那么久,会不会不耐烦?

张德广:我觉得不会,他们的激情还是蛮高的,观察员跟上合组织框架合作现在也在增多,比我当秘书长的时期相比,应该说现在已经开始起步,开始做实际的项目,好多活动好多经济合作项目,观察员也可以参加。我那个时候,在2006年年底已经离开岗位了,任期结束了,那个时候只是在谈论这些问题,在讨论这些问题,没有采取实际的步骤,现在这些都已经开始了,观察员这样的地位,也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还有对话方面,也是可以做很多事情。

阮次山:我发现这几年以来,上合组织每年的年会还扮演一个功能,就是与会国跟观察国各国的元首双边的会谈,这个是过去国际组织所扮演的重要功能之一。

张德广:阮先生,你观察的非常准确,上合组织本身是成员国之间,观察国之间作为一个组织整体的很重要,但是每次在做这种年会的时候,元首会晤也好,总理会晤也好,这种双边的活动很多,几乎是紧张的有限内,一两天时间内双边都展开积极的外交活动,这就等于是上海合作组织为多边主义,多边的解决问题,促进成员国双边的关系,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和机会,所以上合组织这个作用应该继续发挥,我是很赞赏这种作用的,除了组织框架内的活动,集体的活动之外,你刚才讲的这种活动太重要了。

阮次山:而且我发现,这个组织为什么国际之间对他越来越重视,因为参与上合组织的6个成员国也好,目前的观察国也好,大部分都在国际舞台上面,都不是太会耍奸诈技巧的国家,都比较老实的国家。

张德广:现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里面,有大部分是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的国家,俄罗斯、中国、印度,金砖国家的大国,现在金砖国家增加到5个了,已经有5个了,原来是金砖四国,现在南非也参加了,上合组织里面就有三个,金砖五国就有3个,中国、印度、俄罗斯这三个国家加起来人口也多,人口有20多亿,这三个经济体发展都是潜力很大很大的,发展很快,再加上中亚这些国家,能源和资源都丰富的国家。

像哈萨克斯坦也是发展很快,这些国家在国际上,他们的行为应该说都是在冷战结束之后,已不同的方式来摆脱冷战时期的影响,走出冷战的阴影,按照一种新的思想,互利共盈的思想来团队起来,在上合组织范围内进行合作,这个对他们本身在整个国际舞台上的活动,都会有积极的影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你刚才讲到的,这些国家应该说在国际上还是相当负责任的,他们的影响,他们的潜力,他们的经济实力,政治影响都在越来越大,我觉得增长很快。

阮次山:我在今年参加的观察国名单当中,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大部分的观察国都派元首来,只有印度派了个外长来,您从旁边观察,印度对上合组织基本的企图,或者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张德广:各个国家派什么人来参加,倒没有什么严格的规定,特别是观察员国伙伴国,他们不一定非得派元首,也确实是这样,但印度派元首我还不记得。

阮次山:过去还没有过。

张德广:最多大概是派到总理,或者是派一个部长,因为他是观察员国,要看关注的问题,讨论的问题,对印度来讲有多大的关系,根据这些情况来决定参加的层级,什么样的级别官员参加,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印度对上海合作组织,各国对上合组织有不同的期待,比如说喜欢参与上合组织的活动,喜欢参与哪些,参与到什么程度,有自己的考量,有外交的、经济的、政治的、人文方方面面的考虑,应该是尊重他们的决定。

阮次山:我们大概还有一分半钟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请您谈一下,上合组织的未来,虽然您不当秘书长了,您从旁边观察的角度来看,他的未来您认为是乐观的吗?

张德广:在5周年的时候,也是一个纪念峰会,是在上海举行的,那时候有一个记者,是西方的记者向我提了一个问题,他说秘书长,现在是上合组织5周年,您认为还会有10周年吗?他提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一听这很明白,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巧妙。我的回答是上合组织,我对他的前景非常的乐观,不是盲目的乐观,我认为这个组织就代表着一种时代的精神,是时代发展的方向,他的所作所为,他所依据的价值观,是符合冷战结束时候,和平与时代发展的精神。

同时我从更大的角度来讲,上海合作组织所遵循的精神是上海精神,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元文明,谋求共同发展,20个汉字,这20个汉字我把他看作国际关系,不光是冷战结束以来,而是国际关系走到现在,是一种智慧的总结,是一个经验的总结。大家如果都照这样的秩序做,国际和平就有希望了,就不会有自相残杀,人类文明发展过程当中付出的代价就会小得多,像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等于人类自相残杀,没有总结出来,我们应当按照如果是互相尊重,平等的互利的,国与国之间,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对他的未来,完全是充满着信心的,10年、20年都一样。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上合 张德广 新成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