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拉美政坛女总统 阿根廷总统最时尚
2010年12月23日 15:23人民网-国际频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1974年庇隆夫人当选为阿根廷总统,使得拉美地区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女总统的诞生地,从此揭开了拉美女总统的政治篇章。算上2010年10月31日当选的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拉美政坛先后出现过11位女总统。本文对现任三位女总统作一一介绍。

最时尚的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

在英国《卫报》的全球“最具时尚感”领导人榜单中,她排名前十位,美国《时代》周刊称她是“21世纪的庇隆夫人”,她在《福布斯》杂志“全球百名最强有力的女性”榜单中,排名第13。她就是阿根廷前总统夫人,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

与大多数女政治家在外在形象尽力凸显中性、干练的气质不同,克里斯蒂娜极力展示女性气质。不论是在公共场所还是私下场合,出现在媒体视野里的克里斯蒂娜总是衣妆亮丽,华丽光鲜,更像是好莱坞明星。在阿根廷,她甚至引领了名曰“CFK”的风潮。CFK既是克里斯蒂娜姓名的缩写,也成为阿根廷女性时尚的代名词。这一点既令诸多女性仰慕者争相效仿,也备受反对派人士的抨击,讽刺她是“美容女王”,作风奢侈。但克里斯蒂娜认为这些声音完全是性别歧视的体现,因为没有人会关注男性领导人穿什么西装带什么领带。在接受美国名模娜奥米·坎贝尔的采访时,她曾经说过当总统和有女人味并不矛盾。在现实生活中,克里斯蒂娜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克里斯蒂娜不仅是时尚的先锋,在政治上,她的强硬和果断丝毫不输于男性领导人,也堪称是铁腕人物。2007年12月,刚上任不久,克里斯蒂娜政府就提出提高农产品出口关税,在阿根廷全国范围内引发了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项决定甚至遭到内阁集体的反对。尽管重压如此,克里斯蒂娜还是拒绝妥协。

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克里斯蒂娜从小就对政治有浓厚的兴趣。读大学时,克里斯蒂娜选择了法律专业,并且与日后成为阿根廷总统的基什内尔相恋、结合。大学毕业之后,两人一起经营了律师事务所。在阿根廷军事独裁期间,基什内尔曾两遭牢狱之灾,克里斯蒂娜都不离不弃。1989年,克里斯蒂娜当选为圣克鲁斯省议会议员,正式开启了她的政治生涯。1995年,克里斯蒂娜又当选为联邦议会参议员,从此步入全国政坛。在基什内尔担任总统的日子里,克里斯蒂娜一直是丈夫的左膀右臂。

当然,克里斯蒂娜能够顺利当选与她的丈夫、基什内尔总统的骄人政绩和个人影响力是分不开的。自2003年基什内尔执政以来,阿根廷经济不断复苏,经济增长率连续4年超过8%。基什内尔所代表的正义党还大力推行左翼社会政治政策,不断完善社会保障体制,提高社会养老金比率、扩大对医疗服务的投入等。这些举措为基什内尔在阿根廷民众中赢得了极高的威望。基什内尔宣布不寻求连任后,全力支持妻子克里斯蒂娜参加大选,民众相当买账,这是克里斯蒂娜胜选的主要因素。

克里斯蒂娜胜选的第二个因素在于满足了民众的心理期待。阿根廷长期在南美排名“第二”,屈居巴西之后,多年来难以突破。克里斯蒂娜风格独特,个性张扬,容貌美艳而手段强硬,非常符合民众的心理期待。

克里斯蒂娜胜选的第三个因素在于阿根廷民众希望她能够延续基什内尔的各项政策,给阿根廷带来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克里斯蒂娜也明白这一点,这也是她对国民的承诺。

因为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有众多的相同之处:律师出身、女性政治家,曾经的“第一夫人”,国会议员,并且都具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克里斯蒂娜被称为“阿根廷版的希拉里”。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克里斯蒂娜积极参与政治事务,适时地展现自我。她先后参与了营救被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囚禁多年的哥伦比亚前总统候选人英格丽·贝当古的示威游行;作为阿根廷国家元首,她在2009年的美洲峰会上呼吁拉丁美洲寻求联合与发展;她还率先谴责洪都拉斯的军事政变等。就发出阿根廷的声音、展现阿根廷的风采这一点,克里斯蒂娜没有让国民失望。

当然,克里斯蒂娜从丈夫手中接过的“遗产”,不仅仅有蓬勃发展的经济,同时还伴随有各种经济问题。面对全球经济萎缩、阿根廷传统支柱产业纷纷陷入困境,外来投资减少、贫困问题加剧等问题,克里斯蒂娜承认,如何采取有效的措施始终保持政治稳定、实现阿根廷经济的“软着陆”都是自己今后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传统而保守的天主教徒:劳拉·钦奇利亚

2010年2月7日,哥斯达黎加前副总统劳拉·钦奇利亚在总统大选中高票当选,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并于同年5月8日正式就任总统之职。

劳拉·钦奇利亚于1959年出生于首都圣何塞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其父曾任政府总审计长。与所有传统而保守的人一样,钦奇利亚高度重视家庭,有过两次婚姻。2000年她与西班牙律师、刑法学家瑞科结为伉俪,并育有一子。哥斯达黎加几乎全民信教,钦奇利亚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个人信仰对钦奇利亚的影响巨大,在其政治生涯中,钦奇利亚也始终与天主教会关系密切,在竞选中她明确表示反对国家世俗化,坚决捍卫天主教的官方宗教地位,反对堕胎、同性婚姻、安乐死。她当选后立即着手加强新政府与教会之间的联系。

钦奇利亚在哥斯达黎加大学获得了政治学学士学位,又于1989年获得了美国乔治敦大学的公共政策硕士学位。此后,钦奇利亚先后在联合国、美洲发展银行、美国国际发展署等国际机构担任顾问,在积累了丰富的国际组织工作经验的同时,还发表了大量的西班牙语、英语专著和文章。

步入政坛后,钦奇利亚一直在司法、安全等部门发挥着自己的学术专长。作为哥斯达黎加的首位女公安部长,钦奇利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警察队伍建设,使其走向职业化;此外她还大力整顿治安秩序,打击犯罪,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政治效果。1997年,钦奇利亚被评为哥斯达黎加最受关注的新闻人物,成为哥家喻户晓的政府官员。2002—2006年她担任国会议员期间,继续致力于司法改革和政治体制等改革。2006年,钦奇利亚出任副总统同时兼任司法部长(并短期代理过公安部长),2008年底辞职竞选总统。

钦奇利亚能够就任哥斯达黎加总统,除了令人瞩目的政治成绩和专业知识所打下的专家型政治家的声望之外,与钦奇利亚家族的社交网络也有莫大的关系。钦奇利亚的父亲拉斐尔曾经连任哥斯达黎加总审计达15年之久(1972—1987),算元老级人物。其任内历经的5届政府中就有4届为哥国最大政党——民族解放党政府。其中第一届的老菲格雷斯政府和最后一届的阿里亚斯政府都是该党的主要势力。菲格雷斯家族父子两总统的执政时间长达14年,而阿里亚斯总统则是现行宪法实施以来唯一连任两届的总统。

而钦奇利亚本人也与这两大家族关系密切。她先后分别以政府顾问、部长等职务辅佐了阿里亚斯和小菲格雷斯总统,并且在前总统阿里亚斯竞选连任的时刻以议员的身份四处奔走,出谋划策,倾力助选,阿里亚斯能够连任成功,钦奇利亚功不可没。在阿里亚斯当选总统后,钦奇利亚不但出任了副总统兼部长,并且赢得了阿里亚斯高度的信任和支持,而赢得阿里亚斯的支持也就相当于赢得了民族解放党及总统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支持。

早在大选前两年,阿里亚斯总统就开始着手支持钦奇利亚竞选总统,有计划地展开了各种造势活动,大力宣传和包装,打造钦奇利亚成功的女性政治家形象。除了外在的有利条件,钦奇利亚本身作风稳健、声誉卓著、有极好的民意基础。她的当选在许多哥斯达黎加人看来,尽在意料之中。

钦奇利亚思维缜密,行事谨慎,她不尚空谈,着力实践,即便现在贵为总统,仍坚持担任哥斯达黎加大学政治学院及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客座教授。

针对哥斯达黎加较为稳固的中产阶级主体社会,钦奇利亚的执政理念也偏向保守主义,主张“继承”与“延续”,反对激烈变革。面对后金融危机时代,她表示将继续积极推进哥斯达黎加的经济全球化进程以应对。在与大国合作的方面,在钦奇利亚的努力下,哥斯达黎加获得了美国的支持,成为国际空间站的首个拉美合作伙伴。并且在钦奇利亚担任副总统期间的2007年,哥斯达黎加政府作出同中国建交的历史性决策,成为中美洲地区唯一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曾经的游击队员:迪尔玛·罗塞夫

巴西首位女总统,有“铁娘子”之称的迪尔玛·罗塞夫有着传奇的一生。1947年12月,迪尔玛·罗塞夫出生于巴西东南部米纳斯吉拉斯州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移民家庭。迪尔玛从小就非常有性格,因为不适应私立学校的生活而主动辍学。正值青春年少又赶上了巴西政治动荡的年代,19岁的迪尔玛参加了地下党和游击队,从那时起她就与前总统卢拉一起并肩战斗反对当时的军事独裁统治。由于协助建立反对军政府的游击队,迪尔玛被捕并被判入狱3年,在狱中饱受酷刑却没有屈服,媒体曾对这一点广泛报道。正是因为如此,迪尔玛赢得了同仁及对手的尊重。

巴西恢复民主政治之后,迪尔玛开始研修经济,并逐步投身政坛。在“革命”时期,迪尔玛就是卢拉总统坚定的战友。卢拉当选总统后,迪尔玛更成为其左膀右臂,历任卢拉的能源部长和总统府办公厅主任,帮助卢拉出台过多项民生政策。迪尔玛虽然拙于言辞,但作风强硬。在竞选总统期间,迪尔玛身患癌症,面对能否胜任总统的质疑,她一边治疗,一边应战,最终不但治愈了绝症还赢得了大选,成为名副其实的“铁娘子”。

迪尔玛能够当选总统离不开前总统卢拉的鼎力支持。卢拉在巴西拥有极高的声望,在确定自己不能参选后,卢拉就开始全力帮助迪尔玛竞选总统。卢拉还呼吁巴西的女性选民行动起来,共同促成巴西的第一位女总统,以实际行动消除性别歧视和男女不平等现象。在卢拉当政期间,他所推出的财政政策及社会保障项目帮助2000万巴西人脱离了贫困,占巴西总人口的比例超过10%;巴西国内家庭的收入平均增长了32%,出现了稳定的中产阶级群体;巴西股市的基准股指在此期间累计上涨逾500%,数百万人乔迁新居。迪尔玛在竞选期间承诺,如果竞选成功,将在主要经济政策及外交政策方面延续卢拉的政策,并努力消除贫困。一位名为达席尔瓦的圣保罗工人在选举结果揭晓之后表示:“我相信罗塞夫将继续卢拉的工作,卢拉是一位以人民最紧迫利益为核心的总统,那就是解决贫困问题。”这些因素帮助迪尔玛赢得了巴西大部分的中产阶级及以下阶层的选票,成为她赢得大选的重要保证。

当选巴西总统后,迪尔玛·罗塞夫在巴西利亚发表公开讲话,再次申明自己将继续执行卢拉政府的主要政策和路线。卢拉执政8年的辉煌政绩为罗塞夫政府的内政外交创造了有利的环境,然而制约巴西发展的瓶颈仍未完全破除,作为继任总统的迪尔玛面临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巴西媒体普遍认为迪尔玛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在于货币不断升值,宽松的财政支出有可能带来通胀的危险,以及政府根深蒂固的官僚作风。巴西经济是否能继续保持卢拉在任时的繁荣,世界都在等候观看迪尔玛·罗塞夫的“秀”时代。

20世纪上半叶之前,拉美女性还在为争取选举权利而奋斗,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时,拉美政坛已经出现了11位女总统,这一进步令女性为之振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男女进入政治平等时代。从上述3位女总统的经历可以看出,她们之所以成为总统,固然因为其本人既非常人,有其过人之处,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有前任总统的大力提携和鼎力相助。她们出现在政坛就顶着“第一夫人”或“左膀右臂”、“得意门生”的光环,而这种现象在世界政坛普遍存在,在亚洲政坛尤其如此。

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当代国际社会,政治议题有了很大的变化,20世纪80年代的各国领导人要面对的多是核问题和冷战议题等刚性政治话题,而今国际政治议题中已经增添了大量如气候政治、移民政治和新能源等柔性议题。这些议题的出现为许多女性政治家的出现做出了极好的铺垫,最适合女性独有的包容、体察、平和等特质,许多北欧和南美的女性候选人,就是因为在这些问题上的突出表现,而引起选民的共鸣,成为女性政治领袖。

但是,柔性政治议题的出现与女性政治家的增加并没有全面改善性别的政治生态格局。人们更愿意称女性政治家的出现为“一道亮丽的风景”,政坛主体仍是男性政治家。

正如有关专家在分析世界女性政治家问题时指出的,如果有一天,媒体在报道女性政治家时,不再突出她的性别,不再去挖性别差异的有关话题,那就意味着女性融入政治领域已成为常态,男女在政治领域真正实现了平等。

(上文由《当代世界》杂志社授权摘编,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徐海娜 编辑:史海东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